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教育倒退的職場環境-代理老師不得搭伙營養午餐!!

法治教育倒退的職場環境-代理老師不得搭伙營養午餐!!

 

據阿猴新聞網刊載:

1.日行一「惡」—-每天不給營養午餐?

2.不給營養午餐 餘波盪漾

屏東縣竟有學校不給教師使用營養午餐,令人難以想像在教育「人」的場域中,居然做出針對代課老師的不當行為,更令人難以理解的是,即使表明自付金額,校方仍不讓代課老師等人員使用營養午餐,讓部分學校擔任教學指導工作的人員,在中午用餐時要自行處理午餐。

必須正視在校園中瀰漫著對「人」不友善且不平等的階級制度,按維基百科所陳:階級制度(hierarchy)就是把所有人或團體分等級的(scalar)制度,在這種制度下各個等級擁有不平等的權利,上層等級權利大,下層等級權利小;而且往往下層等級人數眾多,受到人數較少的上層等級的統治和管轄。這就構成了階梯狀的社會結構,大多數的權力掌握在少數人手裡。

其衍生的問題除了讓該校同為教育夥伴的老師感到矮人一截的岐視感外,更在法理、事理乃至於情理上都出現嚴重瑕疵,產生無法合理解釋的爭議。該事件上各種不當的舉措,顯現的是階級意識形態明目張膽地在該校擴張,並任其在民主法制的台灣校園環境中存在著,讓人不得不對該校的教育理念與治校策略産生懷疑,校方的領導方式及能力都必須加以檢討並予以譴責。

以下針對法理、事理、情理部分依序說明;首先,就法理部分;依據108年2月13日屏府教前字第10803779200號函修訂的「屏東縣立各級學校辦理學校午餐工作要點」第二點、學校辦理午餐之管理原則:(一)學校教職員工暨學生應一律參加。此事件爭點在於學校教職員工的認定,由誰來認定?誰說了算?

其第五點學校午餐工作組織如下:略以,說明應成立學校午餐工作推行委員會,律定成員組成、比例、組織工作小組、邀請家長參與午餐監督工作,內容由各校定之。

縱觀「屏東縣立各級學校辦理學校午餐工作要點」規定並無指出代理老師、教練或在校服務時間不得以自己繳費在校搭伙問題。其肇因是否可歸究於業務承辦人員不諳法規錯誤解讀或刻意不當對待之濫權行為,而該校在各界關注下立即修正錯誤,即使是朝令夕改或可給予讚許,然事理邏輯總有個法理依據,因此相關單位應負的責任仍然必須釐清,以免造成破窗效應。

報載「官派」的學校幹部在這篇特稿中,提到不給「代理人員」吃「營養午餐」一事,不惜動員老師們參加臨時召開午餐推行委員會議,並要求參與會議的人員表決要不要「給吃」,不論投票結果如何,勞師動眾的行為,令人不由得懷疑已是針對性地霸凌行為,其會議之安排更令人擔心參與會議的老師在無意之間被引導進入「正式老師集體霸凌代理人員」的情勢而不自覺,所謂的「友善校園」究竟友善在那裡,在此事件中筆者實在看不出,然必須思考的是,這真是老師們出於自願的集體行動還是陷入一個刻意操弄的情境無法跳脫?期待外界相信老師們不會做出這種有悖世情的事。為求校園的安寧及老師們的清白,上級單位應予查明當初是何人下達「禁食令」以正視聽。

另依104年05月20日公務員懲戒法:公務員有下列各款情事之一,有懲戒之必要者,應受懲戒:一、違法執行職務、怠於執行職務或其他失職行為。已明確指出該校疑有違法情事發生,期待屏東縣政府相關單位能毋枉毋縱公正查處,釐清權責所在,還給校園一個友善宜教的空間。

最後,在事理與情理方面,學校為教育場所,善待在學校工作的所有人等是必然的,因為愛屋及烏。校長照顧好教育人員,教育人員也以愛心照顧學生,上行下效的風氣下,在良善平和的校園氛圍中,想必學子必得如沐春風的感受,反之,受害的將是學生。

【作者:屏東縣教育產業工會 秘書長 黃莆田 108/11/30】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