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前部署與危機預防

 超前部署與危機預防

執政黨領導層最近雙喜臨門,值得大書特書。一是超前部署防疫成功,庶民漸次可回歸正常生活,是以民調支持度持續攀高;對比美國的防疫,多數國人更油然而生幸運之感。第二件大事就是罷韓以高票取得成功,不論未來改選誰可能脫穎而出,執政黨在地方上的政治版圖,支持者不僅有「光復」的喜悅,更有一屈一伸,更見超前的態勢。

然而前者僅是政府施政面抗拒病毒的勝利,各種挑戰依然會紛至沓來,庶民必然期待能百尺竿頭,推出更多有利國計民生的超前部署。以執政的謀略論,也要瞻前顧後,以免勝算在前,額手稱慶之餘,卻失算在後,振興疫後經濟的三倍券的發放所引致的批評就是一例;罷韓一役超前部署的痕跡也顯而易見,補選的氣勢營造,看來也非藉由超前部署不可。

罷韓徹頭徹尾是一場選戰,馬上得之,能否馬上治之則不無疑問,選戰部署自有賴民氣支持,能否用於施政則是另一回事;況且,超前部署其實很難一鼓作氣以為民氣可以反覆使用,還在施政能否深思熟慮。

可以確認政府發放三倍券的措施不是為發錢而發錢,更不僅是濟貧或社會福利,而是搭建限時消費通道,且可以看到已有許多商家配合啟動各種促銷措施,若論業績,這就可能帶出極大的加乘效應。然而執政者並不能僅止於此,而以為得計,重點還在這批消費潮過後的景氣能否持續。

總體經濟和個體消費之間所能創造的利基,究竟在為誰創造利益,受惠的普及面又是如何計算。表面看這應是普遍獲益的多層次消費的互惠互利,然而這畢竟是短期效應,更可以追問,何以會出現不便民的批評,其間究竟是出於什麼樣的設想,這就和「民意」或「感覺」有落差了。但就執政黨而言不都是超前部署且深思熟慮的嗎?

還可以追問擬議即將發行的「藝fun券」,若初階僅是網民「先到先贏」,這會產生什麼正負效應,就算贏家是憑本事獲取,卻極可能產生「幾家歡樂幾家愁」的現象,若成為少數歡樂與多數失落就未必具正面效果了,因此而生的質疑,又如何取信於更多的失望者。

超前部署的收尾如何善了既是政治藝術,也存在爭議,甚至權力與利益的衝突,像全民式的電子監控,「老大哥正在看你」的隱私全都露,何時下線,再如「邊境風險嚴管、國內鬆綁」,似即未能對稱及公道考量,或謂台灣邊境將有一至二年無法完全解除管制。當國人高度遺憾日本未能在第一波放寬台灣人入境的同時,境外生包括陸生繳了學費依然無法入境,移工卻已悄悄入境,這類不對稱的限制,究竟是出於防疾的超前部署還是政治考量,大有商酌餘地。

世衛組織祕書長譚德塞警告,新冠病毒疫情正在惡化,北京新發地市場發現有可能是進口鮭魚通過低溫的冷藏食物鏈傳播新冠病毒,美國的研究直指病毒突變傳染力大為增強,我們會否遭遇第二波的逆襲猶未可知,高雄市長補選會否遭遇逆襲就是超前部署的重中之重,如果選情激烈造勢頻繁,換了市長換來了病毒,豈非製造了人為危機。

疫情起伏更涉及兩岸關係的未來和走向,如果美國國務卿龐培歐可能會晤大陸官員的傳聞果然成真,前陸委會主委林中斌撰文舉證川普面臨多重危機,美國持續支持盟邦的紀錄不良,台灣豈不更須超前部署,以防突如其來的風險。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06.22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