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與政治民主

言論自由與政治民主

中天電視台的換照,由於政府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大動作而掀起巨波,引起各方關切;政府似乎鐵了心要將這家「不聽話」的媒體撤照。不止傳播學者、立法委員同聲譴責,前總統陳水扁和馬英九也分別發文呼籲要尊重新聞自由,不要讓台灣的民主發展倒退回戒嚴時期。中天換照事件的確是台灣民主的一次重大考驗。

這件事之所以受到關注,是因為政府對於媒體的掌控比過去更全面。不單是全面攏絡親綠媒體,還介入媒體的經營,讓親綠人士接手媒體。當前的電視媒體除了TVBS和中天、中視之外,立場幾乎都偏向執政黨。不只如此,執政黨還經常透過網軍帶風向或打擊異己,顯著的例子就是卡神楊蕙如透過網軍汙衊、侮辱駐大阪代表蘇啟誠的事件,也間接造成蘇代表的自殺以明志。但是一四五○網軍並未因此而收斂,在最近的美牛美豬進口事件,更是扮演推手角色。

中天電視台所以遭到當局的打壓,肇因於二○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當時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掀起了一股韓流,中天力挺韓國瑜,也因為蔡政府的許多措施備受批評,諸如黨產會的清算救國團和婦聯會、促轉會的東廠事件,中天只是站在監督政府的立場批評,卻不斷遭到NCC的裁罰,這些小錯透過新聞自律就可以解決,而NCC胡亂揮砍,其他媒體即使犯了相同的錯誤,NCC卻未給予同等的裁罰。

二○二○年總統大選期間,由於中天電視台播報的內容較多取向反對黨候選人,當時中天電視台即被批評不符比例原則,還被抹為紅色媒體,執政黨並發動群眾舉辦「反紅媒」遊行予以打擊。其他媒體報導綠營的偏向,又符合比例原則嗎?選後的五月間,總統府流出的一份會議紀錄,其中提到NCC人事異動的名單,文中提及,三位新任委員中,有二人立場偏綠,「可以配合處理中天」。事後的委員改組也的確有「反旺中」的傳播學者擔任委員,目的很清楚就是要處理中天。

從這個過程看來,執政黨是以意識形態作為換照的標準,而且透過NCC的人事異動預先安排,而NCC雖然號稱是獨立的機關,實際上卻完全由執政黨一手操控,NCC的委員也幾乎是聽命辦事。否則就不會有史無前例安排聽證會又詳列八大議題要中天回答的事例。

民進黨在野時提出爭取百分之百的新聞自由,並以此為號召獲得民眾的支持,因為思想自由的理由,廢除了刑法一百條所謂的「預備犯」,就是在表彰人民的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當時民進黨還大聲疾呼「黨政軍退出媒體」,等到國民黨完全釋出手中的媒體之後,民進黨卻一隻黑手伸進媒體,全面掌控媒體。

針對中天換照事件,陳水扁說,政府可以更迭,但新聞自由是民主價值,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馬英九說,撤照在民主國家是極為嚴重的事,難道民進黨對言論自由的箝制要超越戒嚴時代,超越香港?兩位前總統的呼聲,說明了新聞自由的可貴,不僅是台灣民主的成果,也是台灣民主的象徵。如果蔡總統所領導的政府不在乎民意,關了中天電視台,無異關了台灣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更埋葬了台灣的民主成果。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10.22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