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勢力的空間

第三勢力的空間

台北市長柯文哲終於走上組黨的路了,身為第三勢力的龍頭要號召中間選民,組黨似乎是必經之路,沒有組織的力量,就沒法有效動員。但一旦組黨之後,在兩大黨的夾殺之下,第三黨難免成為泡沫,藍營的新黨、親民黨,綠營的台聯黨、時代力量都走上泡沫化的命運,這是台灣民主的宿命還是第三勢力本身就是幻象?這是對柯文哲組黨的考驗。

柯文哲以政治素人的姿態,透過白色力量的口號,兩次在台北市長選舉中獲勝,證明了民眾是真的厭惡了藍綠兩大黨的惡鬥,中間的第三勢力是有很大的空間。兩黨黨員的總人數也不過占全部選民的百分之六左右,其餘百分九十以上的選民都不是兩黨黨員,說明了第三勢力的潛力應該大於朝野兩大黨的總合。

儘管柯文哲兩度贏得市長寶座,但去年九合一選戰時,他輔選的人沒有一個當選,似乎第三勢力如夢如幻。柯文哲認為是因為沒有組織動員所致,這是激發他組黨的因素之一。柯文哲在台北市打選戰靠的是空軍,也就是形象和網軍,在都會區比較容易訴求,但一走出台北市,缺乏組織戰的陸軍,必敗無疑。

韓國瑜也面臨同樣的問題,他在去年九合一選戰時靠的是空軍,國民黨的組織對他幾乎是毫無奧援之力,憑著一瓶礦泉水、一碗滷肉飯的訴求,突破傳統依靠陸軍的戰術,一舉拿下高雄市。但是要走出高雄都會打總統選戰,還是得回到國民黨,靠組織動員。

問題出在哪裡?台灣政黨政治發展至今,演變成每次總統大選都是國家認同的決戰,在國家認同的光譜上還是統獨兩大勢力,分別掌握在國、民兩黨手中,因此總統大選一定是國、民兩黨拿到寶座,向無例外。第三黨除非是淺藍或淺綠,當國民兩黨的側翼,還有可能拿到立委席次,其他標榜環保、社福、宗教等為主張的政黨,連立委席位一個都拿不到。表示第三黨的空間在單一選區的地方幾乎無法出頭。

那麼柯文哲組黨的機會在哪裡?表面上看,民眾經過這兩年來的選舉,已經極度厭惡藍綠惡鬥,尤其是年輕世代,對於統獨的議題也沒有太大興趣,只要日子能過得安穩,有小確幸就好。也因此國、民兩黨的主張也逐漸往中間靠攏,包括國民黨的拒絕「一國兩制」和民進黨的「維持現狀」都是這樣的思惟,如今的差別只是國民黨還願意和大陸交流,民進黨則拒絕和大陸往來。

柯文哲的機會就是在「草包」和「菜包」之外的第三種選擇,儘管話說得很漂亮,「要創造台灣整體利益及人民福祉」,但他的兩岸政策比國、民兩黨更模糊,他的市長寶座其實是得力於民進黨的禮讓,如果光靠第三勢力,他是沒有勝選機會的。因為所謂的第三勢力中間選票到投票時還是會歸隊,不是歸國民黨就是回民進黨,除非第三黨找到自己的主張,讓第三勢力有安穩的歸宿。柯文哲找得到嗎?

台灣民眾黨儘管以蔣渭水為號召,但其精神完全不同於蔣渭水時代,連蔣家親屬都不認同,更何況柯文哲組黨的動機是著眼在現實總統大選,連理想都談不上,怎能號召第三勢力?第三勢力雖有無限想像空間,但一到選舉就成了夢幻泡影。

【轉載自人間福報】2019/8/7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