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民代饒了學校吧! 蔡 立論

         請民代饒了學校吧!         蔡 立論

 

民主社會裡,常有一句話「你不管政治,政治卻要管你」,教育為公共行政的一項,自然無法脫離政治而生存,但是為了辦好教育,政客們請高抬貴手,給學校一個乾淨的教育空間。

在家庭訪視中,常常會發現黑道的家長,特別尊敬老師,上一代雖然不是,都希望下一代能出人頭地,這種補償心態常常給老師很大的鼓舞。

然而,台灣當前的民主制度,卻一直傷害教育及學校,尤其是不肖民代,其議員的建設經費,對缺乏教育經費的學校而言,無疑是「飲鴆止渴」,不少校長表示,學校需要增添更新設備,向教育局要不到經費,只有兩個選擇途徑,一個是算了,凡事不強求,忍受被老師看衰的評論,以保安然退休;一個是展示社交手腕,讓政治力進入校園,風光學校,多麼無奈!

這是什麼社會,辦教育還要那麼窩囊,誰造成的?所謂的「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一切都出在弔詭的民主政治制度設計,翻開政治學開宗明義說「民主政治就是分贓政治」,檯面上的人為了選舉,「經費」 與「人事」只是他們的籌碼,學校也不例外。

按行政制度及行政倫理而論,學校的發展,須要提學校發展計劃,經教育處審查並派督學實際了解,納入縣府預算案辦理,無需關說。80年代以前,不就是那樣;校長像校長、局長像局長。當時教育局長是受人景仰,督學走路有風,校長及老師也為社區地方人士所尊重。

應該這麼說,先有無能的縣市長及教育局處長,他們無心編列學校經費,並無能力頂住民代壓力,讓民代的手直接伸入校園,再怪校長也不盡公道。

屏東縣也有不少惡質民代,不顧諸多公務待辦的官員,為展威風,竟然叫校長離校、公務員耽擱公事離開辦公室去他的服務處「辦公事」,或令全體校長列席議會旁聽,或到議員研究室密室「討論」公事,難道民代有這麼大的官威嗎?以最近發生在東港地區某校被地方派系介入搞到雞飛狗跳不得安寧,這就是一例。如此破壞教育的「專業性」、「中立性」,誰才是「始作俑者」?值得深思。

One comment on “請民代饒了學校吧! 蔡 立論

  1. Pingback: 基層公教列席備詢?時力林于凱:不贊成 - 阿猴新聞網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