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亂語的所謂媒體可信嗎?

胡言亂語的所謂媒體可信嗎?

 

【↑圖上為本人攜帶要求對質的照片拍攝於來義高中大樓前方】

7月4日起,來義高中某陳姓老師不斷以LINE向本人多次傳遞學校負面訊息,8月 6 日又再度向本人通話40多分鐘,內容描述學校的性侵案。本人為平衡報導向來義高中陳校長求證,陳校長接獲詢問後,回覆該校
根本沒那回事,陳校長表示為慎重起見即進行通報並啟動性平委員會處理等云。據說該案早已送達教育處,但仍然牛步化處理陳姓老師偽造及洩密以前的性平案。曾有過議員為此事詢問過江處長,讓處長一問三不知。【這事是本人與該校首次接觸,牽線人應算是陳姓老師以此做為反駁昨天某自稱是媒體不實的負面報導】

日前陳姓老師向周議長申訴說他沒有見過本人(不知所言何事令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為了此事周議長還找本人求證、為此事本人也據實將陳姓老師多次line及電話騷擾的紀錄呈現給議長過目、也表示本人8月18 日在縣政府南棟2樓有我們會面的照片可做為證據。本人也為了「沒見過面這回事,抱以慎重的態度特別在11/17 14:30左右到來義高中,因為本人沒有像那位自稱是「真◎報記者」有教育部的「派令」那麼「偉大」所以依「校安規定」辦理入校手續。

當天進入學校後,在門口遇到巡視校園安全的教官,由教官引導到學務處向學務主任說明來意,學務主任並向校長通報本人要採訪陳老師及對質。學務處先協助以電話通知陳老師,但陳師一聽是康老師要會見時他立即掛斷電話;本人也再次以手機打電話給下午沒有課務的陳老師,仍然遭到拒絕接聽。

為此請教官帶領到辦公室找人。一進辦公室,這位陳老師立馬拿出手機要進行錄音,本人見狀言詞嚴正喝斥陳老師這種不良舉動。(希望他把錄音檔案公佈)

本人原想詢問這位陳姓老師他跟議長說沒跟本人見面用義為何?及他擔任教務主任期間,出訪紐西蘭的募款經費,到底從何而來?為何不進學校公庫?為何不招標?為什麼在飛往紐西蘭的班機上沒收學生須隨身攜帶的巧克力、泡麪、強迫信仰基督教及天主教的學生只能吃素食?讓家長認為事態嚴重,為什麼不斷有宗教人士介入學校辦學?針對此事來義高中家長有透過潘正義議員陳情,並與教育處召開專案會議,有多位原住民籍議員表示教育處有必要好好調查此案件,因為私自募款及募款金額並未匯入學校公庫更沒有辦理公開旅遊招標,這樣的是不符合採購程序是一個嚴重規避採購法的行為,但到目前為止教育處的調查報告好像還沒完成,合理的懷疑是不是就這樣草率結案了。教育處最好是認真調查紐西蘭事件,好好交代經費的來源及經費去向。讓原住民家長能早日把掛在心頭的疑問塵埃落定,也讓受招待到紐西蘭的學生知道大善人是何許人有機會答謝?所以本人從屏東趕赴該校找陳老師,希冀能了解實際狀況。

除此之外也要請教這位陳老師為什麼可以洩漏性平公文給所謂的媒體刊登出來?上回在縣府交談時本人就很不客氣用語重心長的語氣責難過他(當初他也用手機盜錄)。洩漏性平調查公文是違法的,這份公文學校只發給他一人,為什麼自稱媒體的人竟然也能拿到且大方的刊登,請問「不是你給的,又會是誰給的?說不是你,又有誰會相信?你能解釋清楚?或是另有他人?」

這張桌子雖小卻是 「98俱樂部」成員會商大計地方

昨日那個到處走動說是「真◎報」記者的人,又大刊本人大鬧來義高中的報導,像是他也在現場!事實真相弄不清楚就聽信陳姓教師大肆「胡說八道」,知道嗎?撰寫新聞要力求真實也要平衡報導!起碼要知道新聞寫作的動作要合乎「5W1H」做到了嗎?有人教過他嗎?別以為寫新聞稿可以隨意罵人與亂寫,自以為「記者我最大」就像到學校去就說是教育部派來要查案的,甚至還揚言T議員的教育質詢稿是他執筆撰寫用來恐嚇教育人員,如此搞亂綱紀的行為實在太離譜,難道我們這個法治的社會沒有法律了嗎?為何主管治安的單位還要睜眼閉眼「袖手旁觀」任其在屏東縣搗蛋下去?

99.9%的教育人員責怪本人有眼無珠的怎會引進這個人到新聞行業來,我真的有苦難言,他冒用阿猴新聞網及本人名義到處去做無良的行業—清洗水管的生意〈一般清洗1萬元以下、但他用配合款卻要9萬8〉,本人被矇在鼓裡2年後,經人告知才立即叫他離開,最近有位議員告知他發跡的地點是在議會咖啡廳也就是「98俱樂部」的那張桌子,「98共識」此事外界沸沸揚揚數年了‧不知我們的情治單位在幹什麼?難道任其「盜取」人民的納稅錢還無動於衷不去為政府催討或是因為有十多個「98俱樂部」成員做後盾就不敢動他?現在情治單位都硬起來連立委都抓了,難道因為他有議員袒護就不敢動他?(待 續)

【撰稿人:康啟明】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