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體制的崩毀

民主體制的崩毀

民主體制的糾錯機能主要依賴權力制衡,但從藍綠皆受賄,大黨小黨齊墮落,顯現制衡機制必有人性上的缺陷,禁受不住權錢交易的誘惑。這不僅是我們眼前的問題,或謂西方特別是美國的核心價值觀,由「新自由主義主導下的市場經濟與自由民主」,從本世紀初便遭遇嚴重的質疑,本質上就是包裝誘人的金權政治,且於今尤烈,我們該怎麼看待。

我們自豪的民主體制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甫經大選洗禮,即見集體墮落,弊案接連而至;同時看到,西方學界所以提出質疑者就在,若僅依賴現行的三權分立以及媒體制衡,勢必任令權錢交易假民主自由之名肆行剝削,民主體制勢將崩解;美國為挽救疫情,量化寬鬆的結果竟是富者更富,貧者更貧,財富更見集中百分之一的富豪,網路巨獸則急速膨脹,幾近無從制約。簡直就是行賄受賄的高級進化版。

我們的民代受賄,以及行賄者的意圖很清楚,就是通過金錢交易的對價關係,打通立法和行政權。受賄金額固遠遠不如金融帝國的超級巨富,但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明裡暗裡進行權錢交易,進一步打通政商管道;中產階級非但日見萎縮,賴此支撐的公民社會的各種平台也勢將淪為既得利益者的舞台;一般庶民更可預見將進一步跌入社會底層,幾不可能憑藉個人努力創造社會流動,屆時會出現什麼樣的圖像不難想像。

若民主體制的道德觀和主流價值更有利於權錢交易,糾錯機制就算通過司法將行賄受賄者繩之以法於一時,權錢交易依然可以繞道而行,新興政黨的黨主席受賄就是最現實的說明和例證。若官司一拖經年,幾度更審重刑輕判,居然無罪者更是不乏前例。

進一步追問涉案立委為什麼敢於受賄,不就恰恰說明,行政權腐化,繼之立法權腐化,形成共犯結構網絡。制衡機制若無灰色地帶,行賄者又何必「行賄」立委,若「行賄」成為「借貸」,「關說」成為「為民服務」,行賄者自樂於「捐輸」,甚至可以美其名為「政治獻金」,民主政治頓時可以演化為金權政治,再進化就成了黑金政治,黑金人物得以居廟堂之高,儼然不可一世者,不就是拜選票堆砌,合法選出來的嗎?

更令人驚覺的就在制衡之外的第四權媒體,竟成為置入性行銷的樂土,更有帶風向的網路粉紅分潤執政者的大外宣。過去高喊黨政軍退出媒體退出校園,而今從學運發跡的「政二軍」轉身即成標案當紅評委,協助獲取政府標案。目前遭揭露的還集中在行銷文宣的檔次上,焉知沒有更大的黑洞。

立委涉案者都有辯解,這不足為異;但令人驚駭者還有派系鬥爭之說,難道這些早在監控下的弊案,原本還停留在媒體形容的「養套殺」的前置階段,時機到了才痛下殺手。遠東集團於大選前砸下重金捐輸,就沒有涉案人,這不就很清楚,派系分野,利益區隔早就定形。

以清廉號召的執政黨何以執意修憲,卻無意於陽光法案的進化版,而是廢除考監兩院,將編制外公務人員滿三年可以轉入正職,明眼人一望即知,其負面影響更在民粹更易,腐化更易。這就不能不三思,修憲的潛藏意圖何在,民主的糾錯機制不是更迫切嗎,亟待補強。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08.13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