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校園雜事有感 怪老

對校園雜事有感 怪老

 

一所建全的學校,校長的領導風格非常的重要,校長若「弱不禁風」連行政人員包括服務員都「控制」不了尊嚴就受損則會讓學校「離離落落」,你說你的、我做我的致使命令難於下達。如此一來;我行我素的現象就會彼此感染,校務就會一落千丈,校園若不亂才怪。這種現象難道上級單位不想解套?怪老我年歲已高,有很多的感慨似是滿肚子的蝴蝶飛不出來,然而不吐不快,所以語無倫次將雜感傾巢而出,或許會讓看官不知所云何事。

先談屏東縣今年暫停甄選儲備校長一次,肇因於年改的實施,讓不少原本有意要辦退休的校長們臨時踩「緊急煞車」不退了,因為他們的人生規劃被打亂了,這不僅是屏東縣有此現象,幾乎台澎金馬地區的公教人員都如此。

以屏東縣國小校長而言;原本有兩位「老班」已合乎退休的條件,然看到去年有該退而不退的「前輩(未屆齡)」所以有樣學樣、沒樣自己想的情境下,再三的思考終於不退了!害得25位國小儲備校長無處可去致「心急如焚」到「心灰意冷」。這因政策的問題也算是無可奈何的事!所以只得繼續的等下去,以前有一首流行歌曲「總有一天等到你」(←點閱收聽),真的耐心的等還是會有機會等到的,台灣諺語「戲棚腳踞久就會等著」這句話或許說的有道理。

照慣例而言還有半年後又將辦理校長遴選了,看樣這批優秀的國小儲備校長們還要在原地踏步的人為數還會「非常」的多!要解決這一困境非三言兩語可以說完的。如何解套?寄望有權責的單位學學他縣市的做法來做為本縣淘汰及遴選校長的參考:諸如辦學不力、靠山雄厚社交複雜無心校務、陷入「98共識」胡亂採購無法自拔或觸犯刑法有礙教育界的清譽等等,如此一來,起碼也可讓出兩三缺給儲備校長有機會來發揮長才。

話雖如此的說;我也奉勸有工作厭倦感的人,能抱著挾劍而歸的心境,把人人羨慕的職位讓賢給有志於教育工作的後輩讓他們發揮所長。像去年退休的某位W校長,他曾對怪老說,只要當上校長,儘管只當上一年的校長也好讓自己肯定自己就得了。但是在台灣還是有荒蕪職責無心校務的尸位素餐的極少數的人,真的;有待調查做為調整的參考。

前陣子在屏南地區傳出明年可能有2位校長會「回任」,怪老聽到此一【路邊社】的訊息非常驚訝就豎起雙耳打聽,結果有點空穴來風,在問不出所以然的情況下趁上周4及5有校長來縣城參加研習的機會就利用中午空檔的時間前往了解,結果也略有「收獲」,其中有一件已進入司法偵查程序中,不便言談,但另一件則是受到媒體人的「干擾」,初步了解這位「冤枉」的校長「乾淨俐落」辦學又認真、也受教職員工的愛戴,何以會受到媒體人的「干擾」?怪老有所不解!但還是會追蹤了解狀況。

至於拜託縣府!校長校務已經夠繁忙了,要他們連續兩天參加研習,應以對校務或教學有幫助的研習才有意義,我怪老不僅會舉雙手加上雙腳贊成,但怪老我認為週5的那場研習是否有廠家用政治力介入,若是的話,縣府簡直沒有抗壓力。教育場所要力求單純,在屏東縣藍綠紅白早已「潛入」校園,以紅的來說今年5、6月不也傳出校長們籌組「雲南白藥採購團」要「回歸祖國」接受大陸方面的免費招待旅遊?這就是一例(類似接受落地招待的一則新聞供參考 )(←點閱)。但是還有1名教師曾常開一部掛「台灣民政府」紅色車牌的轎車進出校園及街道

奔馳,這些事不也是很離譜嗎?個人的政治信仰是自由的,沒人可干預,我們還是要尊重,但在學校場所去宣揚個人的

理念及招募到「神州」接受旅遊招待不合適吧!說真的;200多所高國中小 我們的督學只有「5」位且她們工作非常的繁忙能督促查訪了解到校園中的奇形怪狀?很難!怪老我會知道那麼多的奇文是來自教育界同仁的口述。

話鋒轉回怪老我當年從事教育工作前後有15年之久,在校服務期間循規蹈矩的做老師該做的教學本份工作,服從上級的領導不爭好班當班導,抱著有教無類的態度自告「混」勇的別人不想要的「牛頭」班級,我都欣然接受,至於一般教學觀摩沒人有意願擔任的我都接受。在年老的歲月中經常有教過的學生來訪就心滿意足了,況且這些學生在各行各業中個個都有成就,也有5位當過校長,所以自感欣慰。

怪老在教學15年後轉業到新聞單位,從基層「混」到4家報社的「頂級」職位,目前腦力有逐漸退化的現象,能否繼續操弄些可讀性且通順的文章提供服務,畢竟歲月催人老我現在也開始懷疑自己有無這一能耐。在人生的旅程中也看過許多奇形怪狀的人與事,所以迄今認為世間事順其自然就好,不必過於勉強。因此在這篇語無倫次的拙作中先行預告,創辦有20年沒有外援又沒有人力支援的一人媒體–阿猴新聞網已快到謝幕的邊緣了。【24日凌晨3時完稿】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