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改革健保制度

根本改革健保制度

 

 

全民健保的安全準備金估計明年只剩下二百多億元,僅夠支應約零點四個月的保險給付支出,後年的安全準備呈現高達九百億元的負數,已經到了非調高保險費率不可的地步。

據健保署研擬的一一○年度費率草案,將從現在的百分之四點六九調高至百分之五點五,調幅高達百分之十八,對於目前仍受困於疫情嚴峻,經濟疲弱,所得停滯的國人而言,必然對政治、社會和經濟造成重大衝擊。且雖調幅巨大也僅能支撐三年,到了一一三年還要再調漲至少百分之九,費率高達百分之六點一,超過健保法的上限而須修法。衛福部必須在收、支兩面都有重大的改革方案。

從一○六年健保轉呈九十八億元赤字之後,健保支出成長率即逐年遞增,遠大於收入成長率三個百分點,以致一○六、一○九年支出成長率達百分之五點六四、百分之五點二四,創下歷年最高紀錄,一○七、一○八年也有百分之四點四、百分之四點七,都超過健保實施二十五年來的其他年份,可知健保的支出面問題比較嚴重。因此在協商一一○年度的醫療給付總額時,依然訂出高達百分之四點三五的成長率,沒有紓解費率調漲的壓力,有點可惜。

從節流面來看,無論是投資健康、預防勝於治療、改善醫療品質等積極性的醫療或健康政策,以及消極的愛滋、C肝的防治等業務為例,屬於疾病管制、食品藥物管理或國民健康等機關單位職責,本就應當以公務預算支應,不屬健保署的業務,當然也非健保給付範圍,卻成為全民健保的給付範圍,實有必要檢討改進。

從保險精神來看,健保在於避免因傷病造成民眾經濟上的風險,因此全民健保應回歸到「保大病,不保小病」的正軌,不但可大幅減少不必要的醫療資源浪費,省下可觀的健保給付支出,費率也許可以維持長久不必調整;且也可讓過勞、血汗的醫護人員,在市場機制下提供治療小病的服務,獲得合理的報酬。衛福部如果拿不出此種改革勇氣,恐怕每兩三年就要為了大調保費一次而掙扎不已,經濟、社會都要受到衝擊。

在開源方面,衛福部應該將所有合理的建議方案納入考量。以萊豬進口為例,極可能帶來食安的高度風險,傷害國人的健康以及衍生醫療成本,最終仍須由全民健保承擔,因此許多健保會委員建議開徵「食安健康捐」,以挹注健保安全準備;未料衛福部長陳時中竟然以「走路不小心撞到、打架為例,是不是所有類似的高風險也應該要多繳一點健康捐?」直接拒絕,明顯的引喻失義。菸害防制法針對菸品課徵健康福利捐,就是因為抽菸易引起心肺相關疾病風險,基於代位求償的道理,在民眾抽菸時徵收,用來挹注健保,豈可輕率拒絕可行的建議。

健保的投資收益率一直都低於百分之零點六,顯然有改善的空間;何況健保法規定政府每年度負擔本保險之總經費,不得少於每年度保險經費扣除法定收入後金額之百分之三十六,但近年政府都撥補不足,應先落實。

其他開源建議,包括擴大費基,以家戶總所得為基礎的保費制度等方案,已經討論多時,衛福部應當設法突破困難,早日付諸執行,民眾才會支持調漲保費的方案。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10.24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