鰻苗不來的海岸

鰻苗不來的海岸

新竹縣新豐鄉鳳鼻隧道西側往南北延展的海岸線,原有紅樹林泥灘地、灌木叢和石礫沙灘。民國六十年代以前,秋涼後愈晚愈冷愈能看見穿著青蛙裝、戴礦工頭燈的男女,走入漲潮的海水中撈鰻苗;價格好時,一尾小苗售價七元。夜晚暗無星月時,這條頭燈映照的人龍,象徵勤奮。當年農漁兼做的村民已反映海漂垃圾多,水質變差,鰻苗少了;並怪罪距新豐鄉南邊十餘公里處的新竹市南寮垃圾掩埋場,只堆不埋,是禍首。

民國七十年代,南寮垃圾場已堆成垃圾丘,所產生沼氣經常悶燒冒臭煙,會飄往新竹空軍機場上空。民國七十九年三月有三架F104戰機返場降落時,因濃煙看不清跑道頭,重飛時墜機,三名年輕軍官殉職。郝柏村任行政院長後,推出一縣市一焚化廠計畫,南寮垃圾丘不再冒煙,轉型成有綠草、步道、涼亭的海濱公園。

反諷的是郝院長時代有預算供新竹縣政府自建焚化廠,新竹縣無作為;致原來可撈鰻苗的竹北、新豐海岸,先是被鄉市清潔隊選為家戶垃圾堆置場;後來垃圾送南寮廠代燒,民間非法清運業者卻跟進濫倒事業廢棄物。上萬噸集塵灰、爐渣、來路不明的有害垃圾,就這樣侵蝕著路、海間的土壤,被環保團體冠名為有毒海岸。只見凸起的垃圾丘,不見鰻苗再來。

距郝院長時代二十年後,新竹縣政府決定仍要自建焚化廠。今年四月環保署、海洋委員會官員在立委邀請下,到新豐現場會勘清除有害事業廢棄物的成果;未來將進行生態復育工作。同時,反焚化爐自救會的代表也到立法院陳情,指開爐後廢氣、落塵會傷害農漁產業。

多年來,為改善環境興辦建設,和舉環保之名反對嫌惡建設的輪迴,迄未消停;台灣的綠野、溪流、海岸,不斷輪迴上演破壞國土、清除復育,但已無法回到從前。

民國九十五年,前法務部長施茂林曾邀請記者參訪屏東縣的毒龍潭、大峽谷,見證不法集團先抵押農地貸款、挖走土地砂石賣錢、再回填事業廢棄物的三頭賺惡行,把一層國土剝三次皮。他呼籲主管公有地機關把好門戶,民有地業主要珍惜子孫寄命的土地,見可疑趕快舉報,別圖近利作賤國土。

但是光陰易逝,日前環保署與彰化地檢署、警調等單位合作,又查獲中部預拌混凝土業者及廢棄物清理業者合謀,先挖走土地裡的砂石,再回填廢棄物約十五萬立方公尺,等同七十九座標準泳池大小;所排放滲漏水pH值高達十一點一、重金屬鎳含量高達每公升九點一毫克,造成嚴重環境汙染。

長久以來,破壞國土案多與事業廢棄物出處相勾連。政府認為事業主應負下腳料(可變現)處理之責,事業主把不能變現的廢棄物,交給清運業者代運,清運業者為降成本圖厚利,結合地方勢力,常幹見不得光的勾當。

各縣市焚化廠在家戶垃圾減量後,處理廢棄物能量多有餘裕,可以收費代燒若干事業廢棄物。政策開這道門,各級政客可交代人情,卻排擠了跨縣市代燒家戶垃圾的業務;加上政治的黨同伐異,動輒增設拐點;這也就是新竹縣政府寧願得罪部分民意,也要自建焚化廠的一項因素。從北部鰻苗不來的海岸,到南部用光電板遮掩的毒龍潭,管理事業廢棄物議題必須端上檯面了。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05.11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