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宣教士為肯尼亞貧民區點燃希望

台灣宣教士為肯尼亞貧民區點燃希望

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內的穆庫魯貧民窟裡,26年前來自台灣的錢韻中宣教士在這裡創辦學校,用教育讓貧民窟的學生脫離貧窮,找到人生希望。目前為止,已經有600多位的畢業生。

20年篳路藍縷自掏腰包蓋鐵皮屋辦學

穆庫魯貧民區(Mukuru Kwa Njenga)是肯尼亞首都內羅畢附近第二大的貧民區,一到雨季,道路就變得非常泥濘難行。記者一路跟隨著錢韻中宣教士進入貧民區。

錢韻中:“這就是隔壁的小商店,他們叫做Kiosk的小商店,什麼都有,麵包,牛奶,一些生活上的基本用品。平常上工的人4點,5點,一大清早,因為現在可能都上工去了,你看那門都鎖著。”

來自台灣的錢韻中宣教士,是穆庫魯貧民區內熟悉的東方面孔,她與先生詹姆士·卡魯基在這裡創辦的恩慈學校,已經有20年了。

錢韻中:“我們開始98年辦學的時候,先開始一個幼兒園, 那時候從35個孩子開始,教導他們些聖經故事,才發現這些孩子們大的孩子不會讀,不會寫。我那時候進來這邊,沒有學校,整個貧民區沒有學校,所以我們就辦了一個師資班,帶些孩子來識字。第一年完了之後呢,結果居然家長要求我們可不可以帶著我們孩子一路往前。”

恩慈學校的水泥磚牆教室,與堅硬平坦的水泥操場,在滿是鐵皮屋與泥濘路面的貧民區內格外地顯眼。

錢韻中:“這就是我們學校的外圍,以前呢都是鐵皮屋,我們的教室也是鐵皮屋,有圍牆跟現在的石頭房都是後來有人為我們的捐款蓋起來的。我們成立恩慈學校的時候完全沒有經費,政府也沒有支持,我們都是自己掏腰包,還有我從我的家里人給我的錢來辦這個學校,還有就是一些我們個人的朋友。”

學校供應的午餐學生一天內僅有的一餐

學校的廚師是克莉絲汀·尼亞康迪,她每天為校內400位學生準備午餐,午餐內容是玉米粒與各種的豆子的混合。對貧民區的學生來說,午餐是甜美的時刻。

記者(問學生):“你喜歡這裡的食物嗎?”

菲絲·莫薩尼(學生):“這食物很甜.”

記者: “那你一定很享受午餐?”

菲絲·莫薩尼(學生): “是的.”

詹姆士·卡魯基牧師告訴記者,因為這些學生的家長做的都是低收入工作,有時並沒有錢來買食物,所以學校的午餐,就是他們一天中僅有的一餐。

午餐供應是一份來自美國的愛心,背後的提供者是美國的“Feed The Children”機構,從2006年開始提供至今不曾間斷。

錢韻中與詹姆士·卡魯基是在教會工作時認識的,後來成為人生中相互扶持的伴侶。

錢韻中:“我從來沒有想到將來會嫁給非華人的丈夫,從來沒有想過,那時候來到肯亞只是一心一意,專心想做宣教工作。”

詹姆士·卡魯基:“她奉獻出她全部的生命服務大眾,台灣的文化是以仁慈為出發點,他們做事的方式,他們凡事優先考慮家庭,優先考慮發展自己的國家,都是非常好的。”

600位貧民學子畢業一位目前留美攻讀碩士學位

自2006年以來,從恩慈學校畢業的貧民區學生超過600位,廚師尼亞康迪的大女兒是恩慈學校第二屆的畢業生,目前已經在美國攻讀法學碩士學位。

尼亞康迪:“是因為他們我的孩子們才能做到他們今天做到的,如果沒有他們,我無法做到這些,所以我要說謝謝妳,錢韻中及詹姆士牧師。”

錢韻中:“在這種情況之下,我第一屆的畢業生,第二屆的畢業生,居然可以在美國唸書,所以這是沒有辦法言喻的喜樂,沒有辦法言喻的回報。 It’s enough , 夠了。”

詹姆士·卡魯基說,很多貧民區的學生希望能改變自己,如果有能力,他們也希望改變社會,所以他們對學習感到興奮。

8年紀的學生莫西,對記者說出她的夢想。

莫西:“我的夢想是成為建築師,在肯尼亞建造很多很好的房子,讓肯尼亞變成一個漂亮的國家。”

在肯尼亞辛勤耕耘26年,錢韻中宣教士不僅為貧民區的學生帶來希望,也將東方的思想觀念帶進了肯尼亞。

詹姆士·卡魯基:“中華文化對時間觀念,道德良知的看重程度,更勝過肯尼亞人對這方面的認知,我認為肯尼亞人對很多事遲到成性,浪費了很多時間,而這些浪費的時間可能是改變這個國家的關鍵。”

肯尼亞近年因為中國一帶一路的基礎建設,湧進了大量的中國人,由於文化差異而造成許多問題,錢韻中宣教士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給出自己的建議:

錢韻中宣教士:“我覺得他們如果來這邊經商,應該要伸出他們友誼的手,來試著認識肯尼亞人。 基本上肯尼亞的文化是對外地人是很友善的。”

【轉載自美國之音】 2018年9月1日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