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風暴 吳益政:各大學別再自己騙自己

李眉蓁論文涉抄襲案 私校工會:高教商品化縮影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參選人李眉蓁涉論文抄襲,全國私校工會今天表示,「碩士在職專班」已是高教商品化縮影,讓政商人士取得學歷,取得試圖或升遷的助益,又讓大學催生重量級校友。但若教育部、大學未嚴格把關,造成論文亂象,賠上的是我國高教聲譽及人民納稅錢。

【詳細新聞請點閱聯合新聞網網址】

 

李眉蓁論文審定會明啟動 中山:最快2個月會有結果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參選人李眉蓁宣布放棄碩士學位的作法受到質疑,中山大學教務處今天指出,「學術倫理審定委員會」最快明天啟動,如果速度快可能2個月會有結果。

至於中山大學校長鄭英耀說將對老師疏忽進行教評會檢討一事,教務組人員指出,將視委員會結果而定;也就是李眉蓁的指導教授林德昌是否受到課責,仍要視委員會結果再議。

【詳細新聞請點閱聯合新聞網網址】

 

論文風暴 吳益政:各大學別再自己騙自己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人李眉蓁的論文抄襲風暴成為選戰話題,民眾黨候選人吳益政認為,此事凸顯出台灣高教存在的沉痾問題,不應該硬性要求在職專班學生寫論文,在職學生需要的是學理上方法的訓練,不是學術上的訓練,各大學別再自己騙自己,「難道是要創造另一個產業嗎?」

【詳細新聞請點閱聯合新聞網網址】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扮演學店的在職專班該整頓了

在國外屬在職進修的良好制度,移植到台灣卻變成政客購買學歷的管道,教育單位則扮演學店,販賣學歷,該翻修制度。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參選人李眉蓁被爆料涉及抄襲事件。原本只是說中山大學碩士在職專班進修的論文抄襲四頁,李眉蓁以沒有引注資料來源的疏漏搪塞。昨日被周刊爆料,其碩士論文竟然抄襲台北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碩士論文,頁數高達一百多頁,已經涉及違反著作權的刑事責任。如果沒有參加高雄市長補選,也許李眉蓁抄襲事件不會有人發現,可以用碩士光環在高雄市問政,甚至問鼎立法委員。如今因為參加市長補選而被揭發,除了須負個人責任之外,造成這種現象制度性因素,也應徹底改革。

放眼政壇,有些民意代表,上從立法委員,下到地方議會議員或代表,原本只是國高中學歷者,在踏入政壇後,大致上都可以因為地緣關係或是政商關係,混到一個在職專班的碩士學位。雖然在職專班本來就是給予那些在職場工作,錯失過去讀書機會者的進修機會,而且參與在職班者如具備豐富實務經驗,重回學校念書,也可以讓理論與實務互相激盪。許多國家有類似制度,甚至提升至高階商學碩士的進修。例如,原本只有國中學歷的冠軍麵包師吳寶春,原本要申請台灣的高階商學碩士課程,但因限於國中學歷而無法申請。反而新加坡彈性學制收了他,並順利拿到學位。

幾年前,教育部政策改變廣設大學之後,博碩士班及在職專班非常普及,畢竟大學學位普及之後,會往更高學位努力,以提升自己的競爭力。這使得在職專班盛行,不僅管理學院普設在職碩士,連社會學院、藝術學院等系所,基於廣拓生源及增加收入的考量,廣設在職學程。在少子化之後,因大學招生不足,以及因不景氣,碩士與學士待遇差別不大,使普通大學生不願意繼續升學。造成許多大學招不到一般研究生情況下,只好增加在職班的招生人數。

因為碩士專班的背景因素,許多在職專班的教授抱著交朋友的心態從事教育工作,不僅課堂要求較寬鬆,遲到早退現象普遍,連攸關學位獲得的碩士論文,也都輕輕放過。至於在職專班學生是否由自己獨力完成論文,是否違反學術倫理,是否符合系所應具核心能力,因為大學自主,教育部沒有把關而日益浮濫。日前企業管理研究所出現研究算命的論文也就不足為奇。如果在職專班論文只是這些在職者彌補心理作用的裝飾品,論文品質可受公評,各校及系所可能有不同做法。但是如果在職專班學生畢業後,卻可以此碩士學位獲得教職或是職位晉升,論文品質低劣甚至抄襲,等於是一種作弊的行為。

碩士論文抄襲的個別案例也許由各大學負責調查,教育部基於大學自主,不會干涉。但如果這些現象已經是普遍性,連國立大學都已淪陷,教育部應該針對制度與政策疏漏,重新思考因應之道。例如,建立一個檢舉在職專班論文平台,對那些具名檢舉的訊息,區分階段審查,審查費由則由被檢舉學校支應。如果查證抄襲屬實,就教育部立場應撤銷學生學籍,減少對該大學及系所的補助。至於著作權的民刑法問題,則由當時人自行解決。更重要的是,對於在職專班學術不嚴謹的風氣,應該透過各種方式加以導正。對於那些執行成效不彰者,教育部應嚴厲的給以減班停班的處分。不應該讓學生一進入學門就認為在職專班就是混學歷的管道,導致整體學界烏煙瘴氣,學術倫理蕩然無存。

【轉載自台灣時報】2020-07-23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