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無聲勝有聲

此刻,無聲勝有聲

 

涂順振

「此刻,無聲勝有聲。」是民國六十六年,邱連輝未獲國民黨提名競選連任臺灣省議員,決定違反黨紀競選時的聲明文宣。諷刺的是,這篇文稿是當時美和中學的保防祕書黃國忠校長所撰寫。歷四十年滄海桑田、物換星移,故人身影依舊!尤其徐傍興博士的一些謀略及智慧之言,令人回味!

一、驚什麼!睪丸被國民黨割掉,我會為你們換金睪丸:
徐博士這句話,已為六、七十歲以上鄉親傳頌已久,以當時的政治氛圍,敢公然反抗國民黨一黨集權,實非有一股正義凜然之氣不可。當時邱連輝、許信良南、北二位客家籍省議員,不畏權勢,以民意為依歸的問政風格,得罪國民黨當道,均未獲提名參選連任省議員。屏東客家一席,提名竹田新秀賴志榮先生,輿情譁然!脫黨競選之聲此起彼落,然客家仕紳及耆老會商都持保守態度,尤其邱連輝本人一再踟躕不前,席間「大將」徐博士一句話:「驚什麼!睪丸被國民黨割掉,我會為你們換金睪丸。」驚動全場,訊息不脛而走而傳遍鄉里,氣勢猶如今日韓國瑜現象。

二、鐮刀被人拿走了,不要去搶人的斧頭:
期間一些支持邱連輝的鄉親認為,客家兩人競選,勢將分裂票源而兩敗俱傷,不如乾脆參選縣長,為此,黃國忠向董事長徐博士報告,徐博士卻淡淡地說:「鐮刀被人拿走了,不要去搶人的斧頭。」其意是時機尚未成熟,實不失為權衡利弊得失智慧判斷,此役不但史無前例邱連輝與賴志榮二位客家人都當選,更與同樣違紀參選桃園縣長的許信良南、北雙雄呼應下,產生外溢效果造成風潮,雙雙高票當選,亦寫下臺灣選舉史上輝煌一頁,更是臺灣民主進步的關鍵一役。四年後時機成熟,雖然邱連輝對參選縣長與否,還是一再猶豫,在徐博士鼓勵,及邱連輝與核心幕僚吳國清和黃國忠昆仲等三人「早餐會報」的研商下參選,而空前絕後創下客家人當選屏東縣縣長的歷史紀錄。

三、憨猴!不要到落後的中南美洲,去美國:
民國六十八年初,國民黨情治單位以「涉嫌吳泰安匪諜案」為名,逮捕余登發父子,引發黨外人士到高雄橋頭鄉示威遊行,這是戒嚴時期第一次街頭遊行運動,之後經監察院彈劾,並經公務人員懲戒委員會將許信良縣長職務停職二年。許遭停職之後擬出國前,到美和中學拜訪徐傍興博士,當時氣氛極為緊張,校園及校門沿路佈滿情治人員,徐博士在美和護專(今科大南區)校長室接見許信良,當時筆者在現場,許表示計劃到中南美洲,徐博士當即不假辭色地回說:「憨猴!不要到落後的中南美洲,去美國!」許一時啞然。之後許果真到美國,不久即發生「美麗島事件」,流放美國約有十年之久,七十八年才從大陸偷渡回來,筆者為此撰文《徐傍興、余登發、許信良》以誌念。

四、行動才有救:
美麗島事件當天下午,我陪邱連輝由司機鄧有仁驅車到高雄現場,親睹「先鎮後暴」整個過程,拙文《懷念戰友吳國光‧六堆風雲第一五九期》已詳述。那晚結束後,我陪邱連輝與康寧祥等人,在一家餐廳相聚,我還問康寧祥:「是否會抓人?」康竟肯定地說:「會」。十三日一早,我家(美和中學宿舍)就來了二位警察,其中一位在客廳,一聊就是幾小時,那天中午,我才聽到邱連輝被情治人員帶走的消息。我趕到麟洛,人群聚集,原來前一天晚上,邱府廣場擠滿人潮,情治人員更是諜影幢幢,吳國光和一群戰友,已有所警戒,邱府客廳也預藏一些棍棒器械,激憤的鄉親還拍打情治單位的車子,當時如強押邱連輝可能會生事。

當時我也有所警覺,交代內人如有萬一,自己要自強,並連夜把一些黨外雜誌如《潮流》及中共一些元老史冊等藏在竹田我岳父的田寮。而吳國光的哥哥黃國忠及吳應文的父親,也協助邱府清理一些敏感資料如《自由中國》等,由黃國忠帶走。

群眾並不因邱被帶走而鳥獸散,但我並沒有在邱府停留,卻特意跑到邱的鰻魚池協助林求祥(邱連輝的總幹事),我認為這是民氣的展現。那天傍晚我回到學校,看到徐傍興董事長,在操場邊走道,來回渡步低頭沉思,與他每次在看美和棒球隊比賽時關鍵時刻的神情一樣,他看到我即大聲說:「行動才有救!」同時黃國忠也得到徐傍興董事長的指示:「如果邱連輝二、三天沒有回來,要有行動。」因此問邱連輝夫人:「敢不敢在高雄火車站舉白布條抗議?」夫人回問要寫什麼?」黃國忠說:「還我丈夫!」邱夫人竟毫不遲疑地說:「敢」。個人以為,當時如付諸行動,一定會引發全省串聯行動,這可能是邱被釋回的重要原因之一。

五、你是國民黨監察院黨團書記,如果落選就把國民黨的招牌剖掉:
民國六十九年,尤清本擬參選立法委員,曾與我聯合拜訪鄉親,他習慣在車上吃甘蔗,還備臉盆放甘蔗渣,記得到潮州拜訪潘立夫教授時,潘當場應允擔任尤清的助選員。未料尤清未選立法委員,潘立夫卻臨時參選國大代表,潘黨外色彩鮮明,使黨外票源分散,此是我最高票落選之主因(我得票三萬九千七百一十七票,潘得票一萬四千餘票)!尤清改參選監察委員,但林亮雲亦代表國民黨參選連任監察委員,他是美和中學的資深董事,對美和中學奉獻良多,又同樣是六堆客家人,尤其曾提攜邱連輝競選省議員,爭取邱連輝這一票,是理所當然之事。而邱當時黨外立場,卻有其困難,徐傍興立場更是手心手背取捨難定,幾經思考,最後斷然決定支持尤清,直接面告林亮雲:「連輝這一票決定給尤清,你是國民黨監察院黨團書記,如果落選就把國民黨的招牌剖掉。」此話讓林亮雲極為愕然、失落!但總是沙場老將,反讓其完全放棄這一票,轉向國民黨當局告急。其實這是徐傍興的謀略,以當時的氛圍,國民黨為了顏面,不可能放棄林亮雲,私下他也向李梅玉校長、黃國忠及我等作如此表示:「如果不如此果斷,反而延誤林的選情。」選舉結果,林亮雲與尤清各得五票當選,國民黨犧牲了桃園客籍先賢翁鈐!但尤清的當選在台灣民主政治史上卻特具意義。

民國八十七年七、八月間,治校十六年績優的林永盛校長辭職,美和高中改選校長,當時我曾是考慮之人選,也是徐傍興生前交代之事,但臨時卻改由溫興春董事的幕僚鍾永發先生雀屏中選。之後黃國忠董事指示我:「找一個時間去拜訪林亮雲董事。」我和內人去拜訪他時,他正好在寫書法,書體特殊別具風格。那天他特別高興,滔滔談了一個半小時,他從手術截斷大腸,肚子空空要用長腰帶纏繞、兒子在國外遭劫、與監察院院長失之交臂的過程,及對國民黨生態及一些客籍國民黨政治人物的失望等等,也談到徐傍興董事長生前對我的關愛期許,尤其特別叮嚀我:「你要聽阿哥的話,……,連董事會的秘書業務都辭掉。」未料這一席話竟是他最後的身影,二個月後駕鶴西歸!今年剛好是先賢逝世二十週年紀念,「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令吾人追思景仰!

創辦人徐傍興博士

徐傍興在啟蒙教育即念誦《三字經》、《千家詩》、《增廣昔時賢文》,進入公學校後,又喜好《三國演義》、《水滸傳》及《東周列國志》等中國古典文學,其道德觀念及政治謀略,自是受此影響。惟威權時代,其不畏權勢為民主奮不顧身的精神,難免影響其二女婿房金炎大使之仕途,而房大使本人所承受的壓力亦可想而知。房大使外交人員第一名考試及格,臺籍人士第一位駐外大使,並精通英、日、西班牙語等,「崔台青」時代卻是與外交部長無緣!而八十九年,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房金炎時任駐加拿大代表,為維護風骨引退。吾人至今困惑,當時民進黨檯面菁英們,難道無人向當局反映?莫非就是過河拆橋,絕情無義!對應當今蔡政府,浮濫封官,甚至政二代逕予持節駐外等破壞文官體制亂象,更讓人感嘆!

作者涂順振校長到屏東媽祖廟巧遇韓國瑜前來為藍營候選人造勢時兩人見面合照

蔡英文政府倒行逆施儼如戒嚴復辟:
四十年物換星移,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政黨(兩黨)政治規模粗具,可謂民主成果輝煌。就是民主模範的英國,從一二一五年「大憲章」到一六八九年的「權利法案」,尚且歷經數百年演進淬鍊,就是殖民香港百餘年,也未曾讓港民享受真正的民主。而蔡英文政府執政二年多來,竟倒行逆施:以意識形態掛帥,惡化兩岸關係,並一再操弄民粹,撕裂族群,製造階級、職業及世代對立及仇恨;黨產會只憑一紙公文,未經司法程序就可凍結國民黨的黨產;立法院「一事不二議」已成議會政治之笑柄;促轉會「張天欣」們以「東廠」自居;假「假新聞」之名,行箝制新聞、言論自由之實;中央選舉委員會的表現更是光怪陸離;政策買票亦正甚囂塵上,行政、立法、司法、監察干政實斧鑿斑斑,罄竹難書。民主法治如此橫遭摧殘,數十年民主果實毀於今朝,儼然戒嚴復辟!比四十年前之國民黨集權專制,實有過之而無不及!莫怪施明德、呂秀蓮、林正杰、林豐喜等民進黨創黨元老無不重言撻伐。套用已故農運領袖馮清春老師,在《走出六堆的暗夜》一書的結語:「隨著時代的進步,白色恐怖雖已過去,但人民如果不能覺醒,堅持民主自由,野心者隨時會故態復萌,讓專制統治隨時復辟‧‧‧‧」不就是當前政治縮影?當年納粹黨以「恢復秩序、撕毀凡爾賽和約、消滅共產黨」為號召,以民主選舉取得政權,卻在姑息主義瀰漫中走上極權政治之路!歷史的殷鑑不遠,但當今世人何曾真正省悟?民主法治一再遭受摧殘,卻還如「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理盲地神化姑息政客,使人禍不曾停歇!當年魯迅看透「看客」的奴化民族性格而感嘆:「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實良有以也。套用邱吉爾名言:「冷酷的對待政治人物是偉大民族的象徵。」正是當前臺灣人值得深思的課題,但這條路卻是何其遙遙!如今,四十年前惡政死灰復燃!年底選舉正是「此刻,無聲勝有聲」!

【作者 涂順振為美和中學退休校長】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