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應具備的正向力量

總統應具備的正向力量

 

國民黨中常會已核備提名高雄市長韓國瑜選總統案,即將確定代表國民黨,與其他總統參選人競爭未來領導國政的機會。

台灣受歷史傳承與地緣政治影響,內政、外交、經濟與軍事無不艱難。歷任民選總統,於投票前或能鼓動選民熱情,當選後卻解不了政爭歧見,國事蜩螗,遑論團結起來實現願景。

有志於總統者必須面對兩件事,一,持守正向格局鼓舞正向士氣。台民在日據殖民時代遭歧視壓迫,且捲入戰禍;民國時代,又有中共解放台灣的威脅,餘緒迄今未絕,自常懷憂思,而衍生防衛性思慮。如西海岸曾經是防敵登陸的管制區,不准開發;都市已有供水系統,居民仍要求保留水井,以備戰時之需。

在負面顧慮多於正向思考的氛圍裡,中山高五楊高架路初通車階段,質疑工程安全性的政論,竟主導輿情方向,以致有人寧取平面道路,不敢上高架路。五楊高架通車迄今,歷經颱風、地震、驟雨的考驗,屹立不搖,證明是安全可靠的現代公路。類似例子還有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建置過程中,黨政、傳媒、立法院裡頻傳譏諷、指控、非議之聲,把這件創新事業講得像禍水;但完工後,實踐證明車流順暢,當初所議的缺點並未成真。

台灣現正面臨比上世紀更多的國際競爭,尤需領導人鼓舞正向心態。譬如翻來覆去議論兩個世代猶未決行的自由貿易區案,應該立即先試先行,本做中學之旨修正缺點;現在動手,已失去與東亞國家比肩並行的時機,再拖下去要伊於胡底。島內重大工程建設滯後,如桃園機場續建工程、台北市雙子星摩天大樓,應開放兩岸國際競標;淡水河口跨海大橋,離島橋梁、道路、水電等建設,也宜解禁陸資背景包商不得承作的規定。

正向思惟能減少負面禁止,釋放產業創生能量;企業主掌握時機、精算成本、評估風險的能力,會比公務員高明。可惜今之在位者處處設卡,致台資赴陸遠超過陸資來台;而台灣吸引外資的競爭力已淪入亞洲末段班,行政院公布島內年度同比的數字自我安慰,專業媒體卻指出跨國跨域的互比,台灣已輸到不如西亞國家。

台灣需要在現行國際與大陸體制間,能成功運行中華民國的領導人。當下世界大勢已是中、美前兩大經濟體,在政經、科技等領域相互競爭;兩大所運行之政經制度並不同質,但窮究天理的科技本質則一;有識者早有論述,未來是一個世界兩套系統的競比。

台灣與大陸本為一家之親兼近鄰,自應積極促進兩岸合作共好,化解隔閡,在中美日間均能運轉。可借今之執政者,因不認同中華民國的一中憲法,緊抱遠隔大洋的美國,借美勢反中,惹出兩岸間不少摩擦與對抗的緊張情勢。

並藉此緊張情勢收縮人民行動、言論自由,壓制在野黨,演化一黨專政格局。進入此黨政脈絡裡的少數,雖得占高位、據肥缺、分潤公部門利益;但多數黨政脈絡外的人民,則遭薪資停滯、低所得、高房價、懷恐懼之苦。

有志於總統者請自問:「我有能力鼓舞國人正向力量,及放眼兩岸國際成功運行中華民國的功力嗎?」

【轉載自人間福報】2019/7/20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