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不想走–鐘嚴

老師不想走

鐘嚴

看到報章報導,因少子化衝擊下,學生人數逐年減少,造成部分學校老師「過剩」而可能被超額,台南市政府為保障擔任行政工作的老師不被超額,引發教育團體的不同意見,猛轟台南市長。這個新聞讓吾人 對老師這個行業引發些許的感嘆。

在現今的台灣,在我們認知中所謂最精英的行業-醫生,全體醫師的執業,一般科的醫師要在六年內需完成一百八十積分的繼續教育。這些最頂尖的醫生們為何都願意接受那麼多小時的專科醫療進修研習才能通過醫師的評鑑的規定,因為他們知道世界一直在變,不能永遠停在原地而不向前。

還有我們看到了鐵路局的員工的工作條件與環境更是與教師相差甚多,鐵路局員工可能工作地點離家很遠,要慢慢請調才能回到較近的地點;那現在人員縮編,很多車站的工作,都需要大家幾個人來分擔,負責處理,大家都一樣辛苦。颱風天鐵路局員工還是要趕到車站,不能不上班;過年過節,別人跨年,還要排班工作;賣票的時候沒有位置要說很抱歉;剪票的時候還要說新年快樂、誤點要說對不起,這在教師眼中看來是很沒有榮譽感的工作。

老師常說:「老師的辛苦是沒有人知道的。」公務人員怎麼能跟老師比呢? 公務人員上班要打卡,有上班的時間壓力。但是老師呢?被上級長官給遺忘了, 所以沒有要求老師要打卡,沒有設定到校的確切時間,完全讓老師自行做主來到達學校。

老師是在輕鬆的環境當中教育孩子,但也是只有40%左右的老師是很盡心敬業的,我們看到的狀況是大部分的老師對學生是採取差別教育的,對那些不聽話的、不乖的小孩們用冷言、冷漠的神情對待他們;對成績好的孩子又是呵護有加,這都是老師時常採用的教育手段之一。我們的孩子可能在課堂上比較有自己的主見、自己的想法,不願意配合老師的要求而已,就會被老師用冷漠的神情對待,這樣子就讓孩子在心中埋下了陰影,對自己的未來人生有比較負面的想法與一些懷疑。

我們看到大多數拿到博士學位的人,他們的第一選擇都是想留在大學裡面教書,即使是兼課的,一個禮拜只有幾堂課,因為教育部有規定兼課老師的基本時數不可以超過多少堂課,那他們可能要同時兼好幾所大學的課才有辦法領到足夠的薪資來養活自己、還有家庭。那我們就想要問既然是這麼辛苦、這麼微薄的薪資,這些博士們都還願意做,我們就不得不懷疑是不是因為校園內的工作環境真的是比外在的社會的各種行業來得輕鬆,老師這個工作,可以不被評鑑,他們拒絕被要求、他們不需要再進修、再研習,每年都是考績甲等、可以晉級往上調薪。這樣的工作非常的不錯,在現今的普遍拿22K的環境當中,教師屬於高收入,但是老師還是有許多的不滿意,他們只想獲得、不想付出,這是我們的一般的看法,教師只想保有現今的優越的生活條件與教學環境,輕鬆、自主、隨時做自己想做的事,想運動就運動、想聊天就聊天、不想上課的時候就發張考卷敷衍了這一節課程。

老師們不想接行政,行政難找和校長風格、工作內容多及繁瑣有關,以前是年輕老師、好說話的老師會擔任行政。但實際上是因為行政工作沒有寒暑假,會想當老師就是因為知道有寒暑假可以放假,要老師們寒暑假都還要到學校來上班,那較資深的老師們當然就敬謝不敏了。在現今的社會所有的行業當中,就只有教師是領很不錯的高薪,然後還有每年將近3個月的休假的。有如此優渥的條件,難怪大家都想要當老師。

那可是呢等到要被所謂的因為少子化、班級數減少,學校需要有老師被超額的時候,這個時候老師又開始計較其自己的權益問題,什麼都是要老師們自己說的算,上級單位長官不可以來下指導棋,長官們就只能做一件事情,就是負責把我們安排好留在原來的學校,不管班級數如何、學生數如何!沒有老師會認為自己不認真教學的,因為已經安定、習慣了原有的學校運作、這樣的生活方式,所以他們不願意離開原來的學校。教師就像是一隻脫韁的野馬,從沒被馴服過,現在突然要拿條文法規、社會少子化現況來設限他,是根本不被接受的。這也讓我們看到了教育,教師們的所謂的私心、良心現況。

【作者為國中退休老師】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