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考驗全球政經體制

疫情考驗全球政經體制

新冠病毒疫情已遍及全球五大洲。最早出現感染的中國大陸逐漸趨緩,但在歐洲與美國則全面惡化,確診與死亡人數天天激增,迫使原本淡化疫情的美國總統川普,也不得不於上周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這波疫情充分顯現人類在病毒面前的渺小與無助,即使過去幾百年已經克服霍亂、天花等惡疾,十幾年前還有對抗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經驗,甚至五年前才克服了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的考驗,面對「新」病毒突然來襲仍然束手無策。至今無人敢說疫情是否會在夏季天熱時隱退,「全球流行」之後很可能變成「全年流行」。

如今疫情已經影響所有人的日常生活,連帶波及整個社會運作與經濟的運行,更直接衝擊我們舊有的國際觀;原來所謂的全球化竟然如此脆弱,一個小小的病毒就可以讓它斷鏈、破碎,國與國、區與區之間的高牆重新被一道道築起。經此一「疫」,往後的世界肯定不再是我們所熟悉的模樣了。

疫情還衝擊了全球政經體制,特別是政府管治角色的問題。近半世紀以來,小政府大市場的管治理念橫掃全球,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普遍認為,政府功能應當節制並退位給民間自由市場機制,以免官僚主義惡習阻礙社會的發展進步。這種小政府思維發揮到極致的結果,使得美國至今仍有數千萬人沒有醫療健保,三千多萬勞工無帶薪病假可請,背後的理由就是這些都是企業與勞工在自由市場應當自己設法解決的。可是當重大傳染病發生之後,牽涉抗疫所需的公共衛生基礎設施以及民眾的醫療健保,如果沒有政府的參與投入,任何個人與企業根本不可能單獨應付。

可以看出,美國政府一開始對疫情極端輕忽,除了川普個人為了連任著想,不希望疫情恐慌影響經濟之外,也和這樣的管制理念有關。如今川普終於被迫積極抗疫,將動用行政權力與五百億美元的聯邦基金,指揮調度各地救災防疫,但已錯失提早部署的黃金時間。所幸美國有全球最強大防疫系統、最優秀且有經驗的防疫專家;但願亡羊補牢,猶未晚也。

作為對照,大陸在疫情爆發初期,因為官僚體系的隱瞞,當局後知後覺採取行動,以致一發不可收拾,當時包括大陸在內許多人批評,舉國體制正是造成疫情擴大的禍首,也是今日全球大流行的主因。但也因大陸特殊的舉國體制,才能採取戰時措施,透過封城、封區等鐵腕手段,在短短一個多月時間,就將疫情控制下來。

一般總認為,「西方模式」優於「中國模式」,現在疫情擴及到歐美,再去爭論哪種制度好壞,已經失去著力點。義大利這次成為大陸以外最大災區,與該國過去五年為了縮小財政赤字,關閉七百多家醫療機構,造成醫療體系嚴重匱乏有關。說明任何制度不管是民主還是集權,最重要的是政府應當廣開言路,鼓勵吹哨者,並做好資源的合理分配,在危急關頭時挺身而出,扛起抗疫與醫療的重責,發揮善治功能,這才是政府存在的目的。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03.17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