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賀美國選出新總統

祝賀美國選出新總統

 

美國總統選舉十一月三日舉行,因選務紛爭至今尚無結果。落後的川普指控選務作弊,誓言要透過訴訟把「被偷走的勝利」贏回來,領先的拜登亦難見喜色。不僅選務紛擾使得社會分裂加劇,上任後還得收拾川普任內留下的內外殘局,而國會改選「藍潮」未現,民主黨在眾院優勢縮小,參議院可能仍由共和黨掌控。

這場選舉凸顯美國政治上的許多問題,紅藍對立之外,媒體選邊、民調失準、城鄉矛盾,都讓向來引以為豪的美式民主大為失色。美國本有穩固的選務機制,足以應對任何可能的糾紛與挑戰,無如遇上一位視建制為無物的狂人總統,竟可以為求勝利不擇手段到謊話連篇,逼得三大電視網中斷直播,令人歎為觀止。

不過美國畢竟是三權分立的國家,川普再如何任性胡來,司法體系還是有規可循的,幾個地方法院相繼駁回川普要求停止計票的訴訟,就是例證。從另個角度看,司法訴訟雖然讓人煩心,畢竟是美國制度的一部分,川普陣營自然有權透過合法程序提告,結果如何則是另一回事。最重要的是,依照美國憲法規定,最遲明年一月二十日前新總統必須就職,這將確保所有紛爭至此落幕。

依目前情勢,拜登最終獲勝應無太大疑問。然而擺在拜登眼前的局面卻是困難重重。一者經過川普四年執政,美國內外處境可謂傷痕累累,亟需修補,而這需要有國會的強力支持才行。但這次民主黨在眾院改選後的席次不增反減,儘管仍是多數黨,卻只是微弱多數,未來白宮推出的法案與政策恐被迫多所妥協。更不用說共和黨極可能仍然掌握參院多數,對總統的制衡力量更大,包括課徵富人稅等選舉政見,都難以兌現。再者拜登年事已高,選前即有只任一屆的傳聞,這意謂他的跛鴨期將會提早,很可能二○二二年期中選舉之後就出現,更不利於大開大闔的施政作為。

美國現在最需要的是休養生息,對內如此,對外也一樣,弱勢總統未必全是壞事,尤其在美中關係上,或許可以帶來新的可能性。川普任內與中國大陸衝突不斷,雖然是兩大國爭霸崛起的強權與守成的強權之間,所謂「修昔底德陷阱」的結構性因素使然,但川普隨意「退群」、攪亂國際體系的鹵莽做法,其實更傷害美國的利益。拜登上台後勢必調整做法,即使視中國為威脅的路線不變,方法和策略必定不同,美中之間或將出現一段緩和期。

對中國大陸來說,未來兩年是習近平走向二十大權力巔峰的關鍵期,從剛剛公布的五中全會公報可以看出,中方應對美國政局變化,已經從五年前的「戰略擴張」轉變為「戰略收縮」,包括強調「和平發展還是時代的主題」,及把「可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改為「目前仍然處於重要的戰略機遇期」,把「力爭在全球經濟治理制度中的話語權」改為「參與全球經濟治理體系改革」,乃至於不再提「中國製造二○二五」等都是。

美中關係一旦和緩,台海情勢應可稍微紓解,但台灣能否趨吉避凶,還得看執政當局如何從大局著眼才行。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11.08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