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人的賣腎故事

巴基斯坦人的賣腎故事

為購買蘋果手機等奢侈品而不惜賣腎,這是流傳多年的過氣笑話。然而,在巴基斯坦,確實有一些赤貧的苦力工人不得不賣腎,而他們的目的,是維持最基本的生計。德國之聲記者在巴基斯坦的拉合爾,遇到了一位賣腎的磚窯工人。

(德國之聲中文網) 44歲的伊克巴勒(Muhammad Iqbal)來自巴基斯坦東部。他很喜歡玩南亞地區流行的”卡巴迪”運動,但是,惡化的健康狀況不再允許他參加任何劇烈的體育活動。從前,他是一名磚窯工人,如今,伊克巴勒根本無法舉起重物。

這一切要歸咎於2012年的一次錯誤決定,伊克巴勒至今後悔不已。”2012年,我背負著沉重的債務。”擁有8個孩子的伊克巴勒對德國之聲記者說,當時,他居住在拉合爾附近的村莊裡,在一間磚窯裡做工,欠了窯主大約13.5萬巴基斯坦盧比(約合1603歐元)。”我不斷工作試圖還債,但是憑借我微薄的工資,我連生計都堪憂,更別說還債了。我是如此的絕望,以至於我願意為了錢做任何事情。”

就在這時,他的表弟給他出了個主意:賣腎還債。”這個想法讓我不寒而慄,但是我也清楚我沒有其他辦法還債,所以我對表弟說,我要再想一想。但是他捲起了上衣,讓我看他摘除腎髒後的手術疤痕,告訴我手術並不復雜,依靠一個腎也能活得很好。”

眼科醫院的腎髒生意

伊克巴勒一答應,他的表弟就安排了與胡賽因(Faqir Hussain)的見面。後者居住在拉合爾,從事著賣腎相關的生意。

許多媒體都曾報導過巴基斯坦越?猖獗的地下腎髒交易,旁遮普省的情況尤其嚴重。在過去幾年中,警方已經拘捕了多名從事非法腎髒交易的人。

伊克巴勒賣腎留下的傷疤

伊克巴勒回憶說,當時,胡賽因開價13萬盧比(約合1544歐元)。”我認為這價錢太低,於是他抬高到了16萬盧比。”

然後,伊克巴勒先被帶到拉合爾市內的某地,接受抽血檢查、X光檢查,”他們告訴我,必須確認我沒有任何重大疾病。”

不久後,伊克巴勒被要求前往首都近郊的拉瓦爾品第市。”我已經不記得具體日期了,那是在2012年冬天。我們總共大約有19人吧,從拉合爾上車,到達拉瓦爾品第是在凌晨時分。然後,一直電話聯系我們的一個人開車把我們送到了胡賽因擁有的診所。”

伊克巴勒說,胡賽因彬彬有禮地接待了他。”我們被要求先淋浴,吃點東西,隨後要禁食幾個小時,以便進行更多的身體檢查。我們一共在診所待了15天,有些人的體檢結果顯示,他們的腎髒不能摘除,於是他們被趕走了。”

動手術的地方,明面上是一家眼科醫院。”但是,他們在地下室佈置了一套現代化的腎髒手術設備。”伊克巴勒介紹說,從事這些非法生意的人都會確保器官”捐贈”者日後不會起訴,因此要求他們簽署宣誓書。

手術大概從上午10點開始,而伊克巴勒醒來已經是次日早晨。”手術後,他們付錢給我,然後我就能回家了。”

 伊克巴勒表示,十分後悔賣腎

呼籲政府干預

伊克巴勒說,賣腎並沒有完全解決他的經濟困難。”在16萬盧比到手之後,我要花費3萬去購買手術後必須服用的藥物。我不得不賣掉了我的人力拉車,然後和賣腎錢一起用於還款。”

但是,很快,伊克巴勒的債務又開始堆積。”由於我的健康狀況,我不得不放棄在磚窯的工作。現在,我只能打零工,我無力工作一整個月。我的兩個女兒分別是12歲和13歲,她們開始在拉合爾做女傭,每月掙大約1.3萬盧比。”

伊克巴勒表示,他十分後悔賣腎。”我呼籲政府打擊這些非法生意,並出手幫助貧困的磚窯工人,他們別無選擇,只能賣腎。政府必須幫助我們,削減我們的債務,並迫使磚窯經營者提高工資,從而防止我們落入賣腎的境地。”

【轉載自德國之聲】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