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與感情不忠的討論:何為婚內出軌

婚姻與感情不忠的討論:何為婚內出軌

威廉·帕克(William Park)
美國副總統麥克·彭斯(Mike Pence)拒?同妻子之外的異性單獨共餐。這是出於他對妻子凱倫(Karen)的尊重,也是出於他強烈的宗教信仰。有評論家稱,此舉是男人無法自控的應對之術,但也有人批評說這是屈尊就卑的姿態,是性別歧視和對他人的侮辱。(支持者並不在少數:有一項研究發現,有5.7%的受訪者認為,買食物給異性無異於不忠。)

無論我們怎麼解讀彭斯的行為,至少他和妻子對如何與異性相處是確定了清晰的邊界。在異性戀伴侶之中,這種模式是比較值得一提的。

到底怎麼樣算不忠,很多人都沒有明確的定義,他們也大大低估了伴侶背叛的概率(儘管有時,自己也並不夠忠誠)。他們也不知道的,如果伴侶不忠應該如何回應(很多人的反應都出乎意料)。

我們知道,不忠現象並不在少數。一旦發現伴侶不忠,會讓人心碎、又無人可以傾訴,因此許多心理學家建議,人們需要以更公開的方式談論不忠現象。

有多少人曾對伴侶不忠,這是很難統計的。尤其是因為研究人員的數據來源,僅為那些坦白承認自己對伴侶不忠的人。因此,預估的數據會有較大的偏差,通常會受數據收集方式的影響。最高估計值顯示,有75%的男性和68%的女性承認曾經出軌(雖然,2017年的最新數據顯示,男女出軌概率已經趨同)。按其中一份已公布的最低估計數據,有14%的人曾經出軌,但這也是一個不小的數字。

儘管如此,相信伴侶曾出軌過、或者有出軌心思的,只有5%。這也就是說,出軌數據中最保守的數字都已經數倍於此數了。大概我們太過相信自己另一半的忠誠了。

卡爾加裏大學的布恩(Susan Boon)說:「我們中通常樂觀的人覺得,好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壞事會繞開自己走。我們對伴侶忠誠度之信任,也正是源於此。另外,一段戀愛關係中,最好還是對另一半抱有信任。因為時刻監視對方的一舉一動,是十分畸形的。」

還有一個問題:不同的人,對於出軌的定義是不同的。研究人員會先行定義什麼叫出軌,然而每個人對出軌的解讀都有所不同,因此受訪者也可能會不認同研究人員的定義。

異性戀中,20個人裏就有一個會認為對方給其他異性買頓飯就算是不忠

伯恩表示:「人們會高估他人對出軌的容忍度以及他人出軌的可能性。出軌是電影和歌曲中經常出現的題材,但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實中鮮有人談及。我想有一點原因是,不同人有不同的出軌標?。人們會認為,自己眼中的不忠行為在別人看來也是如此,這個觀點是錯誤的。這也默認了出軌的可能性,只是人們願意相信你不是那種人而已。」

如何界定出軌?有70%的人從未與伴侶討論過這個話題。比如說,下載了交友軟件就算不忠嗎?Tinder(陌生人交友軟件)用戶中,出於戀愛關係的佔到了18%-25%。又或許和Tinder網友線下約會應該算是出軌。已經有男女朋友的Tinder用戶約炮的概率更高,這也不足為奇了。

被問及是否懷疑過對方出軌時,受訪者可以自行界定「出軌」的範疇。5%這一數據也就因此更讓人吃驚了。有的人認為只有發生了性關係才算真正出軌,但也有人覺得調情就是出軌。即使我們能自行界定出軌的標?,卻還是會盲目自信,覺得綠雲不會罩在自己頭上。

最難定義的是僅止於感情上的不忠。職場上很容易出現感情出軌,因為同事間職能互相重合、個人利益交織,容易產生親密關係。於是這就給了單純的友誼升級為曖昧關係的機會。

有研究人員曾對女性進行過調查,詢問了她們對於辦公室戀情的看法。受訪者年齡在30至40歲之間,且都不是單身。研究人員詢問了她們經歷過多少次界限模糊的時刻。

有一位受訪者表示:「工作的時候我是很期待看到他的,我不能說謊。這種感覺就像是回到了學生時代,對別人產生了好感,一看見那個人就會『噢!』地一下,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

受訪者們普遍表示,肢體的親密接觸並非是引發精神出軌的必要條件。在一個人面前守口如瓶,卻對另一個人知無不言,甚至想到那個人時會忘了自己的伴侶,這就足夠是精神出軌了。鑒於上班的工作時間很長,與同事容易產生親密關係,所以職場中常發生外遇出軌這類事情也就不難理解了。

有受訪者提到了「情感保衛」的概念:即預先制定基本的規則,界定戀人或伴侶夫妻間合理與不合理行為的範疇。他們還說,保持健康的愛情關係,其中相信另一半尤為重要。另一名受訪者說:「比如在健身房,就肯定會(與我幫助健身的人)有肢體接觸。但這只是因為我要顯示正確的鍛煉方法。因此,雙方之間必須要…提前說好,哪怕是『我選擇相信你,你一定會恪守本分不過線』。」

朋友的態度也會影響伴侶自身對於不忠的看法。若某人的朋友圈偷情者多,那麼這個人過去對伴侶不忠的可能性就會比較高,未來此人還會再犯的概率也會較高。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們選擇的朋友圈,是忠實於感情還是常在外偷腥,都與我們自己是否忠誠相近。

很顯然,多數單配偶關係的伴侶會在道德上不認同偷情。那麼,對於一個曾經出過軌、偷過情的人而言,承認自己不忠是否是最好的懺悔呢? 研究人員提出這一問題後,很多人的回答都是肯定的。超過90%的受訪者表示,如果伴侶曾背叛過自己他們希望知道真相。

一項研究結果顯示,人們之所以會有如此的道德審判,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想要展現自己忠貞、純潔的形像。表現忠誠遠比照顧情緒來得重要。如果說,最重要的不要傷害到伴侶,那麼最為道德的做法不該是坦白行徑,而是把劈腿之事牢牢捂住,不讓對方發現。至於現實生活中到底何為最好的做法,那又另當別論。在美國,伴侶不忠在離婚諸多緣由中居於首位。

承認自己出軌一定會對伴侶造成傷害,但伴侶的反應則各有不同,下面是一些例子。阿拉巴馬大學的托爾托列洛(Greg Tortoriello)曾調查過認知功能受損對人的影響;研究的重點對象,是由於個性而無法面對失敗的一類人。其中之一就是自戀者。自戀者極度渴望得到別人的認同,時刻在意如何表現自己。

托爾托列洛說:「我們對兩種自戀者進行了評估:一是誇張自戀者,還有一種是脆弱自戀者。誇張自戀者有一種誇大的自我價值感,因此自尊心很強;而脆弱自戀者很敏感,很在意他人的評價,通常自尊心較低。對這兩類自戀者,哪怕是輕微的威脅都有可能刺激他們作出攻擊性回應。」

在托爾托列洛的一項研究中,他讓參與者想像其伴侶的各種形式的不忠行為。有些人的想像是基於過往的感情經驗;有的想像伴侶和電話那頭的人暢聊到深夜,只回別人信息而不回自己的信息。有的想像則涉及了性愛。

托爾托列洛說:「如有感情出軌的威脅,誇張自戀者會強勢反應,力圖控制二人的感情關係。這類人往往會通過言語威脅、肢體威脅、監視等方式來控制對方,不過要記住,這僅僅是在假定的場景之中他們想像的反應。那時我們沒有發現,不忠的威脅會引起人們更加負面的情緒。」

歷經伴侶感情出軌的脆弱自戀者,會長時間心情憂鬱,並會有更多的負面情緒。他們會將伴侶的不忠歸因於自身問題。

臨?上,診斷病理學自戀是比較二元的,此人要麼是自戀者,要麼就不是。包括托爾托列洛在內的大多數行為心理學家認為,自戀更像是一桿游標卡尺,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自戀的特徵。這項研究中,自戀特徵高於平均值的受訪者正是托爾托列洛的重點研究對象,但這些人也不是說已經達到了病理性自戀的程度。

他說:「如果有人和自戀者相愛,卻又和他人髮生性關係,那麼自戀者很有可能要訴諸控制權,會以極具破壞性的行為來表達。但如果是感情出軌,事情會變得更加複雜。脆弱自戀者可能不會與伴侶溝通,他們不會將情感關係中的擔憂和焦慮同他人訴說。如果要我出主意,我會建議要找到辦法養成溝通的習慣。對一方獨自承受負面情緒的情感關係,溝通尤其重要。」

如果出軌只是個別事件,那麼只要一方道歉,我們認為是很容易被原諒的。然而,托爾托列洛和伯恩表示,假設情景和人們的真實反應是截然不同的。伯恩表示:「假設情景中,大家都認為自己會因遭到背叛而選擇結束這段關係。但現實並非如此。有人會離婚,也有人會繼續走下去。」

托爾托列洛打算著手收集現實生活中的數據。同時也對出軌伴侶中,雙方如何看待的方式十分感興趣。比如伴侶是否會過分放大對方的不忠行為?或其他人眼中的調情,在伴侶眼裏是否已是感情不忠?

我們還有一件事情要考慮在內。雖然人一生對伴侶不忠的機率很高,很多人在某些時候都會出現不忠的情況,但是計算一個人在特定某一年的出軌機率,這個數字或許就會小上很多。那麼,當下談論出軌也就沒那麼迫切了。

【轉載自英國BBC中文網】2019年 7月 8日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