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市代理教師聘期縮水 時力議員批「難道不用備課?」

高市代理教師聘期縮水 時力議員批「難道不用備課?」

高雄市代理教師因經費來源來自中央或地方而有不同的聘期解釋,經費來自高雄市政府的代理教師只有縮水聘期,年假前更發函指出因為開學前遇到過年老師的聘期就要縮水扣除。21日高雄市議員林于凱、黃捷及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於高雄市議會召開聯合記者會,批評教育局苛刻勞工,呼籲別再當慣老闆。

年假前(1/31),高雄市教育局人事室以高市教人字第10830753800號函通令本市各級學校(參見附件),針對「長期代理教師之聘期為一學年(期)者,其聘期起迄日遇例假日或國定假日」之疑義作出解釋:「…嗣後聘期起迄日遇例假日、國定假日或其他放假日,以該假日後一上班日為聘期起日;聘期之迄日為例假日、國定假日或其他放假日,以該假日前一上班日為聘期迄日。」

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理事長董書攸說明,有關「代理教師聘期」,高雄市教育局的規定本來就相當小氣,現行《高雄市立高級中等以下學校兼任代課及代理教師聘任補充規定》第3點:「長期代理教師之聘期為一學年(期)者,…,聘期自開學日前一週起,至當學年(期)課程結束後一週止。」換句話說,高雄市「長期代理教師」的聘期,一學年的約為10.5個月,一學期的只有5個月;以致於這類代理教師在寒暑假期間,不僅沒有薪資待遇,也因為無法請領失業給付而失去職業保障。

董書攸指出,由於各縣市也大多有這種不合理規定,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在105年二度召開記者會嚴厲批評,要求政府應「拿出良心,給代理教師完整聘期」!於是,教育部三度召集各縣市政府研商;並在106年3月9日第三次研商會議達成6項結論,要求各縣市配合中央政策:「含括上、下學期聘期之代理教師,朝支給完整年薪方向規劃」。2017年5月23日,高雄市教育局便發函各校,宣布的內容卻是:凡是「教育部專案補助」的代理教師可以有「完整聘期」,但「本市自己出錢」的代理教師仍維持高雄市原來規定的「縮水聘期」。形成「一市二制」的可悲局面!

董書攸說,2017年7月13日她也曾在高雄市教審會提案修改本市的不合理規定,但教育局仍以「市府財政困難」為由,表示礙難同意。於是,當去(2018)年大選時,教師職業工會便將「代理教師完整聘期」納入對候選人的政策訴求;而在該會10月13日的「市長候選人教育政見會」上,包括韓國瑜等3位候選人也都簽署表示支持。如今,教育局不但不努力實現市長的選前承諾,甚至還做出更「苛刻勞工」的解釋,令人十分遺憾!

時代力量的市議員林于凱對教育局的作為也表示不滿,過年前,他接獲代理老師的陳情後,便要求教育局人事室處理;結果教育局不但未糾正學校的違反規定,竟然作出「替學校解套」且自相矛盾的解釋。

林于凱進一步說明,當初規定起聘日在開學前一週,是設計讓老師作開學前之教學準備,教師的聘期與形式上的出勤根本無關,「難道因為過年就不用備課了嗎?」林于凱指出,代理教師聘任補充規定中規定「長期代理教師之出勤管理比照專任教師之規定」,專任教師與代理教師的聘期認定就不該雙重標準。教育局用一紙函釋將原本「聘期均自開學日前一週起,至當學年(期)課程結束後一週止」重新解釋為「聘期適逢假日期間,以該假日後一日上班日為起聘日」,林于凱批評,教育局如此解釋法律,已經違反法律明確性。林于凱認為,教育局人事室這種作法欠缺法制概念,還損害代理教師權益,應該好好檢討。

時代力量的市議員黃捷也痛批教育局罔顧代理教師的權益。黃捷表示,代理教師都是通過檢定的合格教師,所做的工作與正式教師無異,甚至有學校找不到人擔任組長、主任,也會要代理教師擔任行政職,但代理教師不能晉級提敘,也沒有考績獎金,已經夠可憐了,如今,政府這個雇主卻還要對他們的聘期七折八扣,打擊代理教師的士氣,「這樣做對教育、對孩子有幫助嗎?」黃捷批評,教育局的函釋根本是混淆視聽!

【訊息來源: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