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校資金風險嚴加控管

私校資金風險嚴加控管

 

這個年讓很多私立大學的教職員工不好過。近日傳出有多所私立大學不發年終獎金,也爆發出有的私大涉嫌侵吞學費近億元的弊案,另有的私大因減薪爭議九個月沒校長而被教育部指派校長接管,更有的大學因董事會選舉鬧得不可開交。

面對少子化的高校危機,已讓幾所私立大專院校關門了事,教育部只以被動退場機制,以學生報到率和在學率來逼退這些學生愈來愈少的學校,但此一退場機制過於被動,一些原本經營不下去的學校,還是以各種名目來硬撐,且在此過程中,董事會對學校資金財產開始動手腳來個乾坤大挪移,結果是教職員領不到薪水,錢進了董事會相關企業,學校資金愈來愈少,等到問題擴大了,教育部才主動介入,但也為時已晚,只能善後。

高教退場機制雖勢在必行,但教育部對於有意退場私校資產如何處理,一直沒有清楚方向,不願意讓私校直接變更地目做其他事業之用,結果就是學校倒閉,校地閒置,除非還有其他教育相關團體願意接手繼績做「教育」事業,否則這個學校可能變為廢墟;還有些企業禿鷹集團假借繼續辦學接手經營,卻利用各種名目將學校資產五鬼搬運到個人企業中。

有人建議避免即將退場的私校因董事會或財團禿鷹介入導致資金不當轉移,應該讓這些私校回歸為公共財,但立法院至今尚未通過私校轉型退場條例,且相關大學法也躺在立法院中,在無法源依據下,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些私校自行拔管或被禿鷹財團啄食殆盡。

其實私校每年都編列年度預算,資金流向在預算書中應該很清楚,但有些想在最後一兩年狠撈一筆者,往往會把魔鬼藏在細節中,教育部若不針對已被列管的學校詳加考核其預算科目,往往發現到現金逐漸流失或有預算一直在追加及變更至不當項目時,也不及修正。

學校預算主要分為經常門和資本門,一些招生數不足已被教育部列管要減招或停招科系的學校,發現在經常門中的人事預算還一再增加新聘高薪主管,則其中必有問題;同時在資本中,還在大興土木一再改建、新建發包工程或增購高額器材設備,這其中也一定大有文章。

對於私校會計查核,大部分是在決算時才要求提報出來,在年度預算執行時,教育部則無從關心,除非有人提出檢舉有不當非法運用,教育部才可能介入,但等到整個資金已被轉移流向不清時,已來不及設停損點。

如何在私校轉型退場條例通過前,確定掌握住私校資金流向,降低被不當移轉之風險。教育部應對被列管之學校的會計要求一季就提出決算報告,同時對於高薪人事之聘用也要求提出說明,至於資本門之執行則必須規範超過多少金額預算就要報部派員參與其相關的開標作業。

這些資金風險控管都可以由教育部行政命令為之,其對象則以被列管即將退場之學校為主,在此風險控管下,方可讓這些學校在真正退場時,尚有一筆資金做為資遣教職員工之運用,並避免被淘空校產。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1/22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