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為學生學業與前途犧牲生命的張敏之校長

一位為學生學業與前途犧牲生命的張敏之校長

 

【前言】這是一篇記載在國民黨於民國38年在大陸與共產黨的內戰,由於兵敗如山倒加以國軍將領率部叛變,甚至在陣前倒戈槍炮轉向攻打曾是「自己人」的國軍部隊,使得山河變色大陸全部淪陷。在這種情況下不少「愛國」志士跟隨國民黨渡海台灣期待有天國軍反攻大陸殺朱拔毛解救水深火熱苦難同胞之後再回到神州大陸。

在國民黨大撤退來台之後,沒檢討自身失敗的原因而全歸究是內奸的作祟,如驚弓之鳥以致全台各地「檢舉匪諜、人人有責」及「知匪不報,與匪同罪」標語到處都是,也搞到與人有間隙的人也乘機胡亂檢舉期以報復又有獎金可領搞到當時全島風聲鶴唳人人自危,228事件白色恐怖也就在這種歷史背景下產生的。

民國在36年國民黨展開228屠殺之後的第2年也就是民國38年在澎湖也發生一件慘絕人寰的「澎湖七一三事件」而這回受害者不是台灣人而是跟隨國民黨來台的「死忠」外省人,其中值得我們敬佩的是一位山東籍的中學校長張敏之、他為爭取學生的學業與前途最終被他一生所效忠的黨國所槍殺,時年42。

馬厩草屋就成為她一家人安身之處

張敏之校長冤死之後其夫人王培五老師,以堅強的意志力帶領失怙的6名孤兒四處流浪,從台北往南的要找一處落腳之地,但已被印上「匪眷」的黔記的她在白色恐怖的年代,縱使有十個膽子的人為身家安全又有誰膽敢收留?在王培五老師走投無路之際,幸好當時的屏東市立第三初級中學(萬丹初中-萬丹中學-萬丹國中前身)校長陳伯尹在39年4月間聘她當英文代課老師支領鐘點費來做為維持一家7口的生活費用,並借予日軍遺留下來的馬厩草屋供她一家人做為安身之處,日子過的非常的辛苦可見一斑。陳伯尹校長在恐怖的年代敢聘王培五老師也是勇氣十足的人,不過可以想像得到的是王培五老師在萬丹初中任教期間因為是『匪眷』沒人敢跟她交談與來往以免惹禍上身。

到41年陳伯尹校長調離萬丹初中之後,續任的校長是否也有勇氣繼續聘用王培五老師?資料無從查明。之後由於王培五老師認真教學受到肯定‧加以她是畢業自名校北京師範大學英文系,因而就一路順暢的受聘到潮州中學—善化初中—台南女中–而後到台北建國中學擔任英文老師。王培五老師在堅苦環境中以微薄的薪資育子有成,個個都畢業自台灣頂尖的大學名校而後留美。王培五老師當時受潮州中學教務主任李 昇也就是名導演李安的父親聘介至潮州中學,可見李 昇主任也是很有膽識的教育人、他先後擔任過台東女中、花蓮師範、台南二中、台南一中等校校長。

阿猴新聞網有鑒於生於白色恐怖動亂的年代仍然有如此值得可敬可佩勇氣十足的張敏之校長,他為八千多名學生的學業與前途不懼惡勢力,縱使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他的勇氣和教育初衷值得我們敬佩與效法。同樣的也希望現在擔任校長的人也應有勇氣為學生的受教權和校務順利的推展‧效法教育界前輩的大無畏精神鼓起勇氣排除萬難、不懼無理囂張的校園惡勢力,向無厘頭的狂妄老師宣戰,以維持校務順利發展,為此;怪老衷心期盼生在現代校長英勇治校,這個年頭不會再有像在白色年代那麼樣恐怖的被戴上「紅帽」而失去生命的劇本再度重演……………….校長們加油!.

【註:撰稿人怪老為前萬丹國中老師】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壓傷的蘆葦永不折斷—

記述一段外省人「二二八」–澎湖七一三事件      ( 文 / 左化鵬)

【本篇作者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王培五老師,早年就讀教會學校,後來畢業於北京師大英語系。張敏之校長,十六歲加入中國國民黨,畢業後,考入中央黨校 (政大前身),成了第一屆黨校畢業生,校長是權傾一時的蔣公,他算是根正苗紅的天子門生。後又至復旦大學取得經濟學位。以其學經歷當年若在政界發展,前途未可限量,可是他卻棄此不由,回到煙台老家,擔任中學校長,春風化雨,百年樹人。

夫妻兩人夫唱婦隨。張敏之不求聞達於諸侯,但願得家鄉英才而教,樂何如之。原想就此終老故里。不料造化弄人,民國三十七年,大地驚雷,狼煙四起,赤色的洪流,很快的就要席捲山東半島,煙台地方父老,驚惶失措,攜兒帶女,來向張敏之夫婦求救,「 土八路要來了,為俺家留一條命根子吧!」,他們哭著,跪著,哀求張校長能帶他們的子弟,逃出生天。為祖宗維繫香火,留下血脈。

張敏之夫婦,一肩扛下了重責大任,家鄉父老 把他們的心肝寶貝,一個一個交到他的手中,他們邊往兒女的腰包塞盤纏,邊望著兒女稚嫩的臉龐,殷殷叮囑:「孩子走吧 ! 跟著張校長走 ,走得越遠越好,只要八路在,永不回頭 」。

這是生離,也是死別。民國三十七年春寒料峭, 張敏之校長率領二千多名 煙台中學的師生南下逃亡,從此步上了不歸路。他的夫人王培五也帶著六名稚齡兒女一路跟隨。 他們披星戴月,先到徐州,再到南京。冬月,他們逃到上海, 和濟南等各地千里跋涉逃亡至此的山東學生,共八千多人,共同成立了煙台聯合中學。他們一致迎請德高望重的 張敏之校長領導。

當時,中華民國教育部和山東流亡政府, 都已遷到廣州。張敏之決定率八千名山東子弟入粵,和政府部門會合,共赴國難到台灣。

八千名學生,八千里路雲和月,他們餐風露宿的來到廣州,卻遭台灣當局以「各地難民人數太多」為由,禁止入境。 張敏之進退維谷,只好請求山東省主席秦德純, 山東省教育廳長徐軼千,共同晉見正好也在廣州的東南行政長官陳誠,向他苦苦請願,幾經交涉,最後准許他們在澎湖落腳。

民國三十八年六月下旬,八千多名山東子弟,從廣州黃埔碼頭,搭「濟和輪」渡度過了風浪險惡的台灣海峽,來到了澎湖,安置在現今的馬公國小。

這些年幼的學生能奮勇拿槍刺殺來犯的「共匪」嗎?

師生喘息甫定,當時駐守澎湖的只有幾百名老弱殘兵。澎防部司令官李振清,突然見到這批從天而降的年輕學子,不禁大喜過望,硬要強拉他們入伍,以充實兵源,壯盛軍容。

豈有此理,天道寧論。張敏之千辛萬苦,率領這批學生萬里奔波,只求有一方淨土收容他們,能讓這批國家幼苗,專心讀書報國,誰知才逃離了魔掌,又落入了虎口。

張校長為了學生的受教權,挺身而出,據理力爭,同是山東老鄉的李振清卻相應不理。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 於是張敏之不斷的寫信向台灣當局請願 ,但所有的信件都被扣押,石沈大海。

李振清未遂所願,盛怒之下,準備霸王硬上弓,學生抵死不從, 當年七月十三日,澎防部發生了流血衝突。這就是後來史稱的「 七一三澎湖軍事冤案」,又稱「外省人的二二八事件 」,當時有三百多名學生失蹤,據說 ,是被裝麻布袋「拋錨」海中,沉屍海底 ,這也是白色恐怖 ,受害人數最多的單一事件。

澎防部為了殺雞儆猴, 又逮捕了多名學生,將他們送到馬公附近的桶盤島,酷熱的大暑天,讓他們躺臥在滾燙的石頭上「曬魚乾 」,嚴刑逼供,要他們指認張校長是「匪諜」。

就這樣,一代教育家被戴上了莫須有的紅帽子,不久後 ,同批四十六名師生,被送到台灣,他們被銬上了手銬, 坐著鐵蓋大卡車,來到了令人聞風喪膽的西寧南路三十八號。先他們而來的有徐承烈校長、蘇若冰、季道璋、和周紹賢等老師 ,還有一百多名學生。 他們知道,來到這裡,凶多吉少,只有直著進橫著出。

他們一心嚮往寶島台灣 ,可是未見到日月潭、阿里山, 卻只見到臺灣牢獄裡的鐵窗。幾個月後,張敏之和鄒鑑校長,以及五名學生 ,被拖到馬場町( 現今的萬華青年公園)就地槍決,成了槍下冤魂。當時的黨報 「中央日報」,和台灣第一大報「 新生報 」都大幅報導並附槍決的照片, 標題是:「 台灣豈容奸黨藏匿,七匪諜昨伏法」,及「你們逃不掉的,昨續槍決匪諜七名」 ,副標題是:「保安部破獲匪兵運機構,黨羽百人均一網打盡」。

張校長年華正盛,才四十二歲就罹難,遺孀王培五老師前往收屍,檢點遺物時,發現先生的身上除了彈孔,僅有幾個零錢,和一本學生名單。 她淚眼望蒼穹, 無語問蒼天,今後,她獨自一人,還拖著六名稚?子女,在這語言不通,環境不熟的他鄉異地,要何去何從。

三十九歲的寡婦王培五老師,已被印上「匪眷」的黔記,四處求職,到處碰壁。一日,投宿到教堂,隔天,她的行李竟被丟棄在門外。孤兒寡母,淒風苦雨,走投無路,四處流浪,一路忍飢挨餓來到了台灣南端的屏東,當時,偏鄉的萬丹中學,急缺英文老師。讓北師大英文系畢業的王培五,有了容身之處,但因校長有所顧忌,不敢聘用她為正職 ,只允付鐘點費,另配給草屋宿舍一間。可憐母子六人,終於可以暫時不再餐風露宿。【編註:時任校長為陳伯尹先生他38年8月到任到民國41年李離職,依判斷王培五老師是在39年4月被聘用】

聖經上說「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衪不吹滅」。課餘之暇,王培五養雞種菜,安貧度日 。她信仰的上帝並沒有將她遺忘, 巧妙安排下,她遇到了貴人相助,國際著名大導演李安的父親李昇,時任潮州中學的教務主任,他不畏人言,大膽的禮聘她為潮中的英文老師。 其後,她又先後任教了善化中學和台南女中 。

由於教學績優, 聲名遠播,民國五十年,建中校長賀翊新,特邀她北上到建中任教,成了我大學同學守拙兄的英文老師 ,直到民國五十七年退休,當時建中校長崔德禮,代表全體師生歡送致詞時說:「 張敏之校長為學生犧牲了, 我們不能再對不起王培五老師」。先後幾名教育家的錚錚風骨和道德風範,讓後人感佩不已。典型在宿昔,今日己不復見。

王培五老師教子有方,兩名女兒讀護理學校,四名男孩都就讀台大,畢業後,先後得到美國大學獎學金赴美深造 。王培五老師,民國五十八年,離開傷心之地台灣,赴美定居,和兒女團聚。

聖經上說,「惡人一定會受到審判,不需在世人面前要求翻案 ,在上帝面前,終會有公平的審判」。王培五老師,離開台灣時,心中已抹去了恨意。民國七十八年,當年煙台聯中受難的學生,收集材料,出版了「煙台聯中師生罹難紀要」,由杭立武在封面題辭,並舉行紀念大會。 民國八十九年,王培五口述 的「十字架上的校長」,交由文經出版社發行。同年,澎湖冤案,也由政府平反。澎湖縣政府也在觀音亭西側海堤,興建了紀念碑, 總算還了他們遲來的公道。

這八千多名學生中,被視為「桀傲不馴, 冥頑不化」的, 有的送交內湖新生營管教(現今內湖國小),有些送往綠島感化,成了第一批的政治犯。當年,年滿十八歲的,大多被強制入伍,十八歲以下的,政府後來特在彰化員林,興建了「員林實驗中學」,收容這些離鄉背井,無父無母的苦難孩子。員林實中日後也成了培育將官的搖籃,和警政高官的養成所。這裡出將入相 ,先後出了好幾名部長、將官、和警政首長,也有大學校長 ,中央研究院院士, 和著名的作家。他們 對當年的悲慘往事 ,大多噤默不語,有些人選擇遺忘 ,有些人把它深藏在心底,成為心中永遠的痛。

多少的晨昏晝夜,多少的辛酸血淚。王培五老師在先生過世後,又拖著疲憊的身軀,孤獨的走過七十年漫長的人生路 ,兩年前,她在內華達州自宅睡夢中安息主懷,子女隨侍在側,享壽一百零六歲 。她歸葬於加州惠提爾玫瑰崗墓園,遠離了塵世的苦難,在天國永享恩福。

今年六月的一個陰雨天,我曾到六張犁墓園,欲尋張敏之校長埋骨之所,臨近政治受難者墓區,忽感陰風慘慘。當天天雨路滑,我腳力不健,只好悵然而歸。 路上想起這些冤魂悲慘的故事,不禁悲從中來。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本篇經簡志峰教授介紹閱讀之後,本網認為70多年前竟有如此勇敢的校長才特別推薦給屏東縣的校長們閱讀,同時也建議萬丹國中黃校長也能把張敏之校長英勇事蹟及其夫人王培五老師認真教學及在堅困的環境中育子有成的事蹟留存在校史館。簡志峰教授係美國德州農工大學課程與教學博士,是屏東縣萬丹鄉新庄人為萬丹國中畢業生】
—————————————-

台灣的白色恐怖第一大案:澎湖案(管仁健∕著)台灣的白色恐怖第一大案:澎湖案(管仁健∕著)

1949年12月12日(星期一)早上,在國共內戰下潰敗而遷台的國民黨【中央日報】第四版,與台灣省政府經營的【新生報】第四版,都印著斗大的震撼標題與驚悚的集體槍決照片:「台灣豈容奸黨潛匿,七匪諜昨伏法。」及「你們逃不掉的,昨續槍決匪諜七名。」副標題則配以:「保安部破獲匪兵運機構,黨羽百餘人均一網打盡。」及「對叛徒不寬容」等,這是老蔣在台灣施行的白色恐怖首宗,也是牽連人數最多的第一大案,史稱「澎湖案」。

國民黨百萬殘軍在38年先後湧進台灣。當時的口號是1年準備、2年反攻、3年掃蕩、5年成功。如今已過了幾個5年?

當時中國有一百萬殘軍與一百萬難民,在一年內先後湧進台灣,原本就地狹人稠的海島怎堪負荷?而在廣州的山東煙台聯中校長張敏之,率8000名流亡師生追隨投奔,原盼遷台繼續學業,但因入台管制而暫轉澎湖,不意軍方因內戰兵員漸耗,強要接收這群中學生為兵,送回中國充當砲灰。張校長為維護學生受教權,挺身抗爭,軍方竟以莫須有的「匪諜」入罪,他和一百多名師生被槍決,數千名學生被充軍後受盡凌虐,另有不知人數、不詳姓名學生被投入海中溺斃。根據報載…….

匪諜 是怎樣做成的◎王鼎鈞
匪諜 是怎樣做成的◎王鼎鈞我在一九四九年五月踏上台灣寶島,七月,澎湖即發生「山東流亡學校煙台聯合中學匪諜」冤案,那是對我的當頭棒喝,也是對所有的外省人一個下馬威。當年中共席捲大陸,人心浮動,蔣介石總統自稱「我無死所」,國民政府能在台灣立定腳跟,靠兩件大案殺開一條血路,一件「二二八」事件懾伏了本省人,另一件煙台聯合中學冤案懾伏了外省人,就這個意義來說,兩案可以相提並論。

煙台聯中冤案尤其使山東人痛苦,歷經五○年代、六○年代進入七○年代,山東人一律「失語」,和本省人之於「二二八」相同。我的弟弟和妹妹都是那「八千子弟」中的一個分子,我們也從不忍拿這段歷史做談話的材料。有一位山東籍的小說家對我說過,他幾次想把冤案經過寫成小說,只是念及「身家性命」無法落筆,「每一次想起來就覺得自己很無恥。」他的心情也是我的心情。

 

+++++++++++++++++++++++++++++++++++++++++++++++++++++++++++++++++++

山東流亡師生 澎湖案(民視影像報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阿 猴 生 活 資 訊
             
鐵路訂票
航空時刻
國道客運
高鐵資訊
中華電信
郵遞區號
電子政府
電費查詢
國語辭典
考試資訊
求職徵才
即時路況
監理服務
勞工權益
法規查詢
氣象查詢
台灣彩券
統一發票
外幣匯率
查農民曆
地址英譯
稅捐服務
網路醫院
地政服務
戶政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