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反貪易、行反貪難

知反貪易、行反貪難

去年底地方選舉結束後,檢調在高雄、桃園、南投竹山鎮都有肅貪搜索行動;以桃園市前任經濟發展局長朱松偉案最受矚目。桃園市長鄭文燦對部屬被收押禁見,藉主持市政會議
場合表示,身為公務員第一原則就是要清廉服務,獲政府授權的工作,要秉公處理,排除一切教條、偏見、壓力與誘惑,不能有私人利益,每項決策才能真正公正、客觀及公平。

鄭文燦一如歷來很多首長面對部屬爆出弊案,必須面對時,總會說期望司法單位查明真相,毋枉毋縱。在口說配合調查,痛心部屬傷害團隊聲譽的同時,可曾自省反貪、防貪行動力可曾到
位。

表態反貪,是律他,品德調門可以高,振振有詞並不難。行動反貪,須從律己出發,從內心把握住自己,就不是說說而已了。台式民主政治有兩條腿,定期選舉和政黨輪流執政,選舉花費
主要來自募款捐獻,其次由政府補貼。每屆勝選者都揹負很多金錢加人情的選舉債上任,抽屜裡躺著成疊人事推荐函;金主等著土地等利益分配和諸多政治保護。這些利害關係,豈是說說
依法行政就能打發的。

從政治運作的現實面觀察,公務體系在實踐民選首長政見,與代償選舉債之間,必有法紀風險。預算案是利之所在,經建標案、活動等採購案可能先射箭再畫靶,浮濫使用限制性招標,讓
有關係的廠商得標。政黨輪替的縣市,會伴隨一批新面孔包商穿梭於政府廊道。同黨執政的不同縣市,公園樣貌、設施竟長得很相似,所整理好的親水圳路,北中南像有基本款。原來同政
黨當家,會有同根系廠商走紅。

反貪實務,在公務體系內須降低償還選舉債的負擔,才可能求得行政上的公正與公平。

反貪的另項挑戰在於公務體系外的壓力與誘惑。地方政商勢力有硬、軟兩種操作手法,硬招術指靠血緣、意識形態、政黨忠誠度等硬關係運作,可安插人事,可拿到許可。軟操作即花錢送
禮打通關節,排除競爭對手,參與其中的民意代表及有能力圍事、靠勢者皆獲利。地方上曾發生多次學童午餐弊案,校長、老師未必是貪圖小利斯文掃地之輩,多是受外部勢力制約,扛不
住政治壓力和小恩小惠的誘惑,牽就妥協而涉案。

馬政府時代成立廉政署,肩負肅貪、反貪、防貪任務;蔡政府時代,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希望廉政署愛護、保護、防護善良公務員,借鑑已發生案例宣導防貪。廉政署長朱家崎受訪時也說,
期許廉政同仁偵辦的是「重大貪瀆案」及「結構性犯罪」,對有些小案,要採取其他做法。

其實抓大放小、防貪教育在反貪大業上已屬細微末節,反貪核心應是就事論事,尊重專業判斷,把政治算計降至最低位階。譬如肅貪應該唯線索、證據能否立案是問;但現實卻有調查單位
主管於去年選舉前遭調職,眾議皆曰是因選前辦案,蒐證動作未顧及政黨選情。選後,桃園等三地才展開肅貪行動,顯然有不影響選情的考量。有些都市更新、土地使用分區的政治獻金賄
賂案,高來高去,未必震動視聽,卻增加青年購屋成家重擔,擾亂經濟秩序,絕非小案。

反貪、防貪與愛護、保護善良公務員,是動人的政治目標;欲達此目標,只有從在上位者律己做起,用行動反貪,非僅表態而已。

【轉載自人間福報】2019/1/24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