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輕生: 避孕藥副作用可能很嚴重

抑鬱 輕生: 避孕藥副作用可能很嚴重

抑鬱症、自殺企圖和心理醫生一起陪伴雅思敏(Jasmin)度過了她的少女時代。但是自從她徹底停止服用避孕藥之後,這些困擾她的症狀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她現在感覺超級好。

(德國之聲中文網)20歲的雅思敏在Facebook的一個用戶群給我回信。我一直在尋找因服避孕藥而患有抑鬱症或者有過自殺念頭的女性。

在一個名為’藥丸一代’的小組中, 我找到了她們。該小組有6000多名成員。他們中的一些人和我聯系,表示願意和我進行交流,一起談談曾經困擾她們多年的精神低谷以及那些沒有效果的療程和抗抑鬱藥。

在這個群裡,雅思敏的經歷是具有代表性的。而兩項科學研究的結果也表明, 抑鬱和較高的自殺風險很可能是服用避孕藥導致的副作用。雅思敏講述了她的經歷:

“我11歲時來的月經。每次都有嚴重的腹痛。14歲時我媽媽帶我去看婦科醫生,醫生給我開了避孕藥。

由於受到同學的欺負,當時我肯定有精神上的壓力。 在我開始服用避孕藥後, 我變得越來越抑鬱。當時,我還沒有想到這與避孕藥有關。

但我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差, 越來越多地產生自殺念頭, 也嘗試過自殺。最後我去了精神病醫院。醫生的診斷是: 適應障礙。我住院三個星期, 之後接受門診心理治療。

經過一年半的治療, 我的心理醫生說我現在的情況應該有了好轉,可以出院了。停止治療後,大約有半年的時間情況很穩定。

不過, 2016年夏天情況再次惡化,於是, 我去了科隆的一家診所做檢查。結果是抑鬱症的9個症狀中我有8個。由於醫院床滿,我被轉到了曼海姆。2017年初,我在那裡又做了兩周的住院治療。

停服避孕藥 抑鬱症狀全無

醫院的心理醫生問我為什麼去那裡,因為我沒有一點症狀。我也發現在這段時間裡, 我第一次想到我的病情可能與服避孕藥有關。因為在住院治療的兩周時間裡, 我停止了服藥。

我向給我看病的女醫生談了我的懷疑。她建議我回家再試試看。如果服藥後情況重新開始惡化,便立即停藥。

我聽從醫生的建議,回家後便重新服用避孕藥。一週後心理狀況就開始變得糟糕起來。又開始情緒波動,心情抑鬱,有想自殺的念頭。

婦科醫生建議我停藥,選擇其它的避孕方法。

但是我的想法是, 如果我現在服的藥物有副作用, 那麼所有其他激素避孕藥也將同樣糟糕或更糟糕。這就是為什麼我在去年8月轉而使用子宮內置螺旋避孕器的原因。自從2018年2月我徹底停服避孕藥之後,我的感覺好極了。

我認為重要的是,不要盲目地相信醫生。避孕藥並不是最佳避孕方式。必須事先說明藥物可能導致的副作用。我經常聽到的是避孕藥不會給身體造成太大的影響。實際上避孕藥當然會對身體有影響。 現在我甚至認為,以這種方式干預人體的激素平衡是一種極不負責的做法。”

【轉載自德國之聲】03.02.2019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