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有個檢調偵辦不起的「教育黃牛」?

 

屏東有個檢調偵辦不起的「教育黃牛」?

 

報載在今年9月間,有位蔡姓男子涉嫌假冒警察,攔下一對騎士,指控他們一個沒帶安全帽、另一個涉嫌酒駕,要求2人跟著他走,被害者察覺怪異報警處理,新北地檢署調查後依冒充公務員行使其職權罪及強制罪嫌起訴蔡男。 【詳細新聞請點閱自由時報電子報網址】

同樣在今年六、七月間或許甚至更早之前有個自稱對屏東縣2百多所國中小瞭若指掌的某位人士,經常籍口要到學校查「案」,若遇有學校「抗拒」則大言不慚的表示他的身份是「○○報」記者,一下又自吹是教育部派他前來查「案」的人員,甚至吆喝吹噓他能叫得動十多位議員以展示他的能量與實力,更甚的是還誇大其辭的說某議員的教育質詢稿都是他撰寫操筆的,所以就吆喝教育人員若是不配合他的話則要撰寫質詢稿要「T」議員把他叫到議會質詢。筆者聞言後認為事態非常嚴重,為慎重起見在7/30下午13.08特別打電話給「T」議員告稱有人「冒充」他的名號四處遊走恐嚇教育人員,請他留意!既然他如此的誇張就讓我們拭目以待的來觀察即將召開的議會定期會是否如他所言又在寫質詢稿?

據了解;教育處官員也先後遭到這位可以叫得動議員的有力人士無理騷擾多次,也讓教育處官員不得安寧,如此的怪異現象出現在教育職場,幾乎已危害到社會秩序及讓教育人員心生恐懼嚴重到影響公務。這號人物竟然也對教育人員無厘頭的「問案」,其「辦案架勢」及口氣聲量超出警調人員百倍,此種有悖常理騷擾教育場域的行徑實在頗為離譜!他也到處揚言他連縣長都罵了,所以讓教育人員聞言都起了疙瘩「畏懼」之心油然而生,不敢得罪,深深怕他「無中生有」的胡亂指摘,因此只好委屈的唯唯諾諾不敢吭聲?

為讓這股橫行的歪風不要繼續危害樸實的屏東縣,尤其在百年樹人的教育界更不容他如此的囂張,檢警調應該不會「袖手旁觀」的縱容此號人物在屏東縣境明目張膽的繼續「我行我素」下去?為此;我們非常期待屏東的檢警調單位,能跟新北市的檢警調單位一樣主動出擊深入調查並依法究辦。潘孟安縣長以屏東純淨的教育環境及社會良好治安引以為傲,職司教育的教育處以及維護治安社會秩序的警調單位,應該不會讓潘縣長漏氣才對。

屏東縣的教育人員向來奉公守法,遇有委屈寧可自己吃虧也不予張揚,導致「膽大妄為」之徒就利用教育人員的溫文儒雅的「弱點」予取予求,而另一方面,配合款長久以來被民意代表操控成「白手套」的校長們,明知萬一「東窗事發」,所有的刑責就要全部承擔像新北午餐弊案的校長們一樣,但卻無奈的「被配合」了,要如何根絕這種不合理又違法的事,就有待檢調深入去了解與遏止了。

這位類似「教育黃牛」的人物,在屏東縣境早已惡名昭彰,教育處及檢調單位應該對他的名聲「耳熟能詳」,但是、新北市可以偵辦類似的案件,我們不禁要問,屏東縣為什麼還沒有動靜?

【撰寫人:康啟明】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