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中國海以後,中國劍指南太平洋?

南中國海以後,中國劍指南太平洋?

在訪問巴布亞—新幾內亞以及會晤多個太平洋島國領導人時,中國主席習近平顯示了中國在地區不斷增加的影響力。澳大利亞認為對這一发展不能視而不見了。

(德國之聲中文網)亞太經合組織首次在21個成員國中的最貧窮國家-巴布亞新幾內亞召開領導人會議。此次峰會直接與在新加坡舉行的東南亞峰會和東亞峰會相接。兩個東道主之間的區別再大不過了:按購買力計算,新加坡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約為8.8萬美元;巴布亞-新幾內亞約為3500美元。

對於巴-新,此次峰會乃是一樁面子工程,數億美元費用中的一大部分由中國和澳大利亞分擔。中澳兩國均加大努力,增加對這個位於澳大利亞以北,雖落後但自然資源豐富、地緣戰略重要島國的影響力。2017年,中國向太平洋諸島國提供了總額約40億美元的經濟援助貸款和補貼,大部由巴-新獲得,主要用於公路建設。澳大利亞對2017/18財年的貸款許諾額度為8.15億美元。本月初,坎培拉政府剛追加了20億,用於基礎設施建設和貿易融資。

中國已是最大給款國

不僅在巴-新,而且在整個地區,中國如今已在发展援助國中名列前茅:2014年,澳大利亞、美國、紐西蘭尚排在中國前,是太平洋諸島國的最大給款國;2017年,就承諾數字而言,中國已排名第一,在實際供資數量上,位居第二。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中國問題專家倪凌超(Adam Ni)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指出,”很長時間裡,澳、新、美把這些島嶼國家視為自家後院,中國在地區越來越明顯的存在讓人驚醒”。他稱,為保障其影響力,這三國必須加強其活動。他認為,中國在太平洋島國擴大其行動,可能會是一個福音:”強化競爭的結果可能意味著對島國更多的經濟援助、投資和合作。”

然而,各方在峰會前夕发表的聲明卻明確顯示出,競爭、以至潛在的對抗決定著各給款國領導層的思維。代表川普出席本年度亞洲各峰會的美國副總統彭斯便在新加坡表示,”印太地區””不是擴張國力及侵略之地”。

軍事層面

中國問題專家倪凌超這樣評價中國在南太平洋地區的戰略:”中國不是地區和平與发展的無私監護人。它是在該地區有著具體戰略利益的一個處於上升狀態的大國。一旦它在南太平洋能在軍事上立足,則一旦发生沖突,美國的軍事行動將更加危險、更為昂貴。”

的確,澳大利亞在最後一分鐘使中國的一項計劃泡了湯。中國曾計劃擴建位於俾斯麥群島( Bismarck-Archipel)的隸屬巴-新的曼納斯島(Manus)港。在巴-新政府今年6月宣佈了中方的相關計劃後,坎培拉迅速提出了自己的協議,並讓在亞太經合峰會期間正式簽署。

新絲綢之路也經由太平洋島國海域

在亞太經合峰會之前,習近平主席在週五的一個小型峰會上會晤了多個島國元首。這些國家正式加入中國的”一帶一路動議”(亦稱”新絲綢之路”)也在此次小峰會上得到落實。除巴-新外,它們分別是斐濟、瓦努阿圖、薩摩亞、密克羅尼西亞、庫克島、湯加和紐埃。迄今仍與台灣建交的6個島國不在其中,分別是極力把體、馬歇爾島、諾魯、帕勞、所羅門群島以及吐瓦魯。據路透社報導,來自巴-新和地區的多數新聞界代表未被允許采訪此次小峰會。盡管得到了東道國巴-新的邀請,數十名獲采訪證的記者被擋了回來,批評者們指出,中國似乎是要限制自己,只求”購買影響力,而非贏得影響力”。

【轉載自德國之聲】16.11.2018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