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蟲食菜菜踋死

菜蟲食菜菜踋死

誰都曾看過的新聞,世界第一潛水高手溺斃,很會游泳的人亡命水中,登百岳健將摔落山谷………….似乎,這些現象都是一定會出現的。所以,菜蟲食菜菜踋死,也是一定的。

新北午餐案,公懲會做出決定了。馬後炮?沒作用的爛單位,實在可以關門,以省公帑了。不過,公懲會的決定,讓我想起「九八共識」,很嘔!

一兩萬能洗好的水管,用3張估價單學校就得花加倍再加倍的價碼,才能要到公款發包,這關節出在哪裡?阿猴網關照這事後,竟然有人提筆直書,說我怪老向學校收「保護費」!以為報復。

公事,可以公論,這是新聞共識。譬如,買一支原子筆10元,你校長去買上千支原子筆回來,單價變成20元,也就是買越多越貴,同事說你兩句,你就公然警告多嘴同事翹班沒請假,同事不告你公然侮辱、毀謗才怪。

我被公開說索取「保護費」,熟可忍熟不可忍?怪老我當然以妨害名譽提告,希望揪出不法的行徑,先讓撰稿人揪出再進一步揭發「九八共識」的來龍去脈讓「公帑」儘速「止血」。想不到檢察官連調查都沒調查,就把我駁回,還連連駁回兩次,更加熟可忍熟不可忍!

我實在想不通,「向學校收保護費」這件事是刑事案件哪!譬如說你居住的社區,出現了一個強要保護費的流氓,你向檢調警政機關告發,連續告發,他一紙公函給你,沒事,沒事,你話那麼多、意見那麼多,會擾亂社會秩序:不處理,駁回!

怎麼可以駁回?只要有一個人被說「向學校收保護費」可以心平氣和、不動如山,我的提告就是多餘的,擾亂教育秩序而已,那我就該收回我的提告,並向「九八共識」的當事者說聲對不起,也向處理我提告的檢察官說對不起,害他白忙。問題是沒人能夠承受被說「向學校收保護費」呀!

菜蟲食菜菜踋死,菜蟲食菜一定要菜踋死,這是沒農藥前的農業手法。引申延用,在果菜市場索取不法錢財的是菜蟲,米糧米商或向米糧米商索取不法錢財的是米蟲,向蕉農索取不法錢財的是蕉蟲………….一個文明、法治的社會,應該把每一隻蟲都抓出來懲處,平民百姓才能安居樂業,更何況是每天百忙於校務的教育主管?

所以,把水管之蟲抓出來,有新北的案例,不管「洗水管」的工程費合不合理,不妨去個「存證信函」要求那個以記者名義要來的民代配合款額度是否合理?要求說明或退費、同時也請給過配合款的民代詢問是否有不合理的收費,若有就促「多則退」以免在選舉年帶來不必要的負面困擾。這是怪老我今年度,也是將阿猴網無償轉讓前的唯一首要目標。阿猴城的教育人啊!怪老我要把藏在水管裡的管蟲掏出來,讓你飲用水飲用起來才安心啊!

教育是教導下一代做對的事,對「九八共識」請評評理,不必偏私為我、也不必擔心民代不悅,請持平站在公理正義那一邊就好。

發表迴響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