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基金弊案的共犯結構

                                              勞動基金弊案的共犯結構

攸關全國勞工經濟安全與退休金的勞動基金日前爆發重大舞弊案,一位負責投資股市的組長涉嫌與外部人士勾結,動用基金炒作特定股票。更離譜的是,早在三年前勞動部就耳聞該組長操守不佳而欲調職,最後勞金局長竟撤回調職公文,顯見勞動基金舞弊並非單一官員的行為。執法者必須盡快揪出背後可能的一連串共犯結構,徹底整頓,除盡啃食勞工大眾血汗錢的害蟲。

勞動基金規模超過四兆元,這麼龐大的資金,內部稽核與管理竟如此鬆散,長期任令不肖操盤者上下其手,主政者對弊案的大事化小態度更令人匪夷所思。這次如果不是檢調介入,恐怕還不會被揭發。

勞動部主管的勞動基金,包括新舊制的勞工退休基金、勞工保險基金、就業保險基金、積欠工資墊償基金、職業災害勞工保護專款等,基金規模合計超過四兆四千億元。勞動基金不但長期淪為政府護盤股市的工具,平時操作績效更明顯不佳,早已被大眾詬病。以今年台股已衝上一萬四千點創歷史新高為例,但今年一到十月底勞動基金的平均收益率只有百分之零點一六,四兆多元基金規模十個月的收益率居然幾乎等於零,比放銀行定存還不如。

這次被檢調查獲跟外界勾結的操盤管理組長,也很難令人相信只是他的「個人行為」。早在五年前他就因風紀問題被檢舉、四年前被勞動部政風處列為「高風險名單」、三年前曾被上層要求調離現職;但「神奇」的是,這位組長關關都過,竟然仍在操盤職務上屹立不搖,直到今年九月「被查出」在上班時間買賣個人股票才被調職。一位可以掌控龐大公務基金操盤金額的組長,五年來檢舉或查緝他的案件這麼多,為什麼勞動部還放心讓他繼續執行職務?這應該不是他個人的神通廣大,究竟有哪些人長期在包庇他?

勞動部勞金局長坦承,三年前曾出具公文將這位風紀差的組長調職,但後來又撤回公文。調職公文離奇轉彎,至今疑點重重,例如是否有人施壓?施壓者是誰?立委?本部高官?外部高官?黨政高層?施壓的理由和動機又是什麼?或者是該組長知道太多內幕以致沒人敢「動」他?檢調只要從這個線頭查下去,整個共犯結構當可呼之欲出。

這次被檢調查出弊端的事證,居然是這位組長在上班時間買賣個人股票,還在特定社群裡「報明牌」,更暴露管理四兆多元這麼龐大的勞動基金內部稽核與內部控制長期鬆散程度,也令外界瞠目結舌。

要知道,私營的基金機構對操盤團隊都有一套嚴格的管控制度,例如只要在股市交易時間,個人手機和電腦必須交出及控管,以免對外洩露進出動向;嚴禁操盤團隊的本人及其配偶、未成年子女買賣股票等。而勞動基金操盤組長居然可以在上班時間買賣自己的股票,為何他可以如此不避旁人耳目?而基金的防火牆機制又在何處?

一件勞動基金操盤人的舞弊案,勞動部自己查了五年都無法水落石出,勞動部長許銘春還可以大言不慚說「稽核沒問題」,難怪外界不得不相信,勞動基金舞弊背後的官官相護、共犯結構盤根牢固。

【轉載自人間福報】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