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美已組建對抗中共威脅的聯盟,台灣問題是與中共的“衝突點”

蓬佩奧:美已組建對抗中共威脅的聯盟,台灣問題是與中共的“衝突點”

莉雅***華盛頓—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星期五(10月9日)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示,特朗普政府已組建了由美、印、日、澳四個民主國家組成的對抗中共威脅的聯盟。他希望這個模式能夠機構化。在美中兩國是否會因台灣而爆發戰爭的問題上,蓬佩奧說,台灣問題是美國與中共的一個“衝突點”,但美國希望和平,不想因此而與中國爆發衝突。這位國務卿還敦促梵蒂岡為在中國所有受到宗教壓制的人挺身而出,包括穆斯林。?

蓬佩奧:美國組建了頂回中共威脅的聯盟

因特朗普總統感染新冠病毒而縮短了亞洲訪問行程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星期五在接受休·休伊特節目(the Hugh Hewitt Show)的採訪時重點談到了中國,包括由四個民主國家組成的四方會談是否是針對中國的“小北約”、台灣問題以及梵蒂岡與中國續簽任命主教的協議。

蓬佩奧星期二在東京與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外長舉行了四方會談。他星期五在回答有關這個四方會談是否是事實上針對中國的“小北約”的問題時說,特朗普政府已經開始在整個亞洲建立一系列的關係,使得他們能夠挑戰中國共產黨,而美、日、澳、印四大民主國家之間的關係是實現這一目標的工具之一。

他對主持人休·休伊特說:“這些外長都明白這個共同的威脅以及我們共同努力的機會,休,不僅只是在外交上,而是在經濟領域進行合作,頂回中國共產黨的掠奪行為。”

蓬佩奧提到了印度對中國採取的行動,包括政府停止從中國購買任何產品以及禁止使用中國的應用程序。他說,“那是非同尋常的。”

蓬佩奧同天在接受廣播節目主持人拉里·奧康奈爾(Larry O’Connor)的採訪時也表示,這幾個國家“絕對需要美國成為這場鬥爭的盟友和夥伴”。

他說:“在特朗普總統領導下的美國現在已經建立了一個聯盟,該聯盟將頂回這個威脅,並維持良好的秩序、法治以及疾病的公民尊嚴,而這取決於由民主國家而不是威權政權來控制這個世界。”

他在休伊特的節目上還表示,希望美國國務院能夠將四方會談的模式“機構化”。

他說:“這個四方會談的模式,這四個強大的經濟體、大國和民主國家共同努力頂回中國共產黨的能力是一個我希望我們國務院能夠以在今後幾十年為美國人民提供強有力保護的方式將它機構化的東西。”

蓬佩奧:台灣是美中之間的“衝突點”

在台灣問題上,主持人休伊特說,英國《金融時報》這個星期討論了美中兩國是否會因台灣而走向戰爭的問題。該報的記者提到,一些美國國會議員、軍事專家和一些對北京的鷹派人士呼籲華盛頓對台灣的防務做出更明確的承諾。他問蓬佩奧對此有何評論。

蓬佩奧回答說,特朗普政府一直在不懈努力,以確保美國與北京之間就台灣問題達成的諒解能夠得到落實,包括履行《與台灣關係法》以及已經存在了相當一段時間的一系列諒解。

他說:“我們確保履行這些承諾,無論是與這些協議相一致的向台灣出售武器,還是我們的軍隊願意確保台灣及其周邊的航行自由。這些是美國應該承擔和正在承擔的義務。”

在美中關係不斷惡化之際,華盛頓大幅度提升與台灣的關係引起了北京的強烈不滿。北京通過舉行軍事演習以及派遣軍機飛越台海中線等舉動引發了台海關係的緊張以及美中兩國因台灣而爆發戰爭的擔憂。

蓬佩奧國務卿在採訪中承認,台灣問題是一個“衝突點”。

“我們認識到,這是與中國共產黨的一個衝突點。我們不想這樣。我們想要和平。但我們將確保履行我們對台灣的所有義務,”他說。

呼籲梵蒂岡為中國所有受到宗教迫害的人挺身而出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到訪梵蒂岡與梵蒂岡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樞機主教會面。(2020年10月1日)

在節目上,蓬佩奧除了再次譴責中共隱瞞新冠疫情導致疫情擴散到全球並在香港問題上違背自己的國際承諾以外,也呼籲羅馬天主教教廷的領導人像以往那樣發揮“道德見證”的力量,為受到宗教迫害的人挺身而出。

他說:“聖座有能力施加巨大影響。他們的道德見證非常重要,我們需要他們在世界舞台上談論當今中國內部正在發生的可怕活動:巨大的宗教壓迫,聖經的中國化,拆除宗教建築- –不只是基督教的建築,天主教建築,而是各個宗教—對穆斯林的壓迫是令人恐怖的—今天在新疆發生的事情是自1930年代以來我們看到的最糟糕的情況。我已經呼籲天主教會和梵蒂岡天主教領袖為這些人挺身而出。”

這位美國國務卿說,天主教會在歷史上這樣做過。他提到了教宗保羅二世為受到蘇聯壓迫的歐洲人民爭取自由方面所發揮的作用。他說,人民今天需要同樣的道德見證。

蓬佩奧10月1日訪問了梵蒂岡,與梵蒂岡的高級官員舉行了會談,並討論了中國的宗教自由問題。不過,教宗方濟各以“不會在美國大選前接待任何政治人物”為由拒絕與他會面。蓬佩奧最近在訪歐前發表文章,公開呼籲羅馬教廷不要與北京續簽一個為期兩年的主教任命協議。

在美國駐梵蒂岡大使館9月30日在羅馬主辦的一次研討會上,蓬佩奧說,在中國,宗教自由正在遭到攻擊,其猛烈程度超過世界上任何地方。

他當時說:“那是因為,與所有共產黨政權一樣,中國共產黨以終極道德權威自居。一個越來越具有壓制性、因自身缺乏民主合法性而感到恐懼的中共,以可怕的規模,日夜不息地試圖掐滅自由的燈火,特別是宗教自由。”

 

【轉載自美國之音】2020年10月10日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