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舞韓國瑜後援會戰旗有感 涂順振

揮舞韓國瑜後援會戰旗有感   涂順振

韓國瑜市長在昌黎祠前講話,紅色T恤者為涂順振。

【↑圖上為涂順振代表右堆(內埔鄉)在六堆忠義祠接受韓國瑜市長授戰旗】今年九月八日早上,我參加某個聚會,坐在前客委會主委劉慶中校長旁,我告訴他:「今天韓國瑜三重造勢活動,我估計三十萬人以上。」我見劉主委愣了一下,立即說明因韓自初選勝出後,民進黨及綠色網軍、媒體等,無所不用其極地黑韓,尤其利用韓民調下滑(個人認為是操弄假民調)及國民黨內爭,配合「換瑜」策略,使「韓粉」焦慮積懣月餘,三重造勢將使大台北、桃竹及各地「韓粉」找到出口而蜂湧而出!
三重造勢成功後,我分別建議韓國瑜屏東縣後援會主任委員王進士、副主任委員劉慶中及立法委員候選人葉壽山等人,韓國瑜拜訪宮廟之行,如到屏東客家鄉鎮,宜以代表客家精神的西勢六堆忠義祠為首選。果如我所願選定六堆忠義祠,並另加內埔昌黎祠及萬巒豬腳街,實是明智之選!韓參拜六堆忠義祠,以示對高屏六堆「忠勇」保家衛國的先烈先賢的敬重,參訪萬巒豬腳街亦是對庶民經濟的鄉土特色產業的重視,而參拜昌黎祠則別具意義,尤其在「綠油油」的客家鄉鎮宣示更是挑戰!我有感而發表拙見,傳給群友。
一、祭拜其韓氏先祖,飲水思遠、慎終追遠。
二、韓文公「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以一介平民,笑談間推動古文運動,匡正拯救東漢末年以來敗壞之文風,沉溺的異端邪說及消頹的社會風氣。正如韓風引領「韓流 」及「庶民起義」,高唱「我現在要出征」,號角響起,

涂順振陪韓國瑜市長在六堆忠義祠參拜

「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正是「順天應人聖賢事業,振衰起蔽豪傑襟懷。」
三、昌黎祠祀奉韓文公,代表客家先民「晴耕雨讀」的客家精神,象徵韓市長
宣示重視教育的決心。
四、當年客家先賢「歲進士」邱國楨(前署立屏東醫院小兒科主任邱統凡醫師的曾祖父)在昌黎祠講學,作育英才,文風蔚起,六堆進士江昶榮(2018年參加美國加州州長民主黨初選江

涂順振撰文?蒼生為念是王道>請韓國瑜市長雅正。

俊輝的太祖父)、舉人李向榮(前美和中學李梅玉校長的曾叔公),及舉人邱鵬雲等均為其得意門生。中日甲午戰爭後,乙未割臺,邱國楨在內埔媽祖廟號召六堆客家仕紳會議,擲筊共推舉人李向榮為大總理抗日,亦象徵韓市長護衛中華民國之決心。個人忝為邱統凡醫師大作《六堆抗日精神領袖「歲進士」「儒學正堂」邱國楨》一書作序,茲摘錄序文一段:『兩篇歲貢生會考作文為〈民之所好而好之民之所惡而惡之〉、〈明于五刑以弼五教〉,前者記得李前總統登輝先生曾特別引用;而〈明于五刑以弼五教〉,則為馬英九總統任法務部長時所重視的「刑期無刑」之教化理念,尤其文中:「秋肅與春溫並布,雷霆與雨露同施」實是妙筆佳句,智慧之言。』而大學之道「民之所好而好之,民之所惡而惡之。」又何嘗不是與韓國瑜「莫忘世上苦人多、苦民所苦」的理念相互輝映!
韓參拜前數日,李世淦縣議員通知我,韓國瑜六堆客家後援會擬於十月十六日韓國瑜參拜六堆忠義祠時同時成立,我被推舉代表後堆(內埔)接受戰旗,我雖一時不清楚狀況,但深感義不容辭,責無旁貸,亦是與有榮焉而欣然應允。
連續兩天,我都站在韓市長旁陪拜,說來巧合,第一天在忠義祠,因內殿狹窄我擬不進入,但忠義祠管理委員會藍群傑主委,請我進去而被推擠到韓身旁;第二天,我提前到媽祖廟,因腰傷不能久站,先進入廟內坐在石板凳上,未料韓市長提前進入,就站在我眼前。去年十月二十日晚,我到屏東市媽祖廟觀看市長候選人林協松的造勢活動,習慣性地先進入廟內參拜,韓國瑜等一群人,竟突然湧入站在我身旁,我禮貌性地退到其左後方,與其一起參拜。三次有幸與韓同框實屬巧合,或是機緣吧!
看到韓市長身體輕巧,不禁令我想到民國六十六年,邱連輝脫離國民黨參選省議員,我狂熱地助選,在內埔媽祖廟前約一百公尺處,一股衝勁,用兩肩扛起邱連輝(邱體胖),由兩位鄉親協助扶持擠到廟前之往事,實有扛起韓市長的衝動,奈何歲月不饒人!只得心疼地說:「韓市長要多保重身體!」
我對蔡英文政府把得之不易的民主法治摧殘殆盡,實深惡痛絕,因此一再口誅筆伐,痛陳:「蔡英文政府惡政罄竹難書儼如戒嚴復辟。」茲摘錄去年選前拙文〈此刻,無聲勝有聲〉(2018.11.02阿猴新聞網)如下:
『四十年物換星移,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政黨(兩黨)政治規模粗具,可謂民主成果輝煌。就是民主模範的英國,從一二一五年「大憲章」到一六八九年的「權利法案」,尚且歷經數百年演進淬鍊,就是殖民香港百餘年,也未曾讓港民享受真正的民主。而蔡英文政府執政二年多來,竟倒行逆施:以意識形態掛帥,惡化兩岸關係及經濟,並一再操弄民粹,撕裂族群,製造階級、職業及世代對立及仇恨;黨產會只憑一紙公文,未經司法程序就可凍結國民黨的黨產;立法院「一事不二議」已成議會政治之笑柄;促轉會「張天欽」們以「東廠」自居;假「假新聞」之名,行箝制新聞、言論自由之實;中央選舉委員會的表現更是光怪陸離,史無前例;政策買票亦正甚囂塵上,行政、立法、司法、監察干政實斧鑿斑斑,罄竹難書。民主法治如此橫遭摧殘,數十年民主果實毀於今朝,儼然戒嚴復辟!』
去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參加韓國瑜選前之夜活動,在回程火車上,我寫下選舉活動近尾聲有感傳給群友:「1.民主倒退,比四十年前有過之而無不及(1)行政、立法、司法、監察全面介入選舉。(2)中央選舉委員會光怪陸離史無前例。(3)箝制言論自由,媒體自甘墮落,舉目都是御用媒體。2.韓流是臺灣民主新的啟蒙運動萌芽,餘波勢必盪漾。3.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是這次選舉的最大贏家。4.臺灣民主之路何其迢迢!」
選後拙文〈民主給民進黨上了一課?〉(2018.11.28阿猴新聞網)亦誠祈蔡英文選後之言:「民主給民進黨上了一課。」是肺腑之言,徹底反省檢討,後勢或還可為!惟選後至今已近一年,蔡政府卻依然以「權術」為師,倒行逆施如故,更變本加厲地以國家機器介入選舉,操弄民粹;歇斯底里地瘋狂政策買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徹底「東廠化」,媒體自甘墮落更是無以復加;尤其沒收公投結果,否定直接民權,徹底摧殘民主法治!甚且為了護衛其腐化政權,假借「爭主權」之名,反覆地操弄「恐共、仇共」、類「周子瑜事件」及「反送中」事件,恣意妄為挾二千三百萬民命撲向火海!而「韓流」刻正引領風騷,「庶民起義」更是方興未艾的社會改造運動,民進黨政府卻依然淪入「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弄命!」的窠臼,「北農事件」或將重演,吾人拭目以待!

 

【訊息來源:私校高中退休校長涂順振108.11.04】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