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五中臨近王岐山舊部落馬習王瀕於分裂?

中共五中臨近王岐山舊部落馬習王瀕於分裂?

 

【↑圖上為習近平與王岐山在參加中國13屆人大會議】

安德烈
星期五傳出一個醒目的消息,“十一”長假期間,中共五中全會前夕,北京當局突然宣布,中共中央巡視組原副部級巡視員董宏被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

中共中央巡視組原副部級巡視員落馬,消息驚人,一則習近平反腐已經反了八年,這麼核心的專管反貪的崗位,專拽人落馬的人物自己也落馬了,讓人感覺這個體制劣淘汰劣到何種程度!果真“無官不貪麼”?二則這位中央巡視員身份不凡,曾經是現任國家副主席,以前的中紀委書記,與習近平聯手反貪的王岐山的高級副手。

不少分析指出,在黨內普遍腐化的情形下,習王當初聯手選擇性反貪的本質本來就是清掃異己,那麼,這次也不例外,只不過反到了王岐山舊部。兩個星期前,與王岐山關係密切任志強被當局判刑十八年,曾有王岐山為何不能伸出援手的疑問,到底是王岐山無能為力,還是但求自保,多人指恐怕是中共黨內鬥爭嚴重惡化。

董宏長期擔任薄熙來父親、中共元老薄一波的秘書,後來長期跟隨王岐山,被外界視為王岐山的得力親信、大管家。2000年3月之後,在王岐山擔任廣東省副省長、國務院體改辦主任、海南省委書記、北京市長期間,董宏都是一路跟隨,先後擔任廣東省政府副秘書長、國務院經改辦產業體制司司長、海南省委副秘書長、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等職務。

習近平2012年成為中共總書記後,王岐山隨即擔任中共中紀委書記,習王聯手反貪,中紀委派出巡視組進入各部委、各省市查貪,巡視組所到之處,被視為欽差降臨,風聲鶴唳,許多高官“上午開會,下午落馬”,在眾官眾目睽睽之下被中紀委帶入深山“雙規”,其手段之毒辣比明代東廠有過之而無不及。

2015年起,董宏先後出任中央第二巡視組副組長、中央第十二巡視組組長。2017年後,王岐山則破例在退出中共政治局常委、不再擔任權力極大的中紀委書記之後,擔任國家副主席。關於王能破例留任,一直有兩種看法,一是認為習仍然需要他,他是習的心腹,因此他這個國家副主席同李源潮不一樣,可視為“第八常委”。支持這一觀點的舉出習近平2018年年初突襲式“修憲”,廢除國家主席制,就有很濃厚的王岐山的手筆;另外的則認為王“功高蓋主”,尤其王身邊有一群影響力不小、且認為“習不如王”的自由派人士,令習開始忌諱,與其“放虎歸山”,不如給他一個副主席這樣可閒可不閒的職務,留在身邊可控。

有分析指,任志強被重判,習近平之所以對任下重手,旨在向對習近平越來越獨裁極為不滿的紅二代發出警告,因此,對與紅二代家族關係良好的王岐山舊部董宏下手,也可能具有同樣的性質。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分析,不排除董宏下馬與王岐山本人有關係,因為在中共不透明體制下,做出這一舉動很容易讓人認為,因為王岐山在黨內有能力挑戰習近平,威脅習近平獨裁,習擔心自己地位受到挑戰,所以把王的羽翼逐一拔除。

3月18日,因批評習近平利用疫情強化獨裁,不過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的任志強“被失?”後,就有知情人士對本台表示,王岐山“可能已經出局了”,“任跟王岐山可以直通電話的”,“任志強出面與習公開叫板,意味著局勢不可挽回”。分析人士表示,王岐山一直被視為中共高層比較開明、且能力出眾的人士,另外,他周圍自由派人物甚多,他們私下議論“習不如王”也是公開的秘密。

習王反腐,是兩人關係的“高光時期”,但自2018年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不久後陷入中美貿易戰,王岐山與習近平關係的演變同北京政權愈來愈陷入困境有關,王的“救火隊長”的聲望與習在“親自指揮”的貿易戰中的連連失誤適成對比,2019年末,中國陷入新冠疫情,一些被視為與王岐山關係密切的媒體對武漢疫情發生過程當局不斷隱瞞真相的披露,產生了很大社會影響,可能在某種程度上愈加強化了習王的疏離。

外界並不清楚那篇被視為任志強撰寫的批評習近平的文章在多大程度上代表王岐山以及中共黨內其他批評者的意見,但毫無疑問,自從把“妄議中央”作為罪名後,任何批評,即便是私底下的批評也不會被習近平容忍。

王岐山繼續出現在需要出現的場合,最新的是出席國慶酒會,這能說明什麼嗎?習王似已貌合神離,王能逃脫“上午開會下午落馬”的命運嗎?劉銳紹認為,中共天性好鬥,“兔死狗烹”,並不出奇。

現在王岐山除了見見外賓,說些客套話,像許多高官那樣不斷公開重複“兩個擁護”的機會似乎都很少。

 

【轉載自法國廣播電台】03/10/2020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