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老給校長們的新年獻禮!

怪老給校長們的新年獻禮!

今天是第2學期開學的第一天,各位教育同仁必然會為校務與教學的工作而忙碌,起碼要忙上半個月,在此;怪老先在此向各位致上萬分的敬意,同時也向各位拜個年。

原本打算在去年年底封筆不問世間事,加上有4個多月遭病魔的纏身,沒再下鄉遊走,致無法提供各位想知道的奇文怪事,這段時間在高雄某大醫院診治都無法根治病症,後來經醫師的會診之後轉診高醫,經切片檢查一切無恙,年前才逐漸恢復原有的健康。

怪老我在去年11月上旬接獲屏東地檢署的妨害名譽的傳票,經偵查庭檢察官的偵訊始知是98商人對我提出「妨害名譽」告訴,為公義怪老坦然勇赴地檢署接受檢察官的詢問,怪老為「保護」校長們的清高而遭98商人污衊也心安理得,但在檢察官明鏡高懸的偵辦下,事過3個多月還沒對怪老提出起訴,是否98商人提告的附件「98共識」的幾篇拙作感到興趣而從中研究、偵辦,這就不得而知?所以怪老數次要求有與98商人生意來往的校長們以「存證信函」要求退還超收的款項的建議就是為了這碼事。

98商人如此污衊怪老我他還不滿意,竟然在他的臉書說三道四的指出怪老我的不實指控,這回他敢具名還附上蕭灑的照片,企圖要說明他的98共識收費的「正當性」進而繼續繁盛他的業績,讓校長們信以為真的繼續挺他的98美夢。

不知各位還記得新北市幾位校長為「營養午餐」之事的遭遇否?當然其中也有不法的校長收取不法利益罪有應得,但多數清白的校長真的無辜受到委屈,雖然其中多數獲得平反,但事實上造成的傷害已是無法彌補—-氣死、自殺、受盡折磨的居多數,這些都值得我們引以為鑑。就98商人在屏東的行徑竟然有位民代理直氣壯的指稱,我們只是建議而已,購不購買那是校長決定的,與我們民代有何干?當然也跟生意人無關,因為一切的採購是你校長自己決定的,讓事情爆發再怨天尤人有用嗎?錢人家賺,受罪是自己,值得嗎?

新的學期又開始了,那些靠著民代的淫威「推銷」不堪使用的教學輔助用品的商人又開始伺機而動,就像前一陣子,有位商人籍民代之「配合款」強要某 K 校的 L 校長接受清洗水管,奇怪的是這所學校規模並不大學生數也不到30人,如此的收費竟然也是「公訂價」九萬八,這種價格也令怪老全身起疙瘩,腦海一直在轉動、怎麼這樣「敢」‧這樣「貪」,到底民代分多少「好處」或只有98商人「獨吞」,這點讓怪老一直存疑想不通,聰明的校長若知一二,是否給怪老指點「答案」。因為有一所比 K 校較具規模的學校學生數多出40,這位也曾經吃過虧的「ˊ中古」校長拒絕98商人的推銷而另找他家清水塔的商家,結果清理的費用才8千多元,是否這所偏鄉學校所付的不是台幣而是美金?

校長是讀書人、讀書人要有讀書人的風骨,若是無法抗拒民代無理的要求,乾脆一點;早日「解甲歸田」過著「閒雲野鶴」的日子,以舒緩目前還有30多位儲備校長讓他們有機會獲得遴派。同樣的;怪老也要建議縣府主管單位設法根絕這種不法的採購方式,不要好官自為之,眼睜睜無視校長們繼續「受災受難」,你們當官真的忍心讓這些長年累月奉獻教育的校長「受脅迫接受不合理的價格嗎?」,同時怪老也要呼籲檢調單位深入調查以杜絕歪風的延續,更盼中央政府正視政府採購法10萬元以下不用公開採購而衍生的不合理現象。

在採購無法抗拒民代及有背景商人的淫威下,校長們若無法撐起骨幹的話,怪老教你一個「保命」的絕招、就是廣設「隱密錄音設備」進而蒐集證據以求自保。以上忠言做為我怪老給各位的新年獻禮!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