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進民退 奢談民主

官進民退 奢談民主

 

人民團體農田水利會十月一日改制成官衙農田水利署後不久,農委會宣布桃竹苗二期稻停灌。因北部稻禾已近結穗期,秋收在即,停灌陷農民前期投入於枉然;決策前又未經官民協商轉作、休耕、輪灌,百年供灌制度驟然唯官意是從,致物議紛紜。

近年來民進黨政府處理公共事務,類此官意進、民意退手段,具體反映在立法收民權、併民產等作為上。

例如未溯源舊慣即訂農田水利法,變自治人團為官僚機構,並不經補償併人團房地產、現金入官府。復制定財團法人法,能解散教育類民有學租財團,將數以億計的房地、股票、現金轉入官控公庫。又以轉型正義之名,針對特定政黨訂定不當黨產條例,凍結人團資產、收緊政黨生存資源;且未經正義思辨,僅以政治莫須有理由,就摧殘近代史上曾發揮濟弱扶傾,救助災胞的正義團體。

水利會運作模式可追溯至前清,帝制時代地方士紳、拓墾大戶會捐資開闢水圳,調解用水糾紛,農民領袖與官府合作,布建能滿足農務的灌溉系統、操作辦法與派工制度,基本精神是農民合議自治。日據時代將清朝舊慣穿上法制外衣,冠名水利組合,具農業法人身分,仍屬農民自治,受政府監督。

日本官吏知道水圳用地、維修費出自農民注資,民產不可奪。抗戰勝利後,國府治台,延續水利會人民團體、農業法人地位,會員互選代表、會長,受政府監督,業務自理,財產、會費、政府補助款均屬法人,非官有。

學租財團的源頭亦可溯源至明、清教育制度,帝制時代華夏兩岸有官辦儒學、民辦書院舊慣,士紳、地主、寺廟視興學為行善,捐田建屋授課,獎助學子進京科考;政府也會撥浮田給書院,放租所得充學務支出與人事費。日據時代,將此民間合議制運行的書院,法制化為學租財團法人,配合政府推廣國語(日語)教育。

日本民政長官後藤新平曾派小組調查台灣民情舊慣,知道書院田園租是民產,亦未收為官有。國府遷台接管學租房舍、田土、現金,也未收為官有,仍延續民有民辦官督原則,放手民間推廣教育活動,如頒發獎學金、辦作文比賽、書畫展、推廣讀經等。

民進黨政府訂的財團法人法,視日據時代官民留產捐助成立的財團法人,可推定為今政府成立的官有財團法人,為官收民產鋪路。以新竹學租財團為例,二十餘億元股票、現金、樓宇、土地收官後,官方和民進黨議員還自詡是把國民黨少數人把持的公產還之於公;實情卻是日本總督府、國民黨政府皆重法制守舊慣,不奪民產,今之民進黨政府卻下手了。

老牌民主國家如英國,改革國營事業為民營,是看準民營的積極性與效能。台灣卻官進民退,反其道而行,此次秋旱停灌事件,已見顢頇。用轉型正義凍結婦聯會、中華救助總會(大陸災胞救濟總會)等人團資產,更招訾議。思辨正義須從事件發生的時空、群己關係中尋找相對正義;婦聯會勞軍、建眷村安定軍心、慰傷恤孤,是戰爭年代的正義天使。救總助逃港難胞入台,助掩護部隊撤退的落單軍人入台,如此義行豈是不義。

民主法治的前提首要法制合宜,若朋黨不理舊慣,不思辨正義,就包辦立法;後續法治,形同枉法治民,奢談民主了。

 

【轉載自人間福報】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