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政治的虛美

                    網紅政治的虛美

八月初新北市金山區公所一名年輕男性職員,下班後回家洗澡休息,在浴室突然昏倒,送醫仍回天乏術。他在區公所擔任新媒體組長,工作內容是經營臉書社群,兼新聞連絡人,記錄首長行程,剪片、製作圖卡、生產貼文等;工時長,手機不離身,是所謂責任制的工薪族,下了班仍難無事一身輕。

他猝死後,媒體聚焦報導小編網工待遇低(月薪不足三萬元)、工時長(二十四小時和手機攬牢牢)、約聘雇職缺(沒有公務員保障)、卻要出牛馬力(是網紅政治的化妝師),很辛酸。報導形容每張政績圖卡、長官笑臉照的背後,紅的是長官政治聲量,流的卻是小編絞盡腦汁、廢寢忘食的血淚。

新北市政府已成立審查小組,將評定當事人是否因公殉職。還有三名監察委員申請自動調查,要滌清這名基層機關的約聘雇職員,是否因長期過勞而殞命。死者父親則呼籲政府,別為了宣傳政績,壓榨基層員工進行網紅競賽,希望不要再發生類似不幸的事。

小編組長父親說出了猝死案的嚴肅議題,公部門孜孜於網路文宣,視政治網紅行銷政績與商業網紅賣產品為同質業務。黨政公部門照搬商業網紅與商業數位行銷的評量指標,移做處理公共事務的評量指標;卻無視於商業網紅像演員扮戲,可秀姿色、亮肌肉吸睛,助銷產品與服務。理政則須存誠務實處理民瘼,讓民怨得平,是煩難細緻的工作。

網路科技已降低訊息交流門檻,各級政府機關多自建網站宣傳政令,自吹自擂虛美政績。公部門首長利用網路社交媒體單向傳播意見,迴避專業記者提問;遇爭議事件,則藉網媒為己申辯、粉飾太平。更甚者黨政機構各募網工,組建偽輿論隊伍,眾口爍金掩蓋真相。掌握公權力的當責者運用網工護體,為朋黨開脫,反擊監督,弱化制衡,種種放肆正在劣變民主政治運行機制。

前數位化時代,許多縣市長會安排親民時間,定期定時會見民眾,親聆民生疾苦,直面解答,或交代所屬處理疑難雜症。數位化後,政府機關開設民意信箱,看似廣納各方意見,立即回應;實則虛應故事。人民要求改善路況減少事故,回答是將派員巡邏取締,請提議人採證檢舉違規。官民隔著網路,無視無聲無感,一方切身之痛,換來的是官場套語虛文。

數位化浪潮顛覆地方政、媒生態前,議會是民意重鎮,議員反映民隱,平面與電子媒體會多面向採訪報導;議會審查預算,傳統媒體是公共論壇,公開論辯,監督制衡俱在。數位化後,跨國網路巨擘掠奪七成廣告量,幾乎瓦解傳統媒體的商業模式;平面媒體減員縮版,議會論政形同消音,議員反映三倍券有假,警方竟奉命移送司法偵辦。納稅人失去專業的公共事務守望者,數百億元預算,僅極少數人密室協商就定案,民主遂流於放任。

近期《商業周刊》報導超商雙雄數位戰,介紹排名第二的連鎖超商,藉數位行銷轉動產業飛輪,在股市彎道超車。超商數位行銷能成功始於賣咖啡可數位寄杯,價廉、方便,單點突破後,其他商品跟進此通路。但眼下網紅政治,行銷的是虛美,談政績,灌水又偽善;論事理,反智且阿諛;論官品,以挑釁分化為能事。納稅人需要真美政治,那就不是僅靠網紅化妝即能完成的任務了。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09.10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