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照顧金馬?政院:恐與事實不符

海峽論談:“反共最前哨”變色“新金門砲戰”開打?

華盛頓—
台灣的金門防衛司令部日前舉行聯合反登陸操演,揮別823砲戰已經一甲子的金門,其身分定位與角色似乎越來越矛盾。隨著金門與廈門之間的交流越來越頻繁,廈門在金門以北修建新機場,以及兩岸日前在金門舉行通水典禮,以及未來可能通橋,金門與廈門不論是實質的地理距離還是心理距離,似乎都越來越靠近。《紐約時報》最新的一篇報導指出,中國對金門不斷示好,加上金門與台灣主島之間的摩擦,金門民眾覺得自己似乎被台灣執政當局拋棄,甚至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孤兒” 。在兩岸對峙的年代,曾經是保衛台灣最前線的金門,如今面對中國提供各項民生資源,面臨著身分上的矛盾,金門從當年的“反共最前哨”到現在與廈門“共飲一江水”,“新台海危機”是否正在上演? “新金門砲戰”是否即將開打?《海峽論談》邀請金門立法委員/金門縣長參選人楊鎮浯、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以及台師大政治學研究所教授范世平深入分析。

金門立法委員/金門縣長參選人楊鎮浯表示:“與其說金門人覺得自己是孤兒,應該是說金門人有多重在定位上和認同上的尷尬與矛盾。金門跟福建的位置非常近,不管在地緣還是血緣,甚至兩岸分治之後,雙方都還有很多親人因為分開而不能往來。在這個問題上,你讓金門完全割捨跟大陸這些關係其實是有難度的。另一方面,金門跟台灣有著相同的社會制度、教育、文化及價值觀背景。所以在某種程度上,金門也不可能自外於台灣。早期我們到台灣求學的時候最常面臨的狀況就是,我們跟人家說我們是台灣人,人家說你們不是;但是我們跟人家說我們是外省人,又不符合大家對外省人的想像。那金門人是什麼人呢?所以在這個非常矛盾的情結之下,金門人的認同其實是非常尷尬的。金門人又經歷了戰爭,他會非常敏感,他不會覺得自己是孤兒,但 他會非常難定義自己。最後衍生出一種觀念就是,我不是台灣人,也不是大陸人,我是金門人。在這個情況下,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讓敏感的金門人脆弱的神經被挑起來。"

談到金門民眾怎麼看待通水典禮以及823砲戰60週年紀念台北高層未出席?楊鎮浯說:“對這兩件事情我用憤怒來形容。客觀講,金門人本來對民進黨不信任。他們以前的台獨黨綱乃至於撤軍論,或者說他們的黨籍上沒有金門,這都讓金門人覺得在民進黨的心目中其實沒有把金門人放進去。姑且不論這樣的認知是否正確,但的的確確已經在金門人的心目中根深蒂固,所以代表金門民生重大事項的通水議題產生這樣的紛擾。60年前的金門823戰役,死傷的不只是國民黨,共產黨,還有無數的金門人。民進黨秘書長竟然說出823砲戰只是國民黨跟共產黨的戰爭。那試問,在這個戰爭中死傷的金門人又算什麼?這一連串對金門人的歷史、情感、民生這麼重要的事情上面,民進黨有這樣的態度,當然會讓金門人覺得跟台北越來越遠。相反,誰對我們好,我們就對誰有情感上的傾向。"

楊鎮浯指出:“金門跟福建廈門泉州之間,一天有44班的船,一年有200萬次的往來。在金門人來講,這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在一般人生活中,大家沒有刻意去講到政治,他們覺得這就是地理上、血緣上、宗教上的連結。同時由於金門到台灣比較遠,到大陸相對比較近,這些生活上的便利,讓他們沒有想太多太多政治上的事。反而是當這些議題被炒作出來後,金門人才會認真思考,我到底屬於哪一邊的。”

被問到兩岸通水之後中國對金門的政治影響力是否增加?金門鄉親又是如何展望接下來的通電以及通橋議題?楊鎮浯回答:“我想老百姓很簡單。誰對他好,情感上就傾向誰。當他覺得執政黨民進黨對他不好的時候,儘管他知道大陸這些作為背後有統戰的目的,但實質上的這些幫助的的確確會影響情感上的傾向。同時,我個人認為金門的百姓在乎的不是通橋、通電,而是這麼近的距離,如何跟廈門形成一個生活圈,讓彼此在這個生活圈裡交流和往來都沒有障礙,能夠一起發展。我想這才是金門百姓最關心的。”

樊冬寧:繼續請教在台北的范世平教授:通水後金門30%的自來水來自大陸,有人形容金門已經從“反共最前哨”變成“廈門後花園”,您怎麼看金廈“共飲一江水”以及中共對金門的示好?對岸提供各種民生資源的拉攏與統戰能否收效?

我自己在金門大學任教過四年,我戶籍還在金門,嚴格來講我也算金門人。我常常一兩個月會去金門一趟。對金門還是有一些了解,不敢說像楊委員那麼麼深入。當初中國發展的時候,有一些金門人到大陸廈門去買房子,在廈門置產賺了不少錢。金門和廈門通過小三通互動非常頻繁。但我們知道,大部分金門人主要還是在台灣生活。早年金門人只能在台灣念大學,很多優秀的金門人在台灣念了大學就留下來工作。所以你看中永和、南勢角,是金門鄉親最多的地方,有上萬人以上,甚至十幾萬,二十萬。你到南勢角看到的都是金門候選人的旗幟,你會奇怪為什麼竟然是在台灣選金門縣長。原因就是這邊有非常多的金門鄉親。我倒不覺得金門跟台灣有這麼大的差距。不止在台北,台中高雄都有金門鄉親在台灣落地生根工作,他們跟金門的活動非常綿密。大家看到金門到廈門很近很便利,但不要忘記金門的醫療還是到台灣,為什麼?因為台灣的醫療和健保實際上比大陸好太多了。現在從台北台中高雄到金門的航班班次很多,非常方便。半個小時一班,非常綿密,不輸給小三通。一小時,50分鐘就到台灣了。這些阿公阿媽他們都是來台灣看醫生。很多金門人在台灣都有房子,所以我不覺得有這麼劍拔弩張。另外水的問題。其實金門並不是缺水,過去金門有10萬大軍也沒有缺水過,而是這幾年金門水庫是比較淺的,氧化比較嚴重,水質比較差,現在從大陸運過來。但是金門並沒有放棄自己的水,最近也蓋了一個海水淡化廠。我們也在擔心,如果兩岸發生衝突,中共把水源關上,金門還是有準備的。我必須要說,就中國對金門的統戰,但是金門還是站在台灣這一邊,如果金門是一個縣的話,中共也不會給金門這麼多的好處。事實上中共把金門當作統戰對象。但我並不認為中共給金門最多實惠。我舉個例子,金門生產最多的是高粱酒,為什麼高粱酒中共還是課這麼重的稅,因為中共要保護他自己的白酒市場,他要保護他的五糧液,他的茅台。他今天為什麼不讓金門的高粱酒免稅進入中國大陸,如果他對金門好,應該這麼做。應該給福建民眾到金門免籤的,但現在看到大陸客到金門數量有限,為什麼不放他們過來,我不懂。為什麼

樊冬寧:今年稍早解放軍在金門東北方的泉州灣實彈射擊,距離金門僅60多公里,但金門民眾似乎非常淡定,小三通照通、菜市場照開,當地居民表示,以前單打雙不打都沒在怕了,軍演沒什麼;金門人不但無感,甚至還有人對媒體表示,大陸要打也是先打台灣,“金門不會打,直接投降”。請張競教授分析從823砲戰到現在這60年來金門鄉親心態的變化?

張競:我想很多人講很多情緒上的氣話,不必太認真。兩岸的形式是動態的變化,軍事對峙,政治對立,都是有正面的發展,有負面的發展,但是金門之所以跟台北發生了這樣不快的情形,不在於生活的連接,而是情感的連接上出現了問題。你823週年,中央政府沒有派人去紀念,去參加這些活動,第二天副總統帶著家人去那邊旅遊,這樣看金門人情何以堪。對於有可能成為金門的父母官的楊委員,我必須要提醒,金門和台灣的連接不是始於民國時代,假如鄭成功沒有在金門練兵,怎麼樣從荷蘭人手中把台灣收回來。大陸有一句話講的很好,大陸高層領導人講的:在我們最糟糕的時代,台灣並沒有忘記我們,所以今天我們起來了,我們去回饋台灣也是我們應該的。所以兩岸的問題,或者金門和台北的問題,其實不是一些生活條件或者物質條件連接,而是你有沒有用心去照顧別人,這才是最重要的。剛才范老師提到,金門人會來台灣求學,但是大家不要低估金門,金門是有名的僑鄉。我舉個例子,文萊僑胞的主體不是金門,是小金門,那裡的人掌握了整個金門的經濟脈動,所以我們知道金門自古和全世界是連接的。我們現在重視的是如何維護情感的連接,而不是有沒有通水,有沒有物質條件的連接。心有沒有放在對方的身上。

樊冬寧:過去陳水扁好像曾經說過只要中國領導人江澤民願意,就邀請他到金門的神泉茶坊喝茶。蔡英文也是小三通的推手,“習馬會”也曾經傳出可能在金門舉行。金門原本是兩岸交流談判最佳的中立平台,您怎麼看如今在兩岸對峙情況下反而成為可能的衝突引爆點?

范世平: 當然每次在兩岸關係緊張的時候,金門都是很好的潤滑劑。剛才講到小三通,當時就是陳水扁當政之後,那時候蔡英文是陸委會主委推動的,小三通對兩岸關係非常重要,是個歷史的轉折點。我覺得蔡英文今年沒有派中央官員去823參加活動,這有前因後果。包括中共對台灣的一些打壓,東亞青運,取消了台中市的主辦權,強迫全球34家航空公司把台灣稱謂改成中國台灣,一系列不友善的行為,使得蔡政府認為今夏通水的事情不應該高調舉辦。我覺得這個值得商榷,就算讓他舉辦也沒什麼關係,你就讓中共官員到金門來又怎樣呢?我們可以在中共官員面前好好把我們台灣的立場說清楚明白。取消雖然沒有必要,但也有蔡政府的考慮,取消掉通水儀式,也引起金門民眾的不滿,這是很遺憾的事情。不要為中共的分化影響金門和台灣的關聯性。雖然金門離大陸近,但是非常多金門人到台灣求學就業,台灣一直是以尊重儒學教育為主,是台灣非常重要的人才寶庫,對台灣經濟發展和政治發展都很重要。我當時在金門大學任教,老師大部分來自台灣,目前的學生大部分來自於台灣。金門駐軍是年輕人以志願役來投入,金門的土地是金門人自己共同來捍衛的。金門人很清楚,台灣和大陸最大的差別就是民主自由的環境,金門人可以自由批評蔡英​​文政府。雖然廈門發展的的非常繁華,但在廈門你就沒辦法批評中共中央,你也不敢妄議中央。

樊冬寧:金防部9月7號舉行聯合反登陸操演,美國五角大樓日前發布的中國軍力報告中提到解放軍有可能奪取台灣離島,您怎麼看解放軍真的入侵金門的可能性?此外,從軍事角度來看,台灣又是否因為對金門不夠重視而丟失了金門給台灣的防禦縱深?

張競:軍事上有什麼價值,我想回歸到幾個基本的觀念。你可以八年無戰爭,不可以一日無國防。軍隊要練兵,絕對要正常。各方對未來的預估都有不同的想法。所有作戰的預估都是做最好的期待,最壞的準備。金門價值不止是看地域的形式,而是當時的情況。野戰戰略有三個條件:地力時:地理、力量、時間。金門對整個戰局有沒有重大的衝擊,我覺得大家事前無法做出正確的預估。只有到最不理想的戰爭衝突時才知道究竟會產生什麼效應。我還是要強調,每個人都有嚴肅的責任,我們對金門鄉親有道義上的責任,不要忘記金門曾經為台灣犧牲,台灣去回饋金門也是應當。像範教授一樣,在金門有戶籍,是在金門教書留下的感情,而不是在那邊等著背高粱酒,我們必然有這些連接的關係,這才是我們穩定海峽關係最重要的因素。

【轉載自美國之音】

不照顧金馬?政院:恐與事實不符

選舉將至,從金門通水而起,馬祖人也有人想要比照金門模式向大陸引水,甚至要擴大馬尾小三通的新航線,金馬的反民進黨情結在選舉又被掀起。政府官員表示,過去縣政府提出的計畫,政府都支持,過去沒聽連江縣府提過引水及新航線的問題。

【詳細新聞請點閱聯合新聞網網址】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