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星又為一中道歉 習總可懂台灣心?

海峽論談:女星又為一中道歉 習總可懂台灣心?

樊冬寧
台灣女星宋芸樺因電影《我的少女時代》爆紅,近日在中國上映的新電影《西虹市首富》票房破億,但有網友翻出她三年前在一段快問快答的訪問中,說自己“最喜歡的國家是台灣”,引起中國廣大網友不滿,通報上廣電總局,被標籤為“台獨藝人”,並要求封殺宋芸樺。宋芸樺隨後在其微博上發出道歉聲明,對以往快閃提問中的“不過腦”說出自己“最喜歡的國家是台灣”,深感抱歉,並強調“中國才是自己的祖國”。而與宋芸樺處敬相對照的是,一位從台灣轉學到廈門的小學生林子泳,日前在電視節目中高喊自己是從“台灣省”來的,受到中國網友們的追捧,紛紛點贊,而最近另一個相關例子,則是台灣南投民和國中“濁岸合唱團”在維也納的演出,日前在中國的壓力下被取消。看來這個“一中原則”,不但藝人得小心遵守,現在是連台灣的中小學生也不放過,強調“兩岸一家親”要做到“心靈契合”的習近平,是否真的了解台灣年輕人的心聲呢?《海峽論談》邀請台師大政治學研究所范世平教授以及前台灣總統府發言人、“台美關係研究中心”訪問研究員陳以信博士為您深入分析。

樊冬寧:台灣女星宋芸樺發表道歉聲明與之前的周子瑜事件有何異同?台灣民眾的反應如何?

范世平:大家覺得她很可憐,因為遭遇到這樣一種壓力。像周子瑜事件,周子瑜只是拿了一個中華民國國旗,就被中共這樣一種高壓的方式逼迫出來道歉,好像ISIS恐怖分子威逼人質一樣的方式,這件事也引發了大家對周子瑜的同情,她在2016年總統大選的前一天晚上發表道歉聲明,導致了蔡英文的高票當選。我覺得中共現在對台灣年輕人有兩個問題,我不覺得他是不了解,而是他不願意去面對。第一個就是,台灣的民主自由法治的價值已經變成了台灣人的DNA,從小就這樣受教育。這不是一個由上而下,而是由下而上的社會。對於中國大陸這種由上而下的社會而言,這種思維模式是完全不能夠接受的。第二就是台灣的國家意識,這是中共從來不願意接受的。台灣從小的教育是,認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做中華民國。很多台獨工作者的想法就是這樣的,台灣已經是獨立的,名字叫中華民國,不需要再獨立了。所以對於這種台灣人普遍認為自己是獨立國家的情況,台灣人拿了中華民國護照,只要不去中國大陸,去全世界100多個國家都可以通行無阻,而且受到了應有的尊重,絕對不會懷疑自己不是一個國家。所以當宋芸樺被問到最喜歡哪個國家的時候,她當然會講到的是台灣。難道她會忽然告訴你說,“抱歉,我喜歡台灣,可是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台灣只是一個地區。”這是不可能的。

樊冬寧:除了宋芸樺事件之外,最近還有兩個事情受到關注,一個是六年級的小學生林子泳,說他三年級的時候從台灣省轉來廈門唸書。還說她在廈門交了很多好朋友,並唱了一首《童年》,希望是美好的回憶等等。另一個則是台灣南投民和國中“濁岸合唱團”在維也納的演出,日前在中國的壓力下被取消。台灣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批評北京當局“打壓藝文工作者,威迫他們政治表態,不是當代文明社會應有的行徑。以政治因素考慮,限制民間企業、藝文工作者、甚至是中學生和小學生的言論自由,無助於增進兩岸人民相互了解,更無助於國家文明的進步發展。”您怎麼看民進黨政府對此的回應?

陳以信:事實上民進黨政府在這件事情上的回應,預設的是北京當局有意識的打壓。這樣的做法事實上站在宋芸樺的這邊,也感覺到是有一點基於選舉有政治操作的意味在。我必須要指出宋芸樺的這次事件跟之前周子瑜事件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畢竟當時周子瑜未成年,是一個高中生,而現在宋芸樺是一個成年人,比較能夠為自己的言論和後面解釋的言論負責。其實當時周子瑜事件發生的時候我正好是總統府的發言人,我記得當時就已經強調了,我們認為台灣人對於中華民國和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情感,是不應該受到如此的傷害,而且兩岸人民的情感也不應該受到這種刻意的挑撥,這對兩岸關係長遠的發展都不是一個正面的幫助。大陸當局對於台灣的年輕一代,對於台灣和中華民國的認同都不是很了解,其實這也是問題之所在,這也是馬政府在執政期間不斷地要求對岸能夠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只有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才能夠無論在歷史和現在,在兩岸關係上面才能夠帶來機會之窗和未來根本性的通過。這一點我認為北京當局也應該要認真思考。

樊冬寧:根據一份最新的民調,台灣民眾被問到是否贊成蔡英文在“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情況下,與大陸政府談判?結果有46.3%民眾表示贊成,36.7%不贊成,亦即近半台灣民眾贊成這樣做。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表示,同樣問題去年2月也做過調查,當時,贊成比例為36.2%,不贊成47.2%。民調單位做出的結論是,過去一年半,台灣歷經重重外交打壓,民眾對接受“兩岸同屬一中”態度,已明顯翻轉。交叉分析更顯示,無論藍綠或中間選民,贊成蔡英文總統接受“兩岸同屬一中”情況下與對岸談判的比例,都出現顯著增加,不贊成比例則全面減少。您怎麼看這份民調?台灣民眾對“兩岸同屬一中”的看法是否真的出現變化?

范世平:我尊重這個民調結果,但是因為這個單位的特殊性,另外就是我比較看重長期的民調。如果這個民調是真的的話,我認為蔡英文連任的機率就會很低了,國民黨應該會很高興。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表示人民還是懷念國民黨過去的立場。其實習近平這次見連戰的時候特別提到,完全理解台灣同胞特殊的心態,充分尊重台灣同胞現有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其實我覺得習近平講的這個話我是非常支持的,我覺得他講的很好,表示他也願意尊重台灣現有的社會制度。但是其他一些事情我們看到了不同,那麼為什麼習近平主席有這樣的雅量,可是下面的一些人做的卻是另外一回事。所以很多台灣人很迷惑的就是,到底中共做的哪些事是真的,習近平主席講的話是尊重,可是下面做的事情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樊冬寧:怎麼從這份民調看台灣民眾對於打破當前兩岸僵局的期待?

陳以信:我覺得這份民調其實是有問題的。我認為這個民調的問題本身不是很專業,所以我們無法了解到底是台灣民眾對於“兩岸同屬一中”的想像,還是對於“九二共識、同屬一中”的同意認同,所以才認為應該和中國大陸進行談判。所以我們回過頭來看,其實這份民調的結果應該突顯的是越來越多的民眾對於兩岸的僵局和不能夠對話的狀況感到不滿。而這樣的不滿事實上也是對於馬政府時期兩岸的和解政策帶來的繁榮穩定的一種懷念。所以我認為蔡政府應該正視這份民調,看到民調後人民的心意,並且能夠適當的調整兩岸政策,抓回台灣在兩岸關係上的能動性,這樣才是民眾希望真正看到的未來​​的兩岸關係。

陳以信:兩岸關係在過去一段時間裡面,展現的趨勢是單方化的處理,也是台灣方面喪失能動性的結果。使得“硬的更硬、軟的更軟”的處理方式傷害了兩岸之間的情感,尤其是台灣方面青年人的看法,這是未來北京當局需要調整的。兩岸政策尤其在台灣方面,不能夠“快問快答”,也不能夠“不過腦”。所以兩岸政策最敏感的特性就是要好起來很困難,要累計很長的時間;要壞的話很快速,一夕之間就可以崩盤。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如何能夠穩定兩岸關係是台灣政府最重要的一個任務,也是現在蔡政府如何調整兩岸政策,找回兩岸能動性維持未來穩定關係的最重要的責任所在。

范世平:我覺得兩岸交流的幾十年來,在政治的這一塊,中共始終都是不願意觸碰的。但是我覺得政治這一塊如果不突破的話,經濟和文化問題就很容易遇到天花板。所以我們看到馬政府這八年中兩岸的經濟交流很密切,但是當遇到服貿協議的時候,台灣民眾發生太陽花學運就是因為怕被改變自己的生活,怕被統一。所以政治問題對於中華民國的存在,對於台灣是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中共一直是否認的。這個東西不改變的話,兩岸的交流一定會遇到瓶頸。

海峽論談:女星又為一中道歉習總可懂台灣心? (收視影音請點擊前方文字)

      【轉載自美國之音】2018年8月6日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