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校園

魔獸校園                    澄俗

工作,就像打魔獸練等級,不能只要享受不要出力氣;人生,就像下圍棋,你不行了就換別人上。當老師這個特殊的行業,現在存在著的幾個問題:

第一老師們只想要輕鬆的在課堂中做自己想要做的教學活動,不想受任何外在的、上級的,觀察與評鑒,他們想要什麼時候教課,什麼時候停止授課而讓學生自修、考試、寫作業,什麼時候輕鬆,都由老師自己來決定。所以他們認為不需要由外界來評鑑,只需由他們自己內心自覺、自我評定這樣就可以了,不需由別人來指三道四的。

第二老師都不要做教學以外的事情。那這些越來越多的上級交代、教授憑空發想的行政工作就變成是要行政人員來處理。

但是幫老師做了這麼多,老師並不會感謝你,他還覺得你無聊、很機車、龜毛,怎麼常常要老師填報、繳交許多資料。

在此要說一句公道話,行政做的要死要活,為什麼還要被老師講得那麼難聽呢?為什麼我要為了老師你的興趣和快樂而做牛做馬,辛苦付出還被你挑三撿四、冷言冷雨呢?

只要是提到當老師的,好像先天上就可以對很多外在的要求,規範,有免疫的能力,老師好像只要在教室裡面負責教學這樣的工作,而且不必承擔有沒有認真,沒有好的教學成果、績效出來。學生的成績品性不好,可以把責任推給家庭教育,家長沒有教導好、基礎沒有打好、基因不夠好這樣的理由身上,老師是一個非常輕鬆的工作,真的是不需要對績效負責任、不需要很認真、而且薪水太多、真的很不缺錢。

基層教師到底是有多廢,常常請多做點事就覺得複雜。教師們就這傲嬌嘴臉,才會被看不起,這是早就知道的事。想爽廢的老師大概都不是腦殘吧,他們會閃、推工作,認為上級交代的各種專案本來就不是老師份內工作,那是會浪費沒課的休閒時間、且寒暑假還不能出國旅遊,

如果老師出了問題、犯錯了,你和老師他講法律,老師和你講政治;你和老師講政治,老師和你講民心;你和老師講民心,老師和你耍流氓;你和老師耍流氓,老師和你講法律。

從最近的許多教育處處理學校的事情看來,認真做事情的校長也很想當既頹又廢的老師。我們發現長官很容易被民意代表,還有所謂的團體的許多話語給帶著走。一位校長跟我吐苦水,說他對老師的無力感,問我有何絕招可以治。我回他:我自稱是人事管理專家,但我實在不想管人,我厭倦了管人。真的,人是活的,一個人的情緒,有無限個因素在左右,我們無法控制全部,所以這戰難打難贏。

文化人、老師是最難伺候的,因為他們有文化、有學歷,自認為有水準,是一切事物的標準的制定者,所有的一切知識,規則都是由他們制訂來教導小孩子的。

大部份老師從小成績就很好了,都是名列前茅的,他們都是站在前面的,所以到當了老師之後,突然有一個所謂的校長這樣的職務存在,校長總是站在老師的前面遮擋住他看遠方風景的視?,那老師就會想要暗地裡測試一下這位所謂校園內行政領導者的內涵與斤兩了。

這些老師為了掩蓋自己教學上的怠惰瀆職、求取自己的利益,展現自己的威風、厲害,求取存在感,他們就把許多的行政人員的行政作為都提升到用法律層面來吹毛求疵,把學校內的行政作為分段切割、然後加給予許多的似是而非的法律上的名詞,下幾句嚴重負面的字句,然後再餵給不知情的媒體刊登,就這麼簡單!老師聰明吧!

「不認真」的老師應該要怎麼處理呢?這裡的「不認真」的很空洞的定義指的是老師的心沒有放在孩子的身上,沒有想要用新的教法,新的教學方式來讓孩童能夠明瞭、讀懂所學習的課業。這裡的不認真指的是老師只有想到要輕鬆過日子,教書10年,20年都沒有改變,簡單地教,並不想要去了解孩子到底懂不懂,這樣的工作方式如果是在社會上的其他行業當中,可能早就被請回家吃自己了。

可是因為是老師這個行業,家長對老師都是百般的包容,老師如果犯錯了,我們的處理方式其實都是用道德上的方式,頂多只是開會問一下、或者要求老師改善他的行為、口頭上說說而已,真的走上法律程序的幾乎是少之又少啊!

反觀現在我們看到當校長的是那麼容易的被設計處理。被某些人用所謂的媒體的操弄,語言的詭辯邏輯,然後把真正的老師教學上的怠惰、不認真掩蓋在嚴正立場的詞句後面。

老師們常常很有自信心的要求很多對他們有利的東西,不管對或者錯,不管合乎道德上的或者是法律上的要求,他們說是他們的權利,但是最後決定的人,他的心態是怎麼樣?

最後把關的人,做決策的人要來判斷他們的要求是不是正確的,是不是有道理。如果做決策的人知道他們的要求是沒有道理的,是不應該的,可是呢還是讓老師們任意而為,那問題就不在於那些說話的人,而是這些做決策卻不願意承擔真正責任的決策者身上。

現在對學校的校長、行政工作人員都是用紅衛兵的模式鬥爭異己、用無菌的法律標準來檢驗,那會讓所有的行政工作人員心驚膽跳。行政工作人員反應又能怎麼樣?這樣的情勢,行政人員只能恨、只能怨、堅定意志以外,沒有外力協助的話,我們啥都困難啊。

有人故意風向操作,長官情緒都被醞釀起來,學校行政大都只會被追著打,然後在校園裡的角落像發了瘋似的大罵自己沒用。人哪!急了就慌了,慌了就『瘋』了。然後就聽到有平行想像空間裡傳出聲音來:下一個換弄哪一所學校呢?

《註:退休校長鬱積多年的心聲讓他一吐為快》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