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城市引入家暴史查詢機制受到歡迎,但引發隱私權的討論

中國一城市引入家暴史查詢機制受到歡迎,但引發隱私權的討論

中國浙江省義烏市將於7月1日起引入婚前查詢伴侶家暴史的製度。該機制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得到好評,多位婦女權益保護人士也給予肯定。然而,制度的有效性和局限性以及可能對個人隱私的侵犯也引擔憂。

據官方新華社報導,婚戀對像只需要提供正式身份證、結婚伴侶的身份證資料,即可查詢。每人一年最多可查詢兩次。該查詢不僅記錄有家庭成員之間,還有伴侶同居期間發生的家暴行為。

“好評如潮”

該制度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得到了好評。一位微博網友說,“真害怕談戀愛之前溫柔似水,得到後就欺負人。”

很多人在新浪微博上呼籲在全國推廣該制度。其中一位表示,“小時候我爸對我媽動手的幾次真是我的童年陰影,砸盤子摔手機,我當時才幾歲只能和我弟一起哭,後來我爸脾氣改了,但是這段回憶我一直忘不掉。家暴真的就該從一開始就有更直接有效的約束,讓人們心理有所敬畏,有所收斂。義烏婦聯有行動力,建議全國推廣。”

還有人說,新制度對毆打和虐待身體的施暴者有震懾作用,避免性暴力,但還應該涵蓋虐待兒童的歷史查詢。

中國非政府組織北京為平婦女權益機構共同發起人馮媛對此表示支持。她對BBC中文說,“大方向是好的,讓可能受到特定影響的人有知情權,這很重要。但在製度設計和執行方面有多周到、嚴厲,以及有多符合法律精神,這是關鍵。”馮媛是中國知名女權主義研究者,多年致力於反對家庭暴力。

據報導,義烏的家庭暴力登記納入了三種情況。包括2017年起至今因實施家庭暴力被判刑罰、被法院裁定受人身安全保護令限制,以及因家暴被公安機關處以行政處罰的人。

然而對於家暴,在中國仍然存在很多誤區。許多人認為,家暴是家醜,不可外揚; 還有人認為,女性對家暴也有責任,是因為她們做得不夠好。

根據中國婦聯2015年的統計,在中國2.7億個家庭中,有30%的已婚婦女曾遭受家暴。據報導,其中8成婦女遭遇家暴後在向公安機關尋求幫助時被認為是家庭事務不予過問,甚至報案時受到訓斥一番。

2001年前,身體虐待不能成為離婚的理由。直到2016年3月,家庭暴力才被納入法律懲罰。當年開始實施的中國《反家庭暴力法》規定,禁止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

馮媛解釋,家庭暴力不僅限於肢體暴力,還有包括精神控制、限制交往、限制選擇工作和興趣、不給孩子看病等精神暴力,以及性暴力、經濟剝奪等形式。

她說,“對於肢體暴力以外的其他形式暴力,公安和法院的處理方式還有待提升。”

歐洲封城之後,有些人在家裡其實更危險

反家暴和隱私保護

近年來,中國越來越多人呼籲指出,對有家庭暴力歷史的人要有追究措施。在新冠病毒疫情封鎖期間,公眾對家庭暴力受害者的關注日益增加。《澎湃新聞》旗下的英文網站Sixth Tone指出,在新冠病毒封城期間,有地方警方收到家庭暴力的報告增加了一倍或三倍。

家庭暴力不僅限於肢體暴力,還有包括精神暴力、性暴力等

上個月,中國加大了離婚難度,引入30天冷靜期制度,讓雙方有時間重新考慮自己的決定。家庭暴力受害者的擔憂隨之加劇。當時有社交媒體用戶擔心,這項法律可能迫使一些人改變立場,並可能阻止受害者對家暴發聲或終止關係。

有關離婚冷靜期的法律將於2021年初生效,並不適用於有家暴史的家庭。不過有人擔心,並非所有家暴案件都能在法律上確認。

義烏市的查詢制度還要求查詢人簽署真實性和保密性責任書等材料,確認只將信息作為其結婚伴侶是否曾有家暴行為的參考,不得用於非法目的和不正當用途。然而有關信息如何採集,審查和更新並不明朗,引發個人隱私方面的擔憂。

馮媛認為,家庭暴力涉及相關人士的人身安全,因此不再是個人隱私。但她強調,“對於施暴者是否一次施暴或屢次施暴,以及所謂的情節輕微或嚴重,應該有平衡對待。”

她還說,如果保證已經改過自新的人,制度應給與寬限,避免終身影響。

馮媛強調,“好的規定是一方面,如何實施是另一方面。還應考慮到涉及有關信息的人是否懂得使用權利。”

馮媛解釋說,“家庭暴力不只局限於結過婚的人才有,父母對子女、兄弟姐妹之間,戀愛同居過程中都有可能發生家庭暴力。還包括其他情況,比如未婚領養孩子,送養這一方也可以查。”

中國媒體《新京報》引述中國法學會婚姻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李明舜稱,納入登記範圍的是家庭暴力達到一定程度的人員,已經對其進行治安處罰、刑罰等,其行為已經危及他人,涉及他人利益,對於施暴者而言不再是個人隱私,可以賦予被查詢的權利。

李明舜說,“在國外,對於嚴重的暴力違法犯罪和涉及性的違法犯罪有公示制度,因為其行為對公眾、對他人安全具有危害性,就不再是個人隱私。”

【轉載自英國BBC中文網】2020年6月27日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