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專題

 

酒,寫了,歌,沒寫,怪老我老是覺得怪怪的。

當然啦,怪老我是沒歌啦!年輕時還好,歌多,挨海扶刀之後,不敢盡情高歌,慢慢也就可真的沒歌了,真的。沒歌的怪老我,怎麼沒寫歌還覺得怪怪的呢?

之所以怪怪的,是因為老是有人傳line給我,說什麼歌是健身養生、延年益壽的第一名,我是不相信。不相信的我,調查知道相信校長是相信的,所以校長三不五時就去歌一下。

校長愛唱歌,很好:
一來,學校有音樂課,校園歌聲飄盪,校長愛唱歌,必能提升樂教境界。
二來,校長校務繁忙,偶而去歌一下,抒解壓力,返校必能聚精會神辦學。
三來,校長也是人,跟著流行也好,養生求壽也好,抒解壓力也好,交際應酬也好,適當的人事時地物去歌一歌,怪老我是舉雙手雙腳贊成。

問題不只是去有胭脂粉味的地方歌,更嚴重的是跟或在不適當的人事時地物去歌,讓人反感,包括怪老我,所以怪老我有意見。

不是嗎?如果在下班或休假時間,跟三五好友,叫個會歌的粉味兒的來陪伴助唱助興,就算被熟識的人撞見,頂多是一句:
「校長你也來哦!」

你臉紅一下,心理暗想:
「來就來,有何不可!」
支吾其詞一下,模糊一下,事情就過去了。

可是根據怪老我查訪所知,那天有一團去歌的人,先是被廠商招待去吃調職宴,宴閉續攤,就滾到那間原名叫**,後更名多加一個字的***卡拉ok店去了。

校長啊,你怎好接受生意人的招待?又怎好去那種一般人認為教育人不該去的地方?

有人解釋:
「我去是去,但我沒叫粉味的陪伴。」
有人解釋:
「我去了,也叫了,但我也沒動手也沒動腳。」

哈哈,此地無銀三百兩,解釋都是多餘的。怪老我最在意的,幹嘛接受廠商招待,你你你,未免太膽大包天了一一你接受招待,就像牛,被貫穿鼻子,任人使喚、宰割了。

校長也是人,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只要符合法令。如果是假藉公務,那就是弄權,那就可能貪贓枉法,那更可能在過去或未來,圖利招待你的人,你你你,皮捏緊一點,鐵窗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也會隨時會為你加鎖鎖住你的。

校長,愛歌愛粉味兒,下班再去吧!不然,像我那以往經常提及的弟兄,50歲一到,就毫不考慮退休,從此海闊天空,想去哪兒就可去哪兒了,多放心!

在此,也再一次提醒處長趕快下達指令:愛唱歌的校長,請輪派至偏鄉沒專任音樂老師的小校教音樂課,以彌補音樂老師之不足;或是愛唱歌校長的學校,一定要籌組樂團或合唱團,以便壯大阿猴城的音樂競賽陣容。

More from 屏東觀點