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名額?保障羞辱?

 

保障名額?保障羞辱?

 

好像去年吧,原住民國小主任參加晉升校長的考試,開始有所謂的「保障名額」。

怪老我之所以特別強調主任參加晉升校長考試的保障名額是從去年開始,就是故意要大家知道,在過去這一類的考試中,原住民和非原住民是公平競爭、平起平坐,也就是原住民考當上校長,都是抬頭挺胸的。

殊不知,去年不知哪個傢伙「好心好意」的搞一個「原住民保障名額」書諸考試簡章後,馬上有已當上校長的原住民跳腳的向我反應:很難受、很不是滋味、好似在說我們的位置都是保障來的,哪有?

哪有?跳到黃河洗不清、解釋不了啦!

看官,平地人的看官,你認為原住民腦袋較差、文化較弱勢嗎?看官,原住民的看官,你也認為原住民腦袋較差、文化較弱勢嗎?制訂這個辦法的究竟是教育處、原民處或縣長等掌權者的體貼?我不知道。

我所知道的是,少數民族因為文化差異,應該被保障或保護,簡單說,換是平地人來學原住民的語言、文化和生活方式,才能謀得職業的活下去,平地人也一定要被保障或保護的。

只是,從日本人退走迄今,已經70 年超過了呢,也就是說原住民學習漢語言、文字和文化,已經超過70年了,照理說原住民應該已經完全熟通平地人的一切了,不保障、不保護公平競爭才是正確的。

因為佛說,迷時師渡,悟時自渡,自渡渡人。怪老我想請教的,原住民要迷茫、要給政府保障、保護到什麼時候?

因為幫助要幫助自己想站起來的人,幫助才有意義。一個人、一個族群要永遠倚靠別人,別人會舒服嗎?會平衡嗎?一個永遠倚靠別人的人或族群,心理能夠不卑不亢、自然自在嗎?

猶太人是少數民族,但是全球諾貝爾獎得主、金融企業家、藝術家科學家,猶太人所占比例一直是最高的,請問猶太人需要被保障保護嗎?
行筆至此,怪老我想說的,已經去保障、去保護的原住民主任參加晉升校長的考試,忽然又開始保障保護起來,這現象就像21世紀的天氣──反常哪!

唉,看起來好像是好意的保障名額,實際上是羞辱的保障,我覺得這樣,你認為呢!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