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談「九八共識」 怪老

深談「九八共識」 怪老

前教育處王處長離職的前兩天,碰巧怪老我又到教育處尋找「靈感」,在5樓的走廊遇見王處長,王處長似乎是很不滿的對我說出兩點臨別的贈言,「1.屏北某校長因不願清洗水管遭遇98商人的惡意攻訐,2.潮州地區校長們好不容易組成的合唱團被你無端的拆散。」聞言真的內心感到非常的爭扎。」

沒錯這兩件都與阿猴新聞網有著密切的關係,為此;我深入的去了解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後來經找到 W 校長, W 校長很是厚道,連一聲也不願吭聲,厚道到並不承認有過這碼事,為求王處長所言非虛,因此多方探索,再三的找到其他校長得到證實,原來是以前 W 校長在他校擔任校長時98商人曾找過他,他被糾纏的沒辦法就「阿莎力」遷就他,給他一次機會。後來 W 校長調動他校,他又「食髓知味」動到這位『古意』的 W 校長身上,想不到這回沒那麼順利,遭到校務會議的「阻擋」。全體與會人員認為要洗水管可以、以8千元為限,否則就免談。這個98生意人認為很沒面子,就撰文指稱每每學校採購電腦 W 校長都袒護自己親人經營的電腦公司, W 校長被無端的撰文漫罵下,導致原先教育處委任 W 校長草擬的「智慧型教室」的電腦採購計劃中途換手。從這一點也讓我連想起之前在市區某K校ㄩ校長也碰到同樣的「症頭」,這個98生意人到K校要求洗水管遭拒,竟然也來篇學校圍牆外有違章工廠影響學童學習情緒來「修理」校方。

上面兩校受到污衊的情形據聞很多校長都知道,但是不少校長為何如此的「屈服」而願配合98生意人的淫威索取不合理的價格來浪費公帑?這種圖利商人的行徑萬一東窗事發誰倒楣?你有賺到一毛錢嗎?何必去為他人冒這個險!

怪老我為何厭惡「九八」這一特種生意人?話說在某一次議會定期會期間,在中午時段有不少官員在議會大門口要送走潘縣長時,有位大官突然在眾人的面前破口而出的說:「怪老、有校長說阿猴新聞網經營洗水管的生意、我誤會你兩年了,經調查做洗水管賺大錢的人不是你,你的名義被冒用。」聞言我一時很是生氣就對也在場的縣警局方局長說這種文化流氓你不抓那要抓誰?當日下午我當機立斷的要他離開阿猴新聞網,但他要求我勿將此事告知他行將任職的單位張姓主管,這點我還是承諾信守,但後來他當著我的面說,我今天的地位是我自己拼來的,跟你阿猴新聞網一點也無關,真的有勇氣說出這話,所有被槓的校長都說是看在阿猴新聞網康佬的份上,否則誰會理他?連民代也這麼說,簡直是不懂「飲水思源」。所以我耿耿於懷的是若當初不用他的話就不會給教育界朋友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也不會讓縣庫損失沒必要的開銷。

從98商人這事件,讓我深深的體會,勿太心軟的同情要養家糊口沒工作的人,起碼也要先觀察一陣子再決定要不要任用,否則所受的困擾會讓人安不下心與睡不下眠,當發現事態嚴重就後悔莫及。洗水管公道價錢是多少?是的、我曾跟隨到佳佐國小看清洗過程,也邀電子媒體跟隨觀看順便幫他給予宣導,當時清洗水管是用一部時價不到18萬元的振動器加上一名日薪2.500的工人,當時也沒用所謂的議員款所有的開銷只是萬把塊而已,如今要價98.000元,差價實在太離譜,這種暴利收費未免太過份,也難免讓人懷疑連想到民代所得「報酬」驚人,如此的作為也讓廉潔的民代難免受到無妄之災的懷疑。

我連寫幾篇「九八共識」的文章是要這個98商人適可而止,意想不到的是不聽老人言反而「見笑轉受氣」說是怪老我到各校去收取「保護費」,在此我要問誰有交「保護費」、誰收的?他還撰2次狀控告我「妨害名譽」,指阿猴新聞網每月收入不斐對他刻薄,我是希望他能心想事成的把我這年已78晉9的老人告倒抓去關以除「九八共識」的障礙。既然如此;我也希望被遊說洗過水管的學校也要去張「存證信函」要他多退以免到時上法庭時吃虧,因為我也準備要提告了,被牽連在所難免,所以我也請好心動用配合款的民代也勸勸這個98生意人超收就趕快退款。屆時莫怪我不通情達理。

本來什麼叫議員配合款?我什麼也不知道,由於有洗水管的「九八共識」之後才知一、二,最近聽說有議員準備來日參選「立法委員」,所以就把「九八」服務範圍擴大到其他地區,比如非屏東地區選出的議員要為市內某校增加景觀而建造「石椅石桌」、若石椅石桌是全部用大理石打造的話是非常非常的合理,若是用水泥鋪上一層薄大理石的話就跟洗水管一樣不合理。至於另位非恆春地區選出的議員要為半島某校增購教學用的電腦設備,這未免熱心過度有點離譜!如此的民代放棄為自己選區內的廣大選民服務 而「百里迢迢」跑到別選區服務那些沒有投票權的學生合算嗎?如此的做法值得嗎?若要這種做法不如在自己的選區去為鄉親「舖橋造路」來得實在,好讓選民有感的在下次參選時能用選票來回饋。

那議員配合款究是什麼?首先讓怪老摘取兩篇媒體的報導提供參考:

——————————————————-
【椰子樹下】議員配合款該不該取消?

行之多年的縣議員每年六百萬元建設經費配合款「潘朵拉」盒子在蔣月惠議員提案下解密,各縣市議會紛紛廢除這項預算編列之下,屏東縣政府繼續編列適當性,引起民眾廣泛討論?

縣議員配合款從蘇嘉全擔任第十三屆縣長至今一直存在,蘇嘉全時期,每位議員每年配合款四百萬元,後來增加到六百萬元,縣政府正式編列預算,議會審查通過,每位議員每年六百萬元補助社團及基層建設經費,預算支配權在縣議員手中,議員簽名,即可憑據向縣政府核銷,屏東市長林亞純貪污案判刑就是利用議員配款中飽私囊,衍生弊端。

蔣月惠議員認為,議員配合款難脫綁樁循私之嫌,並不符合公家機關預算法規,自廢武功,提案取消每年六百萬元配合款,但因為沒有議員願意幫蔣月惠連署,該案胎死腹中。

【詳細新聞請點閱真晨報網址】

—————————————————

竹市議員、議長建議款引熱議 市議會臨時會直播討論

新竹市府與市議會間有行之多年的往例是,議長每年有7500萬元工程、設備建議款及500萬元活動建議款,各議員也有200到300萬元的建議款,消息一出,今天引起地方議論,市議會更對此提臨時動議,要市府說清楚、講明白。

對此,市府主計處長蘇文樹今天在市議會臨時會的臨時動議中答詢說,議員建議款並沒有一定的額度或限額,所有建議款都是透過各業務單位來執行,舉例若有馬路壞掉要修或有路燈不亮等,市民向議員建議後,業務單位會根據議員提案或建議內容派員實勘,若確實有需要,就會透過政府採購法及公共工程規定簽辦執行,每個縣市都不會有定額,是看需求而定。
【詳細新聞請點閱自由時報電子報網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