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專題

民主須以民為本

                                                          民主須以民為本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日前在報端發表專論,談民眾偉大,政府混蛋,對比性極強;就此文具體表意的讀者,大多數贊成楊的觀點。他在文中舉兩例說明民眾偉大,一是台灣防疫成功源於全民齊心配合;二是當全民經濟均為疫情所困時,仍有三萬餘人捐款給義大利,回報義籍神父在台服務偏鄉醫療的功德。

政府混蛋,他也舉二例。「小咖」的是台北市水溝、公園等建設翻來覆去施工,把堪用設備挖掉,像極了沒工程找工程做,浪費公帑。「大咖」的浪費像核四、故宮南院、很多蚊子館,花費以兆元計,現在每年還要編預算去活化,是混蛋加三級。

探索楊志良政府混蛋論的內涵,可歸納成一個問題:民選政府為何不能執行以民為本的政務呢?

舉「小咖」的例子,台灣西線城市有許多舊市區仍沿用日據時代都市規畫,路寬不足十二公尺,人車雜沓於一道。政府理應獎勵沿街商店打通騎樓地,讓行人有安全步行空間;可是為政者寧願把錢花在景觀道路、翻修公園、重建市場、演藝廳等形象工程上。舊市區窄路雙邊違停車多、事故多、警察鋸箭式執法處罰越雙黃線交叉行進者(車道受阻時歐盟允許單邊拉鍊式交叉通行),這是政府無能改造路廊,而陷納稅人於痛苦困境,難怪人民詈責政府混蛋。

「大咖」例子,台式政黨政治已趨近共利集團。日前政、媒相繼揭露執政黨選舉時的文宣操盤手當門神,幕後運作特定公司連續拿到總統府及其他機關標案,且多採限制性招標或獨家投標而得標。這類選舉得政權後朋分各式利益的模式,在地方政府中早已司空見慣;從南到北,有些公園、水岸、排水道綠美化工程等,長相一致,何以致之?源於政治選邊的同脈絡公司能各地逢源,其他公司難分得一杯羹。

宋朝名臣歐陽修著朋黨論,指出「大凡君子與君子,以同道為朋;小人與小人,以同利為朋」。台灣實施地方自治,曾衍生以利為中心的地方派系傾軋作梗,阻礙地方建設。多年前新竹縣因派系對抗,放棄新闢道路最優選線,而沿山脊開路,致雨後崩坍,近三千萬元公帑一夕打水漂。

如今因選舉而派系化現象已從地方上溯中央層級,政黨用名位、標案、利得結納黨羽側翼,建制文官若不配合入局,輕則受冷待,重則遭調整職務,去冷位置待著。文官難守行政中立,議會監督遭利侵蝕,地方媒體不再是公眾論壇,相對意見鮮少為人所知。縣市政府預算少則百億,多則數千億元,不過百數十人與聞,朋分利益變得更隱晦。

眼下台式民主勝選為王的走勢,不只像往昔地方派系升級版,還形成戴著民主帽子的共利集團,行為放肆;且仗恃公權力,僅惠及少數,脫離民本思想愈來愈遠。楊志良在專論中點名行政院長用棍子指著看板,說如何如何紓困,好像在施捨全民;但哪一塊錢不是百姓現在及未來的百姓繳的稅錢呢。即在明示當下號稱民主官僚的姿態,已淡漠民本;上位者如此,難怪地方上儘管有少數共利,亦不畏人言,敢置多數挨罰受苦人民於無告之境。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在回憶錄中提及,民主政治絕非民本主義的全部;楊志良說政府少點混蛋,就是全民幸福。二老的衷心祝願當是期待台式民主仍須以民為本啊。

【轉載自人間福報】2020.06.27

More from 屏東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