一個傻到不會扒癢的校長

一個傻到不會扒癢的校長

 

怪老

教育界很單純,社會很複雜,單純的教育人,要教複雜的社會孕育出來的學生,怎麼教?教得了嗎?
哼一一
有教育人不服氣,哼了一聲,怪老我聽到了。哈哈,不是說你啦,校長,複雜的校長,你有很多理由可以上班外出洽公、喝酒、唱歌、玩樂(從前的你),都很正當,怪老我怎可能說你是「一個傻到不會「扒癢」(見註)的校長」,真的不敢!
我單純的只是說宜蘭那一位已經「piak空」(見註)的校長:
其一,冒用要好的家長委員名義,沒經當事人同意,就散發值得留任的辦學優點,真是不要命了,偽造文書哪,好敢!
難道他當校長都沒印過、沒見過印有很多人的英雄帖嗎?都不知道所有印有很多人的英雄帖都要經過當事人的同意才印嗎?
或者是,該校長把許多違規、違法的事都當做理所當然的,反正是用「支持我」的好委員的名義,所以就大膽的發了。
好大膽!偽造文書,該當何罪?聽說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看來完了,從沒半隻貓去參加她「洗門風」的鴻門宴看來,別說連任遴選當校長,她能回任教師,能正常領退休金的退休,就阿彌陀佛了。
其二,根據報導,她偽造文書piak空,是因為偽造的文書中攻擊了不支持她的家長委員。真是笑話,一校之長,校園裡的大頭目呢?怎會搞派系、製造敵人?校長,是師生、家長、社區、全縣、全國的校長呢?就算退休了,人家還是要尊稱你是校長呢?和人結怨,怎麼領導?提早下莊不能當校長,或當一個被紕漏、被緩刑、被關過的校長,後半輩子的人生,你還好意思透露你當過校長,或被人家稱呼校長嗎?
真是愚蠢,才會樹敵;也真愚蠢,才會天真的認為對自己好的人,永遠會對自己好,不管自己做對或不對,傻呀!
人性是瞬息千變萬化的。安全的定理只有一個,捨誠懇待人,和不斷的幫助別人外,別無他法,而且還有可能出現萬一,不保證絕對安全。
其三,再閱之前,她吵過鬧過新聞,因被懷疑打罵學生而挨學生家長入校長室丟擲茶杯攻擊,她也赴警局報案了::::::::::::唉,不說也罷,斯人也而後有斯聞也,真的正常。
所以我說「一個傻到不會扒癢的校長」,不是說你啦,請放心!也請別不服氣!不過,怪老我要說的,之前要校長勤走觀望山觀望觀望之後,有當地的原住民朋友對怪老說;的確有不少校長真的去觀望山了,還觀望出效果來,沒冒然申請退休,這很好。然而,有部分爬了觀望山之後,仍打定主意,提出非退休不可的校長,不過也有人「舉棋不定」又要縮了。
經年,思來想去,還打不定自己人生主意的校長,如何教出有能力打定自己人生主意的學生;一個自己的生涯規劃變來變去的校長,好意思站在學生面前對學生的生涯規劃說三道四嗎?
如果怪老我是教育局長官,忍不住要說,這種校長真的是傻到不會扒癢的校長。


扒癢(pe5-chiuN)-抓癢
piak空(piak-khang) 即隱密之事被揭發 piak-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