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還能挺多久

習近平還能挺多久

作者 安德烈
中美關係幾十年未有像現在這樣緊張,問題的癥結在哪裡?不少分析者認為癥結就是習近平。習近平還能挺多久,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中美貿易戰全面開花,這個問題驟然顯得緊迫起來。

輿論之所以直接指向習近平,因為這場貿易戰的最終爆發與他有直接的關係,根據『南華早報』報道,他對中美貿易協議草案不滿,要求大幅度修改,他說“一切後果由我負責”。結果遭美國指責“悔約”,有望化衝突為和平,卻升級為貿易大戰。現在,特朗普除了下令把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課徵稅率提升至25%,還準備對其餘3000多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課徵同樣比率的高稅。

星期三出爐的中國四月份經濟數據遠遜預期,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年增5.4%,增速比3月下降3.1個百分點,全國固定資產投資、社會消費品零售增速也都遠遜預期。香港經濟日報分析,三項數值表現低於預期,反映中國經濟成長趨緩壓力明顯增大,第二季度經濟形勢不樂觀。顯然,這一經濟持續走緩趨勢離不開中美貿易衝突。

現在,中國官媒終於不“潛伏爪牙忍受”,高分貝譴責甚至詛咒美國,又顯出數月前“以牙還牙”的“霸氣”。但路透社剛剛發表的評論引述專家意見,中國報復手段有限,而且動用的話風險會很高,絕不像胡錫進宣傳的拿美債出氣了事那麼容易。與此同時,美國在其他領域也對中國發動攻勢,派軍艦常態化進入台灣海峽,特朗普下令,把華為等中國通迅科技巨頭擋在門外。這是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從未出現過的孤立境地。

從幾個月來中美貿易談判的曲曲折折來看,一切都取決於習近平的個人意見,黨內似乎基本上不存在集體協商的可能。“定於一尊”,剛愎自用,中美貿易戰打到今天,凸顯中美製度天壤之別,也把習近平的專制人格凸顯出來。

有觀察人士指出,自從習近平強硬地表示由他對所有後果負責之後,北京對美國的態度發生了很大變化,中國改變了之前控制民間反美言論的做法,不僅官媒聲討,發動民間聲討美國,其勢頭為近二十年罕見。但是,根據南華早報12日報道,中共內部一些有影響力的鴿派,反對習近平在中美關係問題上蠻幹,這些人中不少是紅二代,退休高官。他們要求當局重新審視對美國的總體戰略,呼籲“中共領導層進行政策調整”。

習近平之所以引起中共黨內越來越多的擔心,關鍵在於他不僅拋棄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把前輩領導人幾十年培植的中美關係搞壞,還在於他改變了鄧小平唯一的一項政治改革—國家領導人任期制。鄧建立的制度,中共最高領導人任期兩屆,總共十年。這種中共式的輪流制度為共產黨“糾錯”帶來了希望。一任領導不行,可以指望下任,但是習近平堵塞了這條路,廢除任期制,只有一條道走到黑,這讓黨內溫和派人士感到恐怖。

習近平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以來,目前被停課的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去年就對習近平引發的那種“社會性恐慌”做過精闢的分析。八九月間,中共黨內也有批評習近平在中美貿易問題上“誤判”的聲音。但可能誰也沒有料到中美貿易戰會打到今天這種程度,知識界的呼聲,中共黨內的不滿,似乎起到過某種警告作用,讓習近平也感到中美衝突不解決對中國可能會帶來的某種潛在的危險。但是,當貿易談判步步深入,觸及到改變中共經濟方式的時候,習近平的盲目自大再次充分顯示出來,他自以為保政權說不定其實在削弱這個政權。“一切後果由我負責”這句話,像一包炸藥,在人們看到終結貿易戰的希望的關頭,推翻之前談判達成的方案,貿易戰全面爆發。

觀察人士梁京指出,“美中兩國貿易戰打多久,關鍵因素只有一個,那就是看習近平在最高權位上能撐多久”。中美貿易衝突到這一地步,很大程度上同習近平“定於一尊”分不開,如果中共現在的最高決策仍有某種程度的集體協商機制,美中貿易談判的迴旋餘地會大很多,中共高層沒有理由拿整個黨國的生存去與特朗普的政治前途去賭博。但現在不同,習近平不僅把自己的生死押上,也把黨國的生死押上。

流亡海外的民主人士萬潤南則認為,如果說民主社會是通過選舉來糾錯,專制社會其實也存在?某種程度的內部糾錯機制,政變就是一種方式。抓四人幫式的政變,讓赫魯曉夫請君病休式的溫和政變,以及更暴力的政變,這都是“糾錯”。他認為目前中國社會第一步是要把習天下變成黨天下,然後才有可能走向民天下。在他看來,不能否認中共黨內存在?某種健康力量, “其實要避免發生那種最危險狀態的辦法,就是出現一場溫和的宮廷政變,起碼讓明白一點事理的人完成中國社會的政治轉型。”

萬潤南分析,定於一尊的習近平其實很孤立:“肉麻吹捧習的,定於一尊的,什麼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不就那麼幾個人嗎,別的人都不跟風,都不吱聲。所以我說都是相對的,因為習現在對任何反對力量鎮壓起來

【轉載自法國廣播電台】 16-05-2019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