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睿哲籲佩洛西勿邀蔡英文到美國國會演說引來負評

卜睿哲籲佩洛西勿邀蔡英文到美國國會演說引來負評

鐘辰芳***華盛頓—
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說,美國聯邦參議員提出邀請台灣總統蔡英文到華盛頓的建議具有“缺陷”,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應該拒絕這個提議。不過卜睿哲的看法引來批評,他的論點也遭到駁斥。

2月7日,包括參議員加德納(Cory Gardner, R-CO)、科寧(John Cornyn, R-TX)、考頓(Tom Cotton, R-AR)、克魯茲(Ted Cruz, R-TX )以及魯比奧(Marco Rubio, R-FL)五位共和黨重量級參議員聯名致函佩洛西(Nancy Pelosi, D-CA),建議她邀請台灣總統蔡英文到華盛頓向美國國會聯席會議發表演說。

不過對美台關係及台海兩岸情勢有深入理解的卜睿哲(Richard Bush)認為,議員們的提議有缺陷(flawed),“佩洛西議長應該拒絕它。”

布魯金斯學會東亞政策中心主任卜睿哲(美國之音鐘辰芳拍攝)

卜睿哲上星期五在他擔任資深研究員的布魯金斯研究所網站發表文章說,蔡英文總統“當然值得美國尊敬,她是美國在全世界最好的朋友之一”,但是邀請蔡英文到美國國會發表演說的提議有三個缺失。

他表示,首先,這個提議違反美國與中國建交時對“與台灣維持實質但非官方關係”的基本原則承諾。卜睿哲說,做出這個承諾“並非美國的選擇”,因為美國“樂於同北京和台北維持外交關係”,但是當時兩邊的政府迫使美國做出這個選擇,而尼克松和卡特兩位總統都認為,選擇北京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

卜睿哲說,雖然他無法預測北京對於美國允許蔡英文到華盛頓向國會發表演說會有何反應,但北京“急劇降級”美中關係是極有可能的,包括特朗普總統希望中國在朝鮮議題上的協助將得不到回應;美國社會中許多仍然珍視美中關係的領域也將受到傷害;依賴中國市場的美國跨國企業可能遭受報復;在中國居住的美國公民可能面臨與目前在中國的加拿大公民相同的命運。

卜睿哲還表示,其次,議員們的提議可能使台灣遭殃,北京可能藉此機會進一步對台灣施壓,設法奪走台灣僅有的幾個邦交國;解放軍對台灣的演習會更為密集;干預台灣內政的作為也會增加,因此議員們試圖幫助台灣的善意舉措反而會使台灣受害,到時美國又該如何?“頂回北京的壓力,製造另一個不斷迴旋升級的關係;還是什麼都不做,讓台灣和美國在亞洲的其他盟友做出結論,那就是美國支持他們的承諾並不可信?”

最後,卜睿哲認為,議員們的提議“忽視台灣的看法”。他說,他猜測這個建議的作者們沒有詢問蔡總統她是否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或是即使他們問了,也沒有仔細聆聽她的答复,因為蔡英文必須為台灣2千3百萬人的繁榮安全負責,她很清楚她必須在與美國、與中國的關係間保持平衡,即便目前台北與北京的關係不如她的設想,但她也“不會想要冒著讓兩岸關係更加惡化的風險,只為了來美國眾議院大堂的講台上發表一個小時的演說,卻讓她的國家付出極高的代價。”

“不要搞錯”,卜睿哲強調,美國應該持續尋求改善與台灣的關係,改善美台經濟關係才能有效幫助台灣強化對中國的威懾,但這需要與台灣領導人接觸,聽他們說美國“如何能實際幫助”他們,而不是美國“自己認為”應該如何幫助他們。

他說,美國在其40年來實踐美中關係的經驗中已學到,在與台灣的外交往來上“有必要非常有技巧,甚至有時候必須保持隱秘”,公開性的象徵動作“如果能巧妙運用”,對於美國與台灣的關係的確重要,但實質意義更為重要,像這個“思慮有欠周全”的象徵性舉措,將使得美台關係的改善更加困難,而不是更為容易。

對於卜睿哲的看法,前台灣公報主編,目前在維吉尼亞州喬治·梅森大學教台灣歷史的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不表贊同。

前《台灣公報》主編韋傑里(美國之音鐘辰芳拍攝)

韋傑理告訴美國之音,卜睿哲和其他反對意見,正如同他2月9日在《外交家》(The Diplomat)網站發表的文章–“為何佩洛西議長應該邀請蔡英文到國會發表演說”裡提到的一樣,那就是美國、歐盟和一些歐洲國家的政策,“還停留在1970年代美國的一中政策成形時的結構與基本原則的局面”,而沒有考慮到發生了兩個根本變化。

第一,中國並沒有遵守三個聯合公報的協議而致力於尋求兩岸分歧的和平解決,正如習近平年初對台講話提到,不承諾放棄對台使用武力,如果台灣不聽從北京的條件。因此美國必須頂回這個壓力,邀請民選總統蔡英文到華盛頓,是很好的第一步。

第二,台灣已經在上世紀90年代做出歷史性的民主轉型,而美國卻仍然維持其基於70年代局勢的“一個中國”政策,“台灣的實地改變也應該需要一個政策改變。”

此外,韋傑理說,他也不同意卜睿哲關於議員們的提議“忽視台灣看法”的觀點,因為“很明顯的是,台灣大多數人都樂於見到他們的總統對美國國會聯席會議發表演說”,但是蔡英文和她的團隊當然會很謹慎而不會公開這麼說,這應該是要由邀請方來決定,“美國國會就有足夠的背骨來做這個動作”。

最後,韋傑理也不同意卜睿哲說,這“只是”一個像徵性的舉措,因為“在國際外交上,象徵性舉措有其意義”,因此他在自己的文章裡也提到,這個邀請的舉措“應該伴隨著美國與西方國家採取一個朝向與台灣關係正常化的動作”,那自然就會為像徵動作增添實質意涵。

這也是為什麼韋傑理說,他在文章裡強調,作為對台灣新政策的一部分,美國與西方國家應該做一個重要工作,就是說服中國,台海和平穩定“只有在中國接受台灣是一個友善鄰居”的情況下才能達到。他說,當今西方國家的政策只著重於兩岸間的“對話”及和平解決”分歧,但他認為西方國家必須往前更進一步,敦促北京接受台灣“現在的樣貌”(as is),像目前這種對台灣軍事、經濟和政治壓力的無止境零和戰略,對台海兩岸關係的改善沒有幫助。

卜睿哲指出議員邀請蔡英文訪問華盛頓的3個“缺陷”,也引來前美國國防部主管中國事務的官員博斯科(Joseph Bosco)的一一反駁。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博斯科(美國之音鐘辰芳拍攝)

博斯科在發表於2月12日英文《台北時報》的評論中說,中國從一開始就違背上海公報中關於和平解決台灣議題的“根本原則”,北京積累了50年來美國對它的交往政策的好處,卻還在不斷的對民主台灣持續施加武力、經濟脅迫,以及顛覆、銳實力、心理戰和外交孤立。

他說,卜睿哲認為邀訪蔡英文可能導致北京的報復,但這就像數十年來美國決策者主張與中國交往,因為他們認為與中國保持良好的經濟與政治關係對華盛頓要比對北京來得重要,但演變至今,中國已成為世界經濟軍事大國,卻反而在人權、貿易、武器擴散、領土主張和對其他罪犯政權的支持上都無視國際規範與秩序。

博斯科說,北京在從事這些活動時“從來也不擔心它的作為可能冒犯華盛頓或其他首都”,它只管推進自己的野心和它自認為可以不受約束的行為,但是現在特朗普政府終於打破這個模式,對中國一系列行為採取相應的懲罰性措施,並反制北京對台灣的軍事和外交壓迫。

博斯科認為,邀請台灣總統訪問華盛頓將部分改正對台灣的歷史性不公義,並且讓中國知道,“它對西方的剝削及侵犯做法不再被接受”。

博斯科說,只要國會提出一個建議邀請蔡英文訪問華盛頓的決議案,就算沒有被接受,也已經足夠對台灣和中國強調,美國多麼看重與台灣的友誼和戰略夥伴關係,以及它將如何看待中國對台灣的進一步壓迫與恫嚇,“僅僅是這一個理由,就值得這麼做了。”

聯名寫信給佩洛西議長的參議員加德納上週四在其推特帳號上發文說,蔡英文“是一個正在與另一個尋求剝奪台灣人民民主權利和基本自由的專制壓迫體制奮戰的民選領袖”,邀請她來向美國國會聯席會議發表演說“可以發出強而有力的信息,顯示美國政府和人民將永遠與那些受壓迫者,而非壓迫者站在一起。”

在5位美國參議員上週聯名致函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要求她邀請台灣總統蔡英文到美國國會聯席會議發表演說後,台灣政府對議員們挺台作為表達“誠摯的感謝”,但台灣外交部說,目前並沒有安排總統訪問華盛頓的規劃。

台灣外交部在其推特帳號發文說,感謝五位美國聯邦參議員支持蔡英文總統捍衛自由民主的努力,台灣對於有這些朋友在美國感到安心。

【轉載自美國之音】2019年2月12日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