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推動養老信託

 

                                                  加速推動養老信託

內政部統計,全台三十歲以上的未婚人數已超過六百萬。除了未婚單身之外,如果加上「離婚單身」、「喪偶單身」、「獨居單身」……等各種型態,人口數應該逼近一千萬。在醫療進步、平均壽命增長的趨勢下,愈來愈多的人或早或晚都將步入老後自己一個人的狀態。即使有子女,也未必可以依靠,養兒防老的觀念日益淡薄、社會型態的轉變,民眾在面臨失智、失能風險之前,對自己的老年生活安排必須及早規畫安排。

五年前,金融機構的安養信託業務應運而生。據中華民國信託公會統計,截至去年底止,整體安養信託(包含高齡者及身心障礙者的財產信託)餘額達二百六十億元台幣,受益人數將近三萬人。相對於台灣社會的老年人口數目及財產規模來看,安養信託業務還有非常大的成長空間,亟待努力推動。

受限於法規、稅制、經營型式等限制,目前安養信託都是由金融機構辦理,致使安養信託業務一直局限在財產信託層面。但是,老年生活照顧還涉及醫療、照護、喪葬後事處理、遺囑執行等需求,現行單純只是將財產交付安養信託,無法完全達到保障老年生活所需。

金管會雖已提出「信託2.0」計畫,希望跳脫只有單向金錢信託的業務,推動跨產業的信託,透過異業合作提供多元服務;但這項計畫的推動力道仍嫌不足,金融機構兼營的信託業務也有先天不良的問題,因此進度緩慢。

民間團體諸如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無子西瓜社會福利基金會等,早已陸續自行推出擔任安養信託監察人制度;中華民國信託公會、新世代金融基金會等最近也紛紛提倡「安養信託新主張」,顯見社會對全方位安養信託業務的需求十分殷切,現行型式早已不敷所需。如果能整合社福團體、老人住宅運營、醫療單位、安養照護等專業機構,推出全方位服務,相信更能造福老人。

國內的安養信託多由銀行兼營,銀行業者的思惟多著重在財產安全考慮,但產品設計單向僵化,服務不夠友善,且未必真正了解信託客戶;能積極監督信託服務品質的監察人力也不足,因此與社會真正的需求仍有很大的落差。

目前法規限制,專營信託的公司資本額至少必須二十億元;而且股權至少要有一半左右是傳統金控所有;同一人或同一關係人的持股也不能超過百分之二十五。種種條件要求嚴格,導致專營信託公司的門檻過高,成立不易,也因此信託業務與服務的內容很難擴大。

在產品設計方面,因為創意有限和跨業的專業整合問題,一般至少要以五、六百萬元到數千萬元才比較適合。另外,稅制上也缺乏誘因、信託投資效益偏低等等,都是安養信託有待突破的障礙。

台灣社會「一個人的老後」已逐漸成為常態,民眾面對老後生活不能光憑勇氣,而是需要全方位的規畫安排。國內安養信託的法規、產品設計、稅制等必須盡快配合修正,讓安養信託業務升級,協助國人能真正「安心終老」。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08.14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