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的時代責任

社論–中研院的時代責任

人間福報最近中研院風波不斷,院長翁啟惠因涉及浩鼎案回國說明,無法釐清女兒翁郁琇持股票金錢來源,也沒有說清楚新藥解盲與內線交易的疑雲;無獨有偶,中研院又爆發院長遴選風波,前院長李遠哲因為評議會的內容外洩,說出「評議委員一起去跳海」的重話,更引起外界對政治介入遴選的風風雨雨。

全國學術重鎮的中研院本應是望眾士林,為知識分子表率的殿堂,如今卻出現疑似政商勾串之事,相較於中研院成立之初的院長蔡元培、朱家驊,甚至遷台後的胡適、王世杰、錢思亮、吳大猷等先輩所領導的中研院,頗有天壤之別,不可同日而語。

台灣學風的改變很重要的因素來自中研院。李登輝執政時期,邀請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擔任中研院長。李遠哲又擔負許多學術領域外的政務,李登輝要他出任教改審議委員會召集人,其後擔任行政院首席科技顧問,又成立高教審議委員會,擔任召集人,教改焦點從中小學轉到高等教育。當時許多技職專校改制為大學,乃至五年五百億的計畫相繼推動。李遠哲後來更參與社會改造,出任九二一災後重建民間諮詢團團長。

李遠哲夙有政治抱負,曾組成國政團支持總統參選人,影響選舉結果,在政壇掀起風波。當時有些中研院學者認同他,跟著從事社會和政治活動,臧否政治,不免捲入藍綠之爭,遭人詬病。

翁啟惠爆發浩鼎案,是學術界沒有做好政商學分際的典型案例。這個案例,是讓學術界尤其中研院徹底檢討改革的時候了。傳統士人固然以天下興亡為己任,也有「學而優則仕」的傳統,但是多能維持儒家道德規範的士子風骨,不會因為權謀而倖進,或學商勾結牟利。

中研院部分理化、科技院士的研究領域,擁有專利,可以技轉移給企業。研發者擁有專業技術股,可獲得經濟效益,這也是對科學研究的鼓勵。但不論美國或其他科技大國,都需依相關法令的規範運作,稍有不慎,容易有瓜田李下之嫌。

翁啟惠的問題在於女兒購買的股票資金龐大,身為藝術家的她擁有九千萬的財產令人起疑,翁啟惠本人申報的財產也沒那麼多,因此遭致內線交易的懷疑。解盲失敗,翁啟惠公開替浩鼎澄清,也代女兒在解盲錢出脫部分股票。這部分已進入司法偵辦,有待早日釐清。

更值得非議的是,一度傳言浩鼎大股東可能要被遴選為中研院士,後因輿論反應不佳,方才打住。中研院士曾有商業領域出身者,但仍與學術有關聯。

中研院院士德高望重,夙有清譽,如今迭遭質疑,甚至院長遴選出現洩密、退選等事。政治力介入明顯,確實是嚴重衝擊台灣的學術界。

這幾年來,學術風氣在政治敗壞的牽引下也蒙塵,從事學術的知識分子都應該以儒家傳承的道德為依歸,「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重新回到學術場域,不但不應在政治或商業的重利下同流合汙,還應該導正日下的社會風氣,尤其在商業利益和科技掛帥下迷離失魂的人心。中研院責艱任巨,也責無旁貸。
【轉載自人間福報報】2016/4/21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