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配合款該不該取消?

議員配合款該不該取消?

最近傳聞有位校長踢到鐵板而遭到「禁錮」,由於消息來源模稜兩可,似真還假,有點像木蘭辭中所述「撲朔迷離」般的無從證實,怪老再也沒閒功夫去深入了解。因此就把這一傳聞推給防疫應變指揮中心的衛福部長陳時中,他為了不讓武漢病毒入侵台灣日以續夜的把關,也規定尤其是從大陸返台的國人若體溫超過37度半就要管束在某一特定的場所「觀察」,至於成陰性的歸客就自我在家「禁足」14天的觀察,若沒咳嗽體溫正常的話才可外出活動,否則若被發現私自外出「賴賴蛇」就要罰以重金,所以傳說中踢到鐵板的校長是否因出國旅遊在回台後受到行動限制!這只是猜測?

記得去年在屏東縣就發生一件校長採購物品遭到情治單位的關愛,但這件事似已雲煙已消無聲無息,到底怎樣?怪老我也無從知悉,只不過最近又聽聞某校有民代前往「推銷」兒童遊戲器材,言明要爭取多少金額,校方對民代如此關愛一時喜出望外感激但未涕零,於是趕緊「上書」簽呈,經核准公文下達之後就在網路貼出招標公告,但第一次沒人問津於是又來第二次的公告,但期間就出現掮客要求工程款要抽一半,校方主管人員一聽就嚇得雙腿突軟差點破膽,因為前不久,縣長再三的交代,非必要的東西或不合理的價格就不要購買,因此;這所「膽敢」抗拒民代好意的學校,也就沒有再辦第3次的招標。

或許民代認為既然你不要別人還爭著要,為此就轉移目標到偶爾可以聽到空中巨響的學校,但這所接受好意的校長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知道這筆經費的「來龍去脈」所以這位校長也有他的盤算,他抱著「一毛不拔」的態度要做為一名服從縣長指示的好校長,工程還未招標、他如此堅定的心意是值得考驗與觀察!

問題是「98共識」及超額的建設經費如此的浮濫,難道縣府沒有防範的機制嗎?再者新當選的民代怎會想到所謂的配合款,若非有前輩的耳提面命的指點,怎麼會動起這一腦筋?且迅速的進入狀況。

前不久,曾有一所學校因購買不該買的東西被移送法辦,這件事被怪老我抽絲剝繭的查出是我們那選區的民代的配合款,我怪老就直截了當向民代請教問起這碼事,奇怪的事,連他自己也忘了有無補助這所學校,從這碼事讓我怪老連想起曾經在別縣市早有半透明的陋規,比方說配合款600萬,掮客就遊說「收購」一半並以現金退還3成做為成交的回饋條件,所以就變成生意人橫衝直撞校園推銷「產品」的動因,也就是說民代根本也不知道配合款跑到那裡去。一出狀況民代則推稱簽呈是學校自己辦理根本與「我」一點關係也沒有,真的推得「離ˊ離ˇ離ˊ」!萬一出事那又是誰要概括承受「活受罪」?

這種專營學校的生意人一到校長室有的就賴著不走‧直接影響到校長辦公的時間,縱使生意人一直賴著不走校長那有膽量下逐客令,因為一般校長都認為生意人是民代派來促銷產品的代理人。記得在9個月前曾有一個電腦的生意人到恆春半島的某校(長久以來一般生意人比較喜歡到恆春地區)糾纏,但這位校長任由3寸不爛之舌的遊說還是不為所動,耗了半天,生意人悻悻然的很不耐煩,最後撂下重話似以「恐嚇」的語氣說過幾天要與 L議員一起前來「請教」,可是日子已過了285+1天(今年2月多1天)一直到現在還沒看到 L議員的光臨指導!由此可知是生意人在「唬爛」,配合款已經被「買斷」民代才不會理他?

至於議員配合款是否浮濫?該不該取消?縣長再三的對校長們告誡看來還是有用。前年八月間某報曾刊登過的文章節錄參酌整理部分以供參考;

在媒體報導指出;行之多年的縣議員每年六百萬元建設經費配合款「潘朵拉」盒子在蔣月惠議員提案下解密,各縣市議會紛紛廢除這項預算編列之下,屏東縣政府繼續編列的適當性,也引起民眾廣泛討論?

蔣月惠議員認為,議員配合款難脫綁樁循私之嫌,並不符合公家機關預算法規,自廢武功,她提案取消配合款,但因為沒有議員願意配合蔣月惠連署,該案也就胎死腹中。

對於議員配合款有無適當性?反對人士認為既然議員每年從縣政府拿到六百萬元經費,那要在議會要如何為人民發聲質詢縣府。不過也有人認為,議員與基層民眾接觸機會較多,瞭解地方需求,只要不拿回扣,議員支配部份預算,也算合情合理,沒有什麼不可以。

這類議員配合款已實施多年,幾年來一直安相無事,但因為各縣市發生多起弊端,且有法官建議取消,六都早已廢除,屏東縣是否也該廢除?有待商榷。

這種議員款在經蔣月惠議員「公諸於世」潘朵拉盒子也就掀開,是否有適當性長久以來經常引發討論!也就是說若沒有蔣月惠揭發的話,縣民怎麼會知道議員手中還有這一筆支配經費………。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