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父母更窮的「下流世代」

比父母更窮的「下流世代」

國家發展委員會發表的調查報告顯示,台灣年齡在二十至二十四歲組的年輕族群,實質經常性薪資二○一七年僅有一九九九年的百分之九十一。雖然這一族群的教育程度較高,生產力亦增高,但其所得卻反而更低。這種現象就是近年全球各國普遍存在且熱烈議論的「這一代,注定比父母更貧窮的下流世代」問題。

比上一代貧窮,不單是台灣年輕族群的不幸,同時也是任何開發程度國家的普遍遭遇。今年上半年由國外引進幾本討論這個問題的著作;其中最暢銷且引起共鳴的有英國經濟學家馬克.湯姆斯著的《下流世代:我們注定比父母更貧窮》,指出生年齡在二十到三十歲世代,將是「歷史上第一個比父母更貧窮的世代」,幾十年後的世界,除了極少數真正的「上流世代」之外,都是貧窮人,一生都在貧困中掙扎求生。

另一本讓許多讀者熱議,且用以比對本國社會而憂心忡忡的是日本作家菊玲著作《上級國民/下級國民》,這本書是從社會上普遍存在的所謂「繭居族」、「飛特族」、「隨機殺人」等現象,分析這些問題之所以形成並漸趨惡化的原因:透過政府的急功近利的政策、違背正義的分配制度、實際上反累進的稅制、幾乎在財富上世襲的精英教育體系、人事晉用制度,在在使階級固定,無法撼動。一個人若非「官二代」、「富二代」,無論如何奮發努力,一輩子只能當「下級國民」。

馬克.湯姆斯在他書中指出的,與近幾年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學家提出的看法不謀而合。如美國柏克萊加州大學經濟學教授加柏列.祖克曼、伊曼紐爾.賽斯,都主張「造成貧者愈貧、富者愈富、不公不義社會的不是經濟,而是政治」,與法國新秀學者湯姆.皮凱提,在其名著《新資本論》指出的說法是一致的。

近些年除了今年上半年因新冠病毒疫情的影響,多數國家的經濟都是正成長,可是在生產總額繼續增高的情形下,中產階級的所得反而減少,尤其是薪資階級的實質所得卻愈來愈少,不得不過困苦的窮日子。年輕人不敢結婚、不敢生子,不僅無法奉養父母,反而成為啃老族,在無緣社會中奮鬥一生,最後是孤獨死去。

馬克.湯姆斯分析美國的經濟報告,十年之間國內生產毛額提高百分之一百四十七,而薪資中位數卻不變。考其原因是由於公司收益和高級領導者收割了大部分成果;僅有小部分發放為員工薪資。單是執行長的薪資近三十年間便提高了三十倍。

勞動部曾委託研究《低薪資對我國勞動市場的影響與政府因應策略》,報告指出全球化、產業結構失衡、高等教育普及與品質低劣、外籍勞工、勞資關係弱化等問題;並建議企業盈餘多分配給員工、加薪減稅、改革高等教育政策等。其實當前世界經濟正由「高度勞工密集」轉向「資本與知識密集」,政府的法律制度,甚至於社會觀念、人民意願,每一方面都要改弦更張,否則難免財富向資本家及少數高知識分子,泰半是所謂富二代、官二代流動。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07.20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