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政治與國家安全

病毒政治與國家安全

在舉世都面對公敵之際,同步出現了利用病毒遂行既定的政治操作。病毒可防治,病毒政治卻可能帶來更嚴重的多重危機。

兩岸執政者互為敵視的態勢,沒有人會相信還存在善意和互信,只有疑懼和對抗。蔡總統的第二個任期即將開始,且疫情在短期內難以轉好,對親美抗中的政治考量,不可能有更多政策調整,況且受惠於戰略地緣條件,已為台灣創造了各種機遇,在此同時也可看到中美機艦頻頻繞台,危機四伏,這就不能不考量機遇和危機處理之間的矛盾和辯證發展,總要爭取利多,降低危害。

形勢比人強,台灣不可能不親美,也不可能和對岸徹底區隔,從馬英九的「親美和中」轉為「親美抗中」,宜做彈性調整,至少應有微調。若屈從民粹,從抗疫轉而強化抗中,會否形成戰略思考的盲點甚至陷入盲區,正是展現領導人及其執政團隊危機處理能力高下的關鍵。

可以相信蔡英文及其智囊已有清楚的認識,即兩岸經貿關係不能斷,其次是川普言辭及決策的多次反覆和意氣用事,選邊之餘的親美決策必要設定安全閥,此即可以選邊但決不可一邊倒,以免遭到拖累甚至反噬而鑄成大錯。

以「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十年屆期的考量為例,依民粹和太陽花學運訴求的邏輯和直覺,順勢廢除ECFA非但可以抗疫且可兼收抗中之效。何以當初還視為「糖衣毒藥」的蔡英文會同意直屬的國安會和陸委會的官員們表態,希望能延續ECFA。歷史經驗和數據會說話,ECFA有利於台灣顯然遠甚於對岸。可以追問的是當初協議係基於何種設想和共識,不必諱言正是「九二共識」。

再以中華航空改名為例,為宣揚台灣抗疫有成的「口罩外交」,一時之間忽然都想要把代表華航的英文字樣遮住,綠色民代進而要從根刨起,要華航改名,話題且延伸到要把中華民國護照單獨改標台灣。意想不到的是華航改名的話題忽見降溫,這表示執政團隊進入實際操作時,立即發現不僅工本太高,戰線拉的時段太長,且後續能出現的不利變數只會更多更大。

再就美國川普總統抵制世衛組織及祕書長譚德塞的種種為例,對比最近G7和G20相關會議的討論可以看到,美國所下的重手,包括停止撥款和要求譚德塞下台都未能取得盟友的呼應。再如譚德塞提出加速相關疫苗、診斷工具和治療工具的研發、生產和公平分配,美國立即表示不參與;歐盟卻隨即表示支持,並願配合籌款;法國總統馬克宏更聲言要動員G7和G20國家共襄盛舉。台灣若要維持進入世衛的既定方向,就要重新思考,緊跟美國的決策是否得計,至少要能保持安全距離。

兩岸分歧大於共識,民進黨執政以來裂痕更深,中美台三邊關係互動也在霸權消長過程中,可能出現絕非台灣所能承擔的衝擊波,再加上新冠病毒的破壞力道,於決策者的危機處理豈能不慎之又慎。況且美台對於疫情危機的應變策略顯有不同,也可以看到不同的承受,相較各國情況,美國受傷最深,對可能不虞而至的台海危機,台灣選邊之餘,更應有獨立思考的微調。讓子彈慢飛或是直球對決,答案已很清楚。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04.30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