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豈可忽略民生

總統豈可忽略民生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美國受訪時,談起台灣選民人心思變,直言過去三位中華民國總統都是台大法律系畢業的高材生,「三名台大法律系總統幹完,台灣經濟和競爭力基本上已經殘廢了」。他所指的三位總統,是民進黨的陳水扁、蔡英文和國民黨的馬英九。

一石激起千層浪,隔著太平洋的台灣,有人指韓言多必失。陳水扁兒子陳致中說,他老爸在位時,台灣經濟沒那麼差。馬英九辦公室說馬任內遇到百年罕見的金融危機、歐債風暴,台灣度過難關,平均經濟成長率優於其他國家。蔡英文說拚經濟不是喊口號,最近一波台商回台投資金額已破一千兩百億元了。

韓的表述必須辯證,首先學法律的總統,會不同於其他總統嗎?坊間是有議論,指律師、醫師受台灣人敬重。從這兩種行業轉選公職者,相對於工程師、企業家明顯多。律師、醫師常接觸負面難題,律師須處理訴訟糾紛,辯論輸贏;從政後可能也擅解法條,以爭高下。律師和醫師能洞見人的脆弱面,個別表現機會多,不免英雄主義,名醫師、大律師,地位崇高。

與律師、醫師相較,工程師所處的製造業、營建業本質具開創性,有明確任務目標與期程;主事者須集合眾力,調和紛爭,以抵於成。生產線或大小建案的工程師,都是技術專家,須用正向思維處理問題,並以完成任務為最高成就。生產線與工地,均非一人就能獨力周全,所以激發團隊成就感,會重於個人英雄表現。

歷來論政者早已建議政黨應多培養並鼓勵工程師從政,以均衡法界、醫界的從政人才,供應台灣民主政治多元養份。當有不同觀瞻格局、心理素質者都能輪流領導政府時,必能互相切磋借鑑,抵減循環式甚至螺旋式的陷溺。

受法律系訓練的三名總統搞殘台灣經濟說,經得起辯證嗎?近三十年,台灣從經濟成長率高、貧富差距小,領先韓國、香港、新加坡,居四小龍之首;逐步淪落到如今成長率墊底、貧富差距大、薪資倒退、房價卻攀高至受薪族不可及的地步,確如韓氏所說經濟已下滑,當然要怪罪總統。

但此種沉淪是從農經學者出身的李登輝總統開始,經濟學者馬凱曾指出,李氏接蔣經國位掌政之初,台灣是精悍猛虎,大陸是超大病貓;李氏鎖國自閉,錯失發展機會,金權、貪腐輪流登場,致台灣猛虎變病貓,大陸病貓變大虎,位階互換。所以搞殘台灣經濟者,未必肇因於領導人系出何學門,而在於原有拚民生以護民主的順序,被翻轉成上位者縱情意識形態,挾民主之名,行內部奪權攘利。政治的分化鬥爭,消耗了人才,錯置了資源,少數人得逞,多數人卻無告。

韓國瑜在美批總統們搞殘台灣經濟後,民進黨借勢攻擊國民黨馬英九把台灣經濟綁在大陸市場,換來主權被侵蝕,經濟咽喉被大陸掐住,致嚴重倒退。卻不知馬政府的經濟部長尹啟銘甫發表專論,指蔡政府的經濟平均成長率、投資率均不如馬時代,出口成長率依賴大陸市場的貢獻率更達歷史最高,有何能耐再仇中反中,根本是用假數據掩蓋沉淪的真相。

據此以觀,韓氏說法反映人心已難忍政治算計與政府失能;學法的總統不必然搞殘經濟,但忽略民生為己任的總統,必會禍害經濟。

【轉載自人間福報】2019/4/22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